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靠脸吃饭[快穿]

267、初识篇(十五)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这是防盗章喵, 亲的购买比例不够,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再阅读哟~  沈眠的下限很低,并且, 随时可以降得更低。
所以,他在一瞬间的诧异之后, 淡定接受了这个匪夷所思的支线任务。
“只要偷看他洗澡, 就给我礼包, 对吧?”
正常人会如此淡定地接受吗?系统因为过于震惊,甚至停顿了几秒, 才做出回应。
【是的,只要宿主完成任务,礼包会立即发送至系统后台。】
其实沈眠想得很简单。
第一, 大家都是男人。第二,那个男人是原主他爸。
那还有什么好矫情的。
唯一麻烦的, 就是人设问题,必须找到办法, 让自己的行为合理化。
还好有三天时限,足够了。
他抬眼看了一眼直播间,发现粉丝数量已经过百。
还算漂亮的开局。
但和他的目标差距太远, 而且据系统所说, 即便商城开启, 还需要有足够的v币才能购买道具。
那么,提高粉丝数量, 以及吸引粉丝打赏,势在必行。
他问系统:“在任务途中,主播可以用特殊的手段吸粉吗?”
特殊手段?检测系统立即发出警告,屏幕上一片红光闪烁。
系统道:【我们是正经的直播平台, 请宿主积极配合国家政策,务必杜绝一切不和谐,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想法,否则将予以重大处罚。】
“……”
沈眠道:“我是说直播游戏。”
系统“叮——”一声响,沉默下去,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直播间满屏的“优秀”,“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系统”,“阿统真的很严格了”云云。
就连身为ai的007都感到了一丝羞耻。
它谨慎地道:【原则上,是不允许ooc的。】
沈眠唇角一勾,道:“我记得没错的话,维持人设,是为了不被土著发现异常,从而影响任务进程,而崩人设这件事本身不会受到惩罚。”
【是的,一旦被人发现异常,宿主可能会被送入精神病院,或者特殊人类研究所,如果在古代剧情里,甚至有可能被当成妖孽活活烧死,而在修真位面,则会被当作夺舍的魔头,人人得而诛之。总而言之,ooc往往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沈眠道:“这就是了,只要不被人发现,就没问题了吧。”
系统道:【风险太大。】
“成功的路上常常伴随着风险,而风险,往往意味着机遇。”
***
回到沈宅时,已经是中午,正好是午餐时间。
佣人问:“少爷,午餐在哪里用?”
沈眠仍旧按照沈清的习惯,回答道:“卧室。”
“是,少爷。”
佣人略一躬身,退下了。
回到房间,沈眠首先检查了一下原主的电脑,配置属于中上,虽然比不上他自己那台专业配置的机子,但可以满足大部分的游戏需求。
而这个世界和他所处的时代相似,所以游戏类型出入也不大,也就是说,不用重新学习,可以立即上手。
他道:“007,帮我检测一下这个房间里有没有监控。”
系统道:【抱歉,没有此功能。】
于是沈眠换一种说法,道:“帮我找出这个房间里,所有信号接收和传递的仪器。”
三秒钟之后,系统往他脑海中传输了一张房间平面图,图中标红点的位置,说明有电子设备。
通过定点排除,确定没有异常,沈眠下载了几款人气高的游戏,一边体验,一边跟观众聊天。
不得不说,做回老本行是轻松愉快的,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网瘾少年,否则也不会坚守在游戏区那么久。
这个世界有一款游戏,人气很高,是类似于大逃杀的游戏,玩家被击败后,有三次复活机会。
沈眠建了一个号:眠神123,开了一局。
因为是新手局,没什么难度,沈眠基本上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又干脆利落地解决一个敌人后,弹幕上粉丝怂恿他开语音,沈眠就打开语音,对那个人说了一声“抱歉”。
过了一会,沈眠发现有人在伏击自己,快速找到一个掩体,残血反杀对方。
他过去舔包,听到对方咬牙切齿地道:“又是你,你给我等着。”
沈眠扑哧一笑,道:“好,兄弟,等着你的快递。”
到了决赛圈,沈眠果然又看到那个熟悉的id,此人穿的衣服只能在商店购买,是传说中的土豪限定款,很容易认出来。
沈眠勾起唇,“哟”了一声,挑衅地朝对方射了一枪。
在这种游戏中,隐藏自己的位置是最基本的生存法则,他这么做,无疑是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对方还算沉得住气,没被激怒,但沈眠的目的根本不是激怒他,而是试探。
判断好对方的大概位置,还有周围的敌人分布,他当机立断,用附近的大树做掩体,找到适合的狙击位置,再次一枪爆头。
杀完人,沈眠走过去,换上那件拉风的土豪限定款,微微一笑,道:“快递已签收,五星好评。”
“……”
退出后,沈眠发现那个人申请加他的游戏好友。难道是被他杀了三次,想加好友骂人?
