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家有贤妻是女官

第五十五章 严惩(七)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微臣启奏皇上,淮安山阳县知府王申暗中克扣救灾银两,欺压百姓,导致民不聊生。三年前都督府长史白鋶昌白大人之案,经过微臣细查,也是此人暗中使坏,还请皇上明鉴。除恶臣造福百姓,除奸道洗刷冤屈。”

朗朗声音在朝堂上,不大也不小,却让每一个官员都听了个清楚。唐瑶今日一袭藏青色朝服,凤眸明净澈如水,那秀眉微挑,一抹不言而喻的肃然,倒是震得四周无人敢轻声议论。

李南非目视下方的唐瑶,道,“嗯,你继续说。”

“回禀皇上,关于此人的罪行大大小小一共三卷罪状,五本账册,还请皇上一一过目。”

唐瑶微微招手,门外候着的太监,将卷书呈了进来。唐瑶双手接过,再由王全公公交由到李南非的手中。皇帝接过那一卷卷的罪行和账册一一过目。

刚开始还算和颜悦色的龙颜,此刻已经阴沉了一片。这是帝怒前的征兆,众臣面色一惊,深怕牵连到自身。倒是尉迟辰风和李汜寒几人面色淡定,似乎一点也不被这样的状况所影响。

一阵安静且严肃的气息,在朝堂上蔓延开。李南非的龙目透着锐利的光泽,在朝堂下众臣的脸上一一扫过,“朕虽位居高位,一直以来都以百姓为首,然如今我齐云却出了这么一个败类,你们这些朝臣拿着皇家的赏赐,就是这么报答朕的?”

“.....”

李南非抚了抚自己的胡须,对着身边的王全吩咐道,“给朕将那王申带上来。”

王全高声宣道,“将山阳县知府王申押进大殿。”

王申身着蓝色的囚服,双手拷在木枷,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被士兵押着进了大殿。“罪臣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王申匍匐跪在地上,给高高在上的皇帝请安。

皇帝并没有让他起来的意思,所以他只能低着头,不敢抬头。

“你就是淮安山阳县的知府?”皇帝问。

“罪罪臣正是。”

李南非自龙椅上,缓步走了下来,“朕很好奇,你一个小小的知府官员,是谁给你的胆量!不但栽赃朝廷官员,更是欺压百姓,你告诉朕,是谁给你的胆量!”

王申一听李南非亲自问话,吓得双腿直抖,“皇上,臣知错了!求皇上饶命!!”

李南非缓步走在前方,听闻王申如此怂样,这气是不打一处来,直接是一脚揣在了王申的身上,怒骂道,“饶命饶命,除了饶命,你这狗官还能做什么!所谓的忠心耿耿,你还真当朕眼睛瞎了不成,永远不会查出这些破事吗!”

“皇上饶命!”

“若非每个像你这样的败类,朕都要饶命,那么齐云国迟早会毁在朕的手中,你让朕何以面对齐云历来的先人们!”

站立在朝堂某处的梁金忠可算忍不住了,老眼闪过一丝阴郁,随即缓步上前劝说道,“皇上,此事是否会有人栽赃陷害,还请皇上明察。”他这话意有所指,分明是针对唐瑶。

唐瑶第一次见这梁金忠,偷偷打量了一眼,梁太师年纪略大,一副老谋精算的模样,国字脸,八字眉,身材略胖。反正依照唐瑶见人无数的经验,这人一眼看过去就是个狠角色,还是那种很聪明的狠角色。

在唐瑶打量他的时候,老太师有些阴郁的眼睛同样看了唐瑶一眼。他似乎在想,究竟是什么样的新人,竟然刚入朝就对他的人出手!二人视线相对,梁太师不经暗叹,好个新人耐心倒是不错。

唐瑶内心想的是,真的是一个笑里藏刀的老头,看着面色和善的模样,却像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

李南非听闻梁金忠的话,有了些许的沉默,梁金忠见状,打算继续开口,“皇上....”

只可惜唐瑶并不打算给予他这样的机会,先发制人不可失了先机,“皇上,微臣绝对没有冤枉王大人,除去这些书卷,臣还有山阳县百姓和联名信为证。”

李南非微微点头,“宣证人。”

山阳县的证人自然是宋飞扬和杨伯二人。初见天颜,杨伯年纪大了会紧张并不奇怪,但是看看人家宋飞扬,脚步平稳,根本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唐瑶就暗中打定了主意,这个宋飞扬绝对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日后有机会一定要将此人拉拢了过来。

“草民杨志业,参见皇上。”

“草民宋飞扬,参见皇上。”

“你二人平身,朕听闻你们乃是山阳县的百姓,无须惧怕,只管说来实情。”

宋飞扬和杨伯对视一眼,本有些犹豫,但见唐瑶略带鼓舞的目光,宋飞扬上前一步,拱手道,“草民这里有众百姓联名上书一封,还请皇上过目。”

“王全,你去拿过来。”

“是,奴才遵旨。”

片刻后,皇帝直接是执起那联名书一把砸在了王申的身上。“你个混账东西!朕今日不要了你的命,实在是枉做明君!”众臣目光看去,那是一封血书,里面条条行行,全都是百姓苦不堪言的怒声。

王申跪伏在地上没有了知觉,看这模样,是彻底吓晕了过去。

“老四,将你所查一一报上来。”

“是!”李汜寒闻言缓步上前,目光同样在唐瑶的身上略过。唐瑶也看了他一眼,只是接触到李汜寒冰冷的目光,她直接低下了头。梁金忠倒没什么,但是与这位四王爷看上那么一眼,她觉得自己冷汗都快冒出来了。

她承认自己很怂,尤其是面对尉迟辰风的时候更怂!

“三年前白鋶昌之案,经儿臣查证,确实有冤情在内,而作案之人正是这王申。”

皇帝此时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李汜寒一一将三年前的冤案说明,只听到最后就连李恒宇这个天真的家伙,都对那王申狗官嗤之以鼻,恨不得当场上去踢他。

如此情景,梁太师也不好在说什么,只能暗骂这王申废物,这些年做的事不知收敛,如今被人一举端了,就算是他也帮不上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