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风华帝军

第一百八十一章 庙堂之高 江湖之远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叶琛等人的招摇过市,反而让李麟湖一干人等不敢轻举妄动,更别提远在顾信道的景文王之流。
“琛子,你说这到了京畿之后,咱要不要去转转,给你媳妇买点东西?”陈丙边走边说。
叶琛回头看着和自己一路拼杀至此的兄弟,心中感慨万分。想当年他还是那个毛头小子的时候,丙子就一直跟着头,不管有啥好吃好喝的都得分他一半,甚至更多。可是此时的他,却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着自己,叶琛也不知道这是对还是错。每每想到此处,叶琛总有对不起陈大叔、陈大婶的感觉,送行的黑鱼汤的美味至今依旧无法忘怀,唯有将陈丙安全带回才是对大叔大婶最大的报答。
叶琛一行人抬头看着城墙上京畿道三个大字,心中五味杂陈。
“卖烧饼咯,刚出炉的烧饼哟,香哩!”烧饼摊老板大声叫卖着。
“肚子又咕咕叫了啊!”叶琛盯着陈丙的肚子无奈的说到,身后的魑魅魍魉也都相视一笑。一路的尔虞我诈、天罗地网,让这些人紧绷的神经一直得不到放松。
叶琛看着这群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大手一挥:“吃烧饼咯!”
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饿狼一般的冲向烧饼摊,要不是那老板刚刚听到叶琛说的那句“吃烧饼咯”,估计得扛着摊子就跑路。
使团里的两国使者看着眼前的景象,也丝毫不客气,毕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心发慌!
京畿道城门内,礼部主事寅文飞带着一干人等正焦急地等待叶琛等人,忽然听到城门外的吵闹声,于是向后招手说到:“去看看何人在外喧闹,此乃京畿之处,不得张狂!”
“是!”一名护卫急冲冲跑出城。
不一会儿,护卫回来禀报实情:“寅大人,是护送使团的卫队,他们似乎很饿,正在烧饼摊吃着烧饼。”
寅文飞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堂堂礼部主事顶着炎炎烈日来迎接使团,他们竟然在城外吃起了烧饼,难道官家准备的饭菜不香吗!
城门外,叶琛一边大口吃着烧饼,一边思考着什么。陈丙大口咀嚼着烧饼说到:“琛子,一直听说京畿道的馄饨汤就着烧饼吃是绝配,要不我去隔壁摊给大伙一人来一碗?”
叶琛这才回过神来,笑着说到:“你去吧,给兄弟们多放点混饨!”
“好嘞!”
这时,魑走到叶琛的身边低声耳语:“老大,城内好像是礼部主事寅文飞寅大人,应该是来迎接使团的。”
叶琛将目光投向城内,果然看见了站在最前面穿着官服的寅文飞,但是叶琛并没有立马起身行礼,而是对着魑说到:“吃烧饼吧,丙子又去买混沌了,一会你也来点。”魑似笑非笑的直奔陈冉而去。
叶琛也不再看城内的寅文飞等人,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干脆出城迎接,彰显大国风度,在城内算个什么意思。叶琛越想越气,难道是皇帝陛下的旨意?他起身拍了拍脑袋瓜子,直径走向陈冉所在的混沌摊子,没有什么烦恼不是一碗馄饨解决不了的。
寅文飞看着远处的那帮人,气不打一处来,老子一大早就带着人在此处等候你们,你们这群宵小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去吃馄饨。
其实,如果寅文飞知道前几天晚上叶琛一行人经历了什么,他或许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甚至还真有可能出城迎接他们。
“寅大人看着不太高兴啊!”寅文飞身后传来一声雄厚的嗓音。
来人正是人见人怕的冷面阎王皇甫冷,寅文飞赶紧转身行礼问好:“见过皇甫大人。”
寅文飞这下这下更郁闷了,就是一个迎接使团的活,怎么劳烦督查司的司首亲自出马了,
难不成还有歹人想在这京畿内城行凶吗?寅文飞带着疑惑的表情看向皇甫冷,皇甫冷却笑笑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迎接队伍的后方又传来细嗓:“寅大人,咋家没来迟吧,可算是赶上了哟。”
这小嗓门儿,这小细音,寅文飞再熟悉不过了,正是当今皇帝陛下的贴身大管家邱四海的声音。
寅文飞慌忙转身俯首鞠躬拱手道:“邱公公,您老怎么还亲自来了?”
邱四海上气不接下气,喘了好一会气才说到:“陛下圣喻,让叶琛与安江会一众人等进宫觐见。”
寅文飞纳闷了,这小子什么来头,督查司皇甫冷和当今天子都来照拂,难不成自己错过了什么!反观皇甫冷却在一旁站着笑而不语。
邱四海看向皇甫冷笑眯眯的说:“皇甫大人,要不请您替咋家去催催叶琛小兄弟,别让陛下等得太久了。”
皇甫冷微微俯身致意,然后向城门外的烧饼摊走去。
“老板,给我也来一张烧饼!”
