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家有贤妻是女官

第五十一章严惩(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尉迟辰风将大概听了遍,也大概猜出了唐瑶的意思,“所以你要我配合你?”

唐瑶点了点头,沉着道,“现在只怕密信已经到了王申的手里,所以我料他动手的时间也就会在这几日。”

就唐瑶这几日对王申的观察,一旦知道了她确实是来调查的,那么王申绝对不可能还能坐得住。但是碍于尉迟辰风在,他不好动手,所以她打算让尉迟辰风借故假装离开,那么她一个人待在知县府,绝对是最好的动手目标。

尉迟辰风略作迟疑,将手里的药箱放在一边,“你打算怎么做?”

第二日尉迟辰风要离开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知县府。王申完全没料到这个时候,尉迟辰风会先行离开。

“尉迟侯爷,怎么如此急着离开?”王申不动声色的问道。

尉迟辰风只道了句,“有事。”

王申挥了挥手,就让随行的侍女上前伺候,哪里知道尉迟辰风直接是拒绝了他的好意。人家侯爷拒绝了,一个知县也不好勉强。

唐瑶将他的神情收入眼底,随即缓缓上前,对着尉迟辰风恭敬行礼道,“侯爷先行回京,两日后微臣即刻返回。”

尉迟辰风看了眼唐瑶,算是默认了她的话,转身就上了马车。等到马车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那王申强忍内心的小揪揪,刺探道,“唐大人留在山阳县可还有事?”

唐瑶如实回答,“确实有事,还是件大事。”

王申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如需下官相助,大人只管说就是。”

“自然。”

夜深人静,唐瑶坐在屋内随意摆弄着桌上的笔墨,隐光从外而来,将房门轻掩。

“如你所说,王申已将周围的家仆尽数疏散了。”

“嗯。”

“看来今夜他就会等不及动手。”

“嗯,过了亥时,你便寻个地方藏起来,没有我的指示不要出现。”

“明白。”

不放长线如何钓大鱼。她这么明显的目标摆在这里,又让那王申故意看到自己此番的目的,她就不信,以王申那多疑的性子,如果不立刻动手,只怕是睡觉都无法安生。

月色渐渐朦脓了起来,屋子外安静的有些诡异。几个黑色身影悄悄对着唐瑶的屋子走来,那几人看起来很谨慎,每靠近一步,就会停下来观察一下周围。隐光这样的习武之人,听力都不错。他对着唐瑶微微点头,说明是外面有人。

忽的脚步声在房门外停了下来,再然后一根竹管直接从窗沿微开的缝隙里插了进来,不明的白色烟雾从那竹管不断在屋内散开。应该是迷烟了,唐瑶挥了挥手,示意隐光躲起来。然后她捂住嘴巴,一把将书案上的茶盏给挥落,摔成了碎片。

再然后她直接是往地上一歪,装作不省人事了。

屋外人听闻有动静了,收回了竹管。过了好一会,那几人悄然推门而入。先是打量了一下四周,其中一个道,“大人不是说这唐子尧身边那个玄青,早已经离开了山阳县嘛?”

“我查探了四周,确实只有唐子尧一人在屋内。”另外一个人回答。

“不管了,先将这唐子尧带走。”第一个说话的人,走到倒在地上的唐瑶身边,用脚轻轻踢了踢,见没反应,这才一把将她扛了起来,“呵,轻的像个娘们似的。”

“你说什么?”

“没什么,快走!”

唐瑶闭目间,意识到被人带出了屋子,过了好一会,才听到王申那狗贼的声音。

“人带来了?”

“回大人,小的办事,您就放心吧。”

“嗯,给我将他带入地牢绑起来。”

“是。”

地牢?小小的知县府竟然还会有地牢!潮湿的霉味,是唐瑶所熟悉的。她被绑在一张椅子上,依稀听见清脆的铁链声牢牢将自己绑了个严实,动弹不得。

“将他给我泼醒。”王申坐在不远处命令道。

“是。”

接着就有人将冰冷的水一把泼在了她的脸上。唐瑶差点被呛得咳嗽,她忍了忍,随即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望向面前的王申,又是挣了挣身上的铁链,一脸疑惑不解的望向王申,“王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唐大人,下官也实属没办法呀。”王申神色不定的站在她面前,眸光狠厉,语气却是无奈。

“你快放开我,你可知道如此对待朝廷官员可是死罪!”唐瑶怒声道。

王申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望着唐瑶道,“死罪怕什么,下官连毒杀朝廷官员的事都干得出来,难道还怕这些?”

如果可以,唐瑶真想颁个最佳女演员奖给自己,幸亏她从电视上看过不少这个场面,所以信手沾来演个恐惧的书生形象,倒也没什么难度。

唐瑶脸色白了白,声音略带颤抖道,“你你你说什么...毒毒杀朝廷官员?”

王申也算是个男人,敢做的事情就敢承认,“毒杀就毒杀了呗,那有什么的。”

“你将我带到这个地方来,究竟要干什么!”唐瑶鼓足了勇气,怒声喝道。

王申走近几步,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下官听闻唐大人是奉旨前来调查山阳县,不知大人可查出了什么来?”

“王大人是从何处听来的,我不过是随尉迟侯爷出行,奉旨什么的全是子虚乌有。”唐瑶的表情要多恐惧就有多恐惧,诚然将一个书生的懦弱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

王申是什么人,根本不吃唐瑶这一套,他直接将之前的密信一把扔在了唐瑶的脸上,“这些是什么,唐大人还要跟下官装蒜么!啊!”

唐瑶一见那密信,正是被那女子带走的那封,唇角的弧度一闪即逝道,“这...这些是。”

“奉旨调查我王申,调查三年前淮安赈灾银两被吞一案...呵呵,唐大人当真是隐藏颇深啊。”王申忽的仰天大笑,然后目光有些阴狠的望向唐瑶,那面目表情都显得有些狰狞,“如今你落在下官的手中,唐大人觉得你还能活着出去,将这密信递交至皇上手中么?”

唐瑶缓缓收了脸上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淡然沉着,“这么说你是承认了,三年前淮安赈灾银两被吞一案是你所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