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家有贤妻是女官

第六十五章 偷东西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说是这么说,但是要怎么去找太子要解药。唐瑶很有自知之明,她跟太子不熟,这要解药看来是行不通的。这个法子行不通,看来也只有去偷了。不过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既不会武功,身手也不灵活,要如何去偷呢?

据隐光说太子一般会将解药随身携带,除非是近身,不然根本无法拿到解药。她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法子来,只能奔回自己的唐府去找玄青。玄青因为这几日被唐瑶放了假,所以这一次没有跟在唐瑶的身边。

唐瑶冲到玄青房内的时候,他正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唐瑶见这位大爷坐在那里好生悠闲的模样,一把上前将他拉了起来,话都没说就往屋外走。

“这么急急忙忙,是怎么了?”玄青问。

唐瑶头也不回,直接丢了一句,“跟我去太子府。”

“这大半夜的去太子府做什么?”

“偷东西!”

太子府位于京城南面,这是唐瑶第一次来这里。

太子这个人唐瑶虽然没怎么接触过,但是就几次照面后,唐瑶在意识里就不喜欢这位太子。虽然不知道太子这个人的为人,但是只一眼就觉得李巳扬十分有心机。

再加上太子是陈皇后的宝贝儿子,所以更加降低了唐瑶的好感。

所以她很肯定,要如何去判断一个人,可以从第一印象看出些什么,所以李巳扬在唐瑶的心里,已经归属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招惹的人。但是今日却是一个例外,要从太子府里偷东西,唐瑶作为一个朝廷命官,怎么能做这种有违道德的事情呢。

明知道是这样,却还在内心激动的唐瑶,此时此刻有些怀疑自己。

这到底是做官呢?还是做贼呢!

入府偷东西,自然不能从正门走,尤其是在深更半夜的时候。街道上巡逻的人打着更,从不远处经过。唐瑶和玄青躲在暗处,确定了四周无人,二人才走到一处阴影的墙根边。

唐瑶抬头看了看足足有三米的高墙,本来想使出她擅长的事情爬树,但是太子府却偏偏没有一个大树是立在墙边的。这下可为难了唐瑶,随即她拍了拍玄青的肩膀,言下之意就是问他怎么上去。

玄青看了唐瑶一眼,道了句,“失礼了。”就一把揽住唐瑶的腰,然后脚尖一跃,便是掠过了高墙,直接稳妥的落在了高墙内。

对于轻功这样的东西,唐瑶依旧觉得很神奇,从尉迟辰风在她面前施展过后,她就觉得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太子府的守卫还算森严,至少从巡夜士兵的路过频率来看,确实是森严。玄青的警惕性极好,从入了太子府,就一直是他打前锋,而唐瑶只能跟在他的身后,尽可能让自己的脚步变轻。

太子府大的分不清东南西北,这是唐瑶的第一想法,但是比起尉迟府还差了几分,可见尉迟辰风的地位绝对在齐云国不低。在太子府找了一会,才找了他卧房的方向。

玄青藏匿在黑暗处,伸手在纸窗上戳了一个洞,他往里面看了看,随即对着唐瑶摆了摆手。唐瑶边学着他的样子,蹑手蹑脚的靠近,然后二人极轻推开房门,屋子里同样漆黑一片。

就着黑暗,根本看不清屋内的摆设,好在月光从另一侧微开的窗户倾洒了进来,唐瑶这才看清了周围。

李巳扬正睡在榻上,看起来睡得还挺香的,看他身边躺着一个美貌的女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但是看那模样,不是宠姬肯定就是侍妾。

李巳扬如此放心的入睡,这么看来,也许动手的人是李巳扬的手下?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心安理得的睡得那么香,真不知道这位太子是太高枕无忧了,还是该说其他什么。

唐瑶一眼就看到李巳扬的衣服挂在不远处的衣架上,她凤眸在黑暗中一亮,随即轻手轻脚走到衣架边,去翻腾李巳扬的衣服。找了半天,总算是摸到一个瓷瓶样的东西。

唐瑶拿出递给玄青,玄青倒了一粒药丸放在鼻息下闻了闻,确定了药没错,唐瑶这才松了一口气。

‘呼’床榻上的李巳扬忽然翻了个身,吓得唐瑶一个激灵。玄青反应极快,一把揽住唐瑶,带着她快速闪身到了屏风的后面。

两个人绷着神经,站在屏风后面,唐瑶的脑袋抵在玄青的胸膛处不敢动弹,直到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传到了耳朵里。

也不知道是玄青的,还是她的。唐瑶连咽口水这样简单的动作都不敢做,只能僵着身子,贴着玄青。温热的体温直接透过衣衫传递给了唐瑶,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不同于小侯爷凉薄的体温,玄青是练武之人,自然体温高于常人。

不知道黑暗里玄青是什么样的表情,反正唐瑶绝对是脸红了。如此跟男子亲近,真的是想都没想过,她的脸皮..嗯..姑且算薄,所以会害羞也不奇怪。

李巳扬只是翻了个身,便又继续熟睡了,唐瑶这才松了口气。真的是吓死人的,这偷东西果然没有点心理承受能力,大半夜的肯定会被吓到。

回到尉迟府的时候,半云正等候在屋外,瞧见唐瑶和玄青回来,赶忙迎了上来。

“唐姑娘,怎么样了?”

唐瑶摇了摇手里的瓷瓶,“你看这是什么?”

半云接过瓷瓶,就往屋里走。唐瑶进到屋里的时候,尉迟辰风的伤已经包扎好了。隐光已经接过那瓷瓶,就像之前玄青做的那样,将药丸倒出放在鼻息下轻轻嗅了嗅,确认无误后才给尉迟辰风服下。

半云接替隐光照顾尉迟辰风,唐瑶见隐光自己浑身伤势都未清理,便好心道,“隐光,你自己的伤也处理一下吧。”

“.....多谢唐姑娘关心。”

等到隐光走出屋子,唐瑶还是轻声叹了口气。

见尉迟辰风的外衣落在了地上,便上前替他拿起,结果刚触碰到他的时候,滚烫的温度直接让她往后缩了缩。

平日里尉迟辰风的体温总是凉薄的,连着指尖的温度都很凉,所以如此明显的热度,唐瑶直接反应过来,他是发烧了。

“半云你去打盆水来。”

“玄青,你回一趟唐府,将我房间自制的凉水枕头取过来。”唐瑶一一吩咐道。

“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