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家有贤妻是女官

143 局中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住手!”皇帝怒然道。
“...皇上!老夫..老夫是被冤枉的!皇上你要明察啊!”梁金忠老脸煞白,还不忘恶狠狠指着唐瑶道,“唐子尧,老夫劝你善良!你如此诬陷老夫,究竟有什么好处!”
唐瑶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善良?她唐瑶从来就不知道善良二字怎么写!李汜寒瞧见女子一袭男装,遇到如此场景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淡然,不由得心生一股赞赏之意。
“唐子尧!”梁太师还打算说什么。
李恒宇嗤之以鼻拦话道,“太师大人这话说的可真有意思。这父皇和文武百官都在,这人证物证都在,就算给他唐子尧天大的胆子,他又怎么诬陷的了一朝太师!还是说....”李恒宇难得神情肃穆,完全不见往日的纨绔随性,“还是说太师大人这么反常,实则是心虚了?”
“...”
“...”与梁太师平日关系极好的那几位大臣,面面相觑,在这么个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敢为他说话。
唐瑶对着宋夫人使了个眼色,宋夫人轻轻呼了口气,跪在地上扬声道,“皇上,民妇有话要说。”
李南非将视线投向下方布衣的年轻妇人,“你且说说。”
宋夫人从怀中取出一封密信,双手呈递而上,“皇上,这是民妇在码头大船上,偶然寻到的一份密信,还请皇上过目。”
“呈上来。”
这密信是唐瑶从大船上搜来的,她亲自交到宋夫人手中,为的就是今日,在人证的基础上再添一物证。将这贩卖的罪名落实了!
王全得了密信,立刻转递给李南非,李南非打开上下过目一番,脸色已经彻底沉了下来,龙目寸寸精光暗灼。看来这位皇帝是彻底震怒了!密信被皇帝直接丢在了地上。
此密信乃是一张收据,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标注,那是人口贩卖案的收据凭条。梁太师虽然不知道信的内容,但那熟悉的字迹,梁太师老脸彻底垮了下来。李南非望向一直没说过话的李汜寒道,“寒儿,你可有话说!”
李汜寒抬眼瞧了瞧,冷俊的脸上好似寒冰,“父皇既然将人口贩卖一案交于儿臣,儿臣必当竭尽所能。这人证并非一日便能伪造的,父皇若是不信,那码头所停大船,以及船上数十船夫皆可作证,如何能诬陷了太师!”
一锤定音,没有丝毫停顿和犹豫。这么明明白白的说出所有事情,不愧是李汜寒!这齐云国四王爷的冷面名头,可不是徒有虚名。朝堂上再无一人敢说话,也没有人敢为梁太师说话。
李南非深深吸了口气,缓声道,“太师,你可认罪!”
‘扑通’一声,前一秒还振振有词的梁金忠,这一刻神情悲切,颇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慷慨道,“皇上,老夫一朝为官,日日为民忧心,对皇上的忠心乃是天地可鉴啊!”
这老狗可真敢说,为民忧心,真想问他究竟忧的是哪里的民!不过就怕如此一说,皇帝会念在昔日师徒之情,不会严惩太师,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她作为臣子,对于李南非那可真是失望透顶。
“...”皇帝阴沉着脸,不发一言。他越是不说话,越是能惹群臣猜疑。都说最难琢磨的就是帝王心,确实是这么一个道理。
“皇上!老夫糊涂啊!还请皇上看在多年的师徒情分上....”梁金忠一边说着,浑浊的老眼竟然有了些湿意。果然如她想的那般,这太师是打算用这招让皇帝心软。
李巳扬看了梁金忠一眼,似乎有了什么决断般,他上前一步道,“父皇,太师毕竟是一朝元老,又是父皇的恩师,此番必定是糊涂行事,还望父皇从轻发落!”
唐瑶看向这位太子,实在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太师的势力在朝中也算是根深蒂固,他李巳扬要想要得到那高位,必定要将太师除去。她这一招,无非是帮了太子,怎么如今这厮还帮人求情了。
老皇帝显然也没料到,自己的太子会帮太师说话。
“太子皇兄这是何意?既然是一朝元老,这人口贩卖大案更不该牵扯才是。此番已经引民怨,若是父皇从轻发落,你让父皇的君威何在!日后治理朝邦,又该如何让百姓信服!”李恒宇此时开口。
李巳扬挑眉看向李恒宇,似乎对于李恒宇的反驳有些不悦,“七弟这是说的什么话!”
李恒宇意味深幽的看了他一眼,便对着李南非朗声道,“父皇,太子皇兄虽所言不差,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个道理,即便是太子皇兄也该懂得。更何况此番案件乃是我齐云国一件大案,又岂能从轻发落!”
“七弟!你这是何意!”李巳扬脸色一沉道。
“太子皇兄明知道臣弟的意思,还偏偏装作听不懂,也不知道太子皇兄如此替太师大人说话..可真是...”李恒宇故意话没说完,就算是唐瑶都能听出他的话中之意,更何况是皇帝。
“...”
李恒宇这小子,性子直接,一点也不含蓄。如此直白的言语驳了太子的意思,难道就不怕太子这条白眼狼反咬一口么!这么冲动的性格,日后迟早要吃亏!唐瑶暗中思考,却觉一股视线凝聚在她的身上。
唐瑶愣了愣,寻着这股冰冷的视线,直直撞进了李汜寒那冰冷的眼眸中。只一个眼神,唐瑶一阵哆嗦。她立马抚了抚衣袖,继续道,“如今此番案件人证物证齐全,敢问太师大人,可还是下官诬陷了您!”
唐瑶适时插话,算是打断了李恒宇和李巳扬兄弟间的矛盾摩擦。若是因为治了个梁太师,而太早得罪太子,这明显是不理智的。且不说太子身后的势力,就是那位于中宫之位的皇后,他们都要一步一步计划好。
否则阴沟里翻船的戏码,谁也说不清。
“....”梁金忠愤恨的盯着唐瑶,那老眼闪烁着的恨意,就像要将唐瑶皮扒下来的感觉!
唐瑶不以为然,就等着皇帝如何宣判。不过既然有了太子求情一说,出现其他大臣求情的一幕,唐瑶也并不奇怪。只是看着当今皇帝那犹豫的模样,唐瑶就知道了,这个皇帝还是不忍下手。
忽的门外有一人疾步走来,没有任何人宣旨,也没有人阻拦。
隐光走至大殿,在众臣和唐瑶惊讶的目光之中,缓缓单膝下跪道,“属下受侯爷之命,给皇上送来些许东西!”(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