惹不起,惹不起。沈眠干脆利落点了拒绝。
***
玩了一下午的游戏,直播间气氛活跃了不少,虽然还是颜粉居多,但也有许多人在讨论游戏。
直播间多了两个标签:有颜任性,游戏全能。
晚上,沈焱回来了。
这个男人在家的时候,沈眠是不敢玩游戏的,万一被逮个正着,他甚至不知道怎么解释。
总不能说:“爸爸,其实在一次因缘巧合之下,我发现自己原来是个游戏天才!”
太扯了……
用过晚餐。
男人站起身,准备去书房,沈眠怯生生地跟在他身后,小声道:“爸爸,您什么时候洗澡?”
男人神色一顿,回眸看着他。
“我……”男孩轻轻抿着粉唇,磕磕绊绊地道:“我学了推,推拿,您要试一下吗,应该,很舒服的。”
沈焱盯着他开开合合的唇,眼神暗了暗。
“好。”
话音刚落,男孩乌黑的眸一下子闪烁起了光亮,如同一汪映着星辰的夜空下的湖水,澄澈而璀璨。
男人往前走了一步,望入那双叫人挪不开视线的眼眸,沉默良久,骤然攥住他的细腕。
他看了一眼沈眠掌心的伤口,尚未痊愈,隐约可以看到刚结好的血痂。
他像一个关怀儿子的父亲,认真检查这孩子的伤口。
只是动作实在算不上温柔,粗粝的指腹在掌心轻轻划过,柔嫩的肌肤瞬间红了一片,血痂被轻轻翻开,露出新生的嫩肉,还有一丝渗出的鲜红血液。
这并不是什么好的体验,有些痒,更多的是刺痛,但不能反抗。
男孩低声祈求道:“爸爸,我疼……”
软绵绵的嗓音敲打在石头上,本该毫无作用,只是这软绵绵的不是棉花,而是棉花糖,甜味丝丝缕缕地钻进石头缝里。
男人停下动作。
这孩子喊疼,他是有一些心疼的。但更多的,是想让他更疼,更疼。
他想听到这孩子用更加柔软的,甜糯的嗓音,在耳边唤他爸爸,压抑着,小声哭泣。
有什么在胸腔中,几乎要挣脱开来。
他蓦地拧起眉,片刻后,松开男孩的手腕,道:“改天吧,今天爸爸累了。”
男孩轻轻点头,乖巧地应道:“好的,爸爸。”
男人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上楼。
沈眠站在原地,努力维持住小白兔的表情不崩坏。
累了?不是更应该推拿?
#男人,真是善变#
校园的林荫小道,沈眠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前方的管家忽然驻足。
待他回转身,少年已经摆出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
管家皱了皱眉,语气越发严厉起来,道:“有件事,有必要提醒少爷一下。”
沈眠乖巧道:“是,您请说。”
管家道:“沈家从老太爷那一代起,就是海城首屈一指的家族,先生继承祖业以后,更是把沈氏集团发展到如今无人撼动的地位,少爷,有些话或许您听着觉得不中听,觉得我这个老头子古板,不可理喻,但都是事实——沈家需要的,是能撑起大梁的继承人,少爷您恐怕不能胜任。”
少年垂着眼眸,漆黑漂亮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难过。
他小声道:“我,我知道的,我不聪明,也没有资格做爸爸的继承人……”
“少爷,您恐怕没有理解我的意思。”
老管家打断他的话,肃声道:“少爷自然没有能力继承沈家,但目前沈家对外公开的少爷,只有您一位,所以少爷代表的不仅是您自己,还有整个沈家的脸面。”
沈眠掩去眸中的不耐烦,这老头说来说去,就是想说他丢人现眼了呗。
一个管家,竟也管起主人的家事。
老管家继续道:“如果少爷对先生怀有哪怕一丝丝感恩之心,还请少爷不要再做出令先生蒙羞,令沈家蒙羞的事情。”
说完这些,他深鞠一躬,转身上车,黑色宾利很快消失在校园。
沈眠眯起眼眸,已然有些不悦,道:“我难道只能站着让他教训?”
系统:【宿主也可以选择坐着。】
“你少给我卖萌,让你整理的资料整理好了吗。”
【已经整理完毕,现在开始传输。】
几秒钟后,沈眠的大脑中出现一个名字——陆一寒。然后,没有下文了。
这倒是始料未及的,沈眠问:“名单里就只有一个人?”