烧饼摊老板头也不抬,直接回答说:“没了,没了,客官明天再来吧。”
皇甫冷笑笑没说话,直接走向叶琛所在的桌子。此时的叶琛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来人,见是自己名义上的上司后,立马起身鞠躬,谄媚的说:“皇甫大人,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
皇甫冷指了指城内礼部主事寅文飞,说:“感紧去和人家打个招呼,怎么说也是一品大员,站在那等你半天了!”其实皇甫冷哪是怕叶琛怠慢了人家,他可是有私心的,万一眼前这个臭小子接了自己的班,那还是用得上朝廷这些大员的。
叶琛侧头看了一眼,微微笑着说:“大人,我们马上就好,兄弟们确实太饿了,再说了,那位大人那么长时间都等了,也不差这一会。”
皇甫冷不等他说完,抬起脚就踢,叶琛似乎预见了一般,一个后撤躲开了,不过他还是乖乖的跑向寅文飞等人。陈丙也注意到了这边,和魑魅魍魉等人向皇甫大人行礼。
“寅大人,叶琛奉命护送使团进京,幸不辱命。”
寅文飞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又看看身边的邱四海和远处的皇甫冷,不敢怠慢,回礼道:“叶兄弟辛苦,你跟邱公公走吧,使团的人交给我就行。”
叶琛这才注意到寅文飞旁边站着的宦官,微微鞠躬致意。
邱四海不等他开口便说道:“叶琛兄弟,赶紧带着你的人跟我进宫面圣吧,可别让陛下他老人家等得久了。”
叶琛愣住了,陛下召见他做什么,他也不认识他啊!可想归想,做还是得照做,和天底下最大的官作对,那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皇宫的威严是叶琛等人这辈子都忘不了的,纵使他们经历了生死,进了这宫墙,还是从心底冒出了些许紧张,唯有魑魅魍魉几人像回家一样自若。
魑看出了大家的紧张,罕见的笑了:“兄弟们不要紧张,陛下是千古明君,你们见了自会知晓。”
陈丙嘀咕道:“娘嘞,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地方,这得种多少庄稼哦。”听了这话的邱大公公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个跟头,他不明白,陛下怎么就得召见这几人呢。
安华宫内,皇帝朱承远安然坐在案几前的台阶上,似乎在想着什么好事,嘴角时不时的露出一丝丝的笑意。边上正站着伺候的小太监疑惑的很,陛下今天怎么和往常不一样,有点太高兴了,他已经快一年都没见陛下像今天这样了。
“叶琛携安江会众人觐见!”
朱承远嘀咕道:“终于来了。”
“宣!”
朱承远看着领头走进来的叶琛,心中不免惊讶,这小伙果
然精神,怪不得皇甫冷和靳松对他万般青睐,就是黑了点。
叶琛和陈丙等人缓慢前行,心中都想着邱公公刚刚的提点,千万别抬头!殿下站定,叶琛等人齐刷刷跪地:“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不用拘谨!”朱承远看着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又疑惑道:“怎么都低着头啊,怕朕吃了你们啊?”
叶琛依旧低着头,小声说到:“回陛下,臣等不能抬头,邱公公说的。”
邱四海心中一万只那什么马奔腾,这小伙不走寻常路啊。
朱承远听到叶琛这么回答,却乐开了花,从他的言行举止和之前所经历的事情来看,此人心性成熟,性格刚毅,身手勇猛,却又不失本心,还有点小调皮,正适合他心目中的位置。
直到此时,叶琛才抬头看清大殿之上站着的老人,沧桑之中又带着点傲视群雄的感觉,难道这就是天下霸主的样子吗?叶琛这样想着。
朱承远:“众位爱卿一路奔波劳碌,辛苦了,我华国能有你们,实乃幸哉!”
……
一阵可劲儿的互相吹捧,让天底下最大的官和最不起眼的草芥拉近了些许距离。
“叶琛留下,其他人都下去休息吧,邱四海好生照料。”朱承远下了命令。
“嗻!”邱四海带着众人退去。
这时,皇甫冷走了进来,笑眯眯的盯着叶琛,这让叶琛觉得自己就像刀俎之上的鱼肉一般,待人宰割。
皇帝开口道:“小伙子,你可能很少听说朕,可是你不知道,你叶琛的名字在朕这里可是经常被提及啊。”
这是叶琛第一次面圣,他觉着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怕之处,眼前这个老头似乎和乡野村夫也没啥区别。等等!什么叫你的名字在朕这经常被提及?叶琛有点慌神了,他觉得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皇帝陛下似乎能看穿叶琛的心,笑着说到:“你不用这么紧张,既然你是皇甫的人,那么我相信你也不是什么善茬,老实说吧,你要什么赏赐?是要银还是要官?”
一旁的皇甫冷一脸黑线,什么叫是我的人就不是善茬!
叶琛似乎下定了什么注意,大胆向前踏了一步,抱拳说到:“回陛下,臣不要赏赐,自从经历了前些天的事情后,臣想了很多,也想通了很多,臣想带着陈丙回家,至于安江会,还得劳烦皇甫大人另择贤良。”
皇甫冷和皇帝陛下微微一愣,这样的结果他们俩可没想到,要是就这么放他走了,两人那个撼动天地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就在此时,忽然大殿后面响起了一声:“徒儿,你看看我是谁?”
叶琛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竟是自己久未相见的恩师,叶琛顺势跪了下去,给自己的师傅磕了三个头。可是这头磕着磕着似乎又感觉哪里不对劲,总有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师傅怎么会在这里!
朱承远笑道:“在我还是王爷的时候,你师父就跟着我了,不用惊讶。”
叶琛无言以对,但还是感觉哪里不对。
皇帝陛下又说到:“你刚刚说想回家,朕允许,你现在就可以回家。”
……
叶琛带着陈丙悄悄地出了城门,看着渐行渐远的城墙,叶琛终于舒了一口气,远离是非,远离庙堂,远离江湖,闲散之人又何尝不是幸福之人。
打开临走前皇甫冷送给他的吃食,叶琛竟然发现了两定官银和几张银票,下面还有一张纸条,赫然写着“这是你明年的俸禄”。
叶琛懵逼了,庙堂之高,是否真能逃得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那江湖之远,又能远到哪里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