系统道:【根据宿主的要求,在与原主有联系的所有人中,无亲属关系,且颜值高于八十分的十七岁以上男性,只有陆一寒符合。】
……陆一寒么。
梧桐树旁,十几个高大的男生穿着篮球队服,正有说有笑地往篮球场走去。
篮球队中午是要训练的,所有队员都要出席。
沈眠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陆一寒,十七、八岁的男孩,身材颀长,过分出色的相貌,细碎的棕黑色发丝,唇角总是带着一弯温暖的弧度。
这是一个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会引人注目的人。
沈眠摸着下巴,悄悄地勾起唇。
天命之子:get√
可惜,太嫩了,他不太能接受年下。
系统安慰他:【至少生理上,是年上。】
沈眠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为了任务,委曲求全也是没办法的事(摊手)。
系统问:【不去看篮球队的训练吗?】
沈眠扯了下唇,道:“现在去也没有意义,何况,按照原主的性格,是不可能主动往人多的地方钻的。”
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不喜欢追在别人身后。
***
傍晚,放学。
沈眠走出教室,毫不意外看到王琛,这人吊儿郎当地靠在走廊上,旁若无人地抽着烟。
他们不是一个班的,但原主几乎每天都能见到他,这个人,似乎对沈清“情有独钟”。
沈眠耐下性子,就陪他玩一玩好了。
相比之下,王琛就显得很没有耐心了,他掸了掸烟灰,道:“过来。”
沈眠立在原地没动。
王琛轻嗤一声,一步上前,冲着沈眠漂亮的脸蛋吐出一口烟圈。
“咳,咳咳……”
男孩顿时难受地咳起来,鼻尖轻轻耸动,眼里蒙着一层水光。
系统:【……】
它依稀记得宿主是会抽烟的。
然而在场的每一个人,没有人会这么想,包括和沈眠离得最近的王琛。
王琛勾起薄唇,露出一抹恶劣的笑,捏住男孩精巧的下颌,道:“我叫你过来,没听到吗?”
男孩抬起含着水光的眸,睨了他一眼,随即眼睫微垂,仍是不作声。
王琛蓦地撞入那双桃花眼里,心里砰的一声,一下子乱了。
“艹,不说话,真是哑巴不成。”
他稍有些烦躁地把手里的烟头熄灭,拽着沈眠往外走。
男孩好像终于忍受不了一般,用力地挣脱他的桎梏,道:“放,放开。”
那声音,跟猫叫似的轻轻挠在王琛心头,除了痒,还是痒。
他加大力道,哼笑道:“再叫唤两声让我听听,娘们似的,在床上叫,肯定助兴。”
被他拽着的男孩,羞窘地咬着唇,脸颊绯红一片。
王琛看得挪不开眼,好一会,才低声咒骂一声,道:“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长了一张妖精的脸。”
说着,伸出手掐了一下。
王琛下手一向没轻没重的,那脸蛋又太嫩,顷刻就红了。
沈眠吃痛,眸中划过一抹幽光,他抓住王琛的手,重重咬了下去。
王琛愣住,因为太过惊讶,甚至来不及阻止,等到回神的时候,手背上已经见血了。
他应该生气的,可是面对那张惊惶不安的脸,他竟然只想把这咬人的小东西拖进怀里,然后……
然后做什么?
王琛被自己的想法吓出一身冷汗。
他正要做出反应,那个手足无措的男孩,忽然眸中迸发惊喜,看向他身后。
王琛回过头,眉头猛地蹙起。
校门口停着一辆黑色豪车,男人打开车门,缓缓朝这边走来,英挺的脸上,带着让人望而生畏的冷肃。
沈焱。
“爸,爸爸……”
王琛对这个称呼嗤之以鼻,转眼间,脸上已经换上微笑,道:“沈总。”
沈焱瞥了一眼沈眠已经泛红的手腕。
王琛识趣地松开手。
明明不闻不问了十多年,现在竟然扮演起慈父的角色,有意思。
他轻佻地笑了笑,道:“我在跟阿清闹着玩呢,沈总也知道,阿清性格内向,没几个朋友,我算是他唯一的朋友,对吧,阿清?”
沈眠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却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沈焱眉头微蹙,他抬手牵住儿子的手,尽可能放缓语气,道:“我们回家。”
男孩点了点头,一直以来抗拒的外壳,似乎有一瞬间的软化。
沈焱冷硬的面容,瞬间柔和了不少。他冷冷看了一眼王琛,道:“阿清不需要朋友。”
他有自己就够了。
目送这对父子离去,王琛脸上的笑容逐渐褪.去,他抬起手,手上的伤痕很深,刻着男孩整齐的牙印,还有血迹。
那张受了惊吓的,漂亮的脸蛋,再一次浮现在脑海中。
他眯起眼睛,低喃道:“有点意思。”
***
沈宅。
沈焱回头打量这个孩子,规规矩矩穿着校服,一头过分凌乱的偏长的发丝,总是耷拉着脑袋,一副胆小的模样。
尽管如此,还是招惹上了麻烦的人。
自从摘掉眼镜之后,这孩子就像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变成了一个蛊惑人心的妖精。
就连他,都被蛊惑了。
他抬起男孩的下巴,强迫他抬起眸,问:“什么时候学会咬人了?”
男孩只是鼓着腮,小心地摇摇头。
沈焱便笑了。
他问:“如果爸爸没有及时赶来,你打算怎么脱身?”
沈眠想,如果不是算准了沈焱会来,他怎么敢咬王琛那条疯狗。
他今天中午暗示沈焱,自己在学校并不好过,按照沈焱目前泛滥的父爱,肯定会让人调查他在学校的情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