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家有贤妻是女官

第五十章严惩(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唐瑶盘膝坐在地上,有些怒目望向尉迟辰风道,“小侯爷,说到底我这是在你这里摔得,怎么也该算个工伤。”

对于如此新颖的词语,尉迟辰风倒是从未听过,“工伤是什么?”

唐瑶耐心解释,“就是说我好歹也是给您打工的,这工作当值期间受了伤,就算是工伤。”

尉迟辰风是什么人,这样的解释他立刻就心领神会了。修长的手指了指窗外的天,“现在是三更半夜,人们都在睡觉,那么便也算不得工伤。”他的言下之意就是,你现在是下班时间,所以完全不算工伤。

唐瑶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谁知道尉迟辰风那神情淡淡的模样,压根让人无法发火,虽然她也没那个胆量。

她自认倒霉的坐那里,明眼看去,那膝盖处的裤子都隐隐有了红色的印染。唐瑶一把将自己的鞋袜褪去。

然后裤管直接挽了起来直到膝盖的位置,暴露在空气中的膝盖,因为摔了一跤,几乎变得血肉模糊。唐瑶倒吸了口气,妈耶,这会武功的人丢的石子,果然不是常人能比的。

这都成血肉模糊了,如果半云再加上内功什么的,那她没准会不会断腿都有可能。

唐瑶虽然身着男装,却倒没在意屋子里还有一个男人。尉迟辰风目光接触到她那白皙如玉的小腿,直到那膝盖处通红的一片,他向来平淡的眉宇,不悦的皱了起来。

站在屋外的半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听见尉迟辰风有些薄怒的声音传了出来,“半云自行去领罚!”

“啊?”

“还不快去!”

“是,属下遵命。”

虽然伤口挺疼的,唐瑶压根也不会因为这种事,就迁怒到半云的身上。但是看在尉迟辰风的眼里,就莫名其妙努力起来,这让唐瑶很不能理解。讲真的,她还真没见过尉迟辰风生气的模样,更别提现在这种薄怒的模样了。

即便是隔着面具,唐瑶都能猜出来,现在这张面具下的表情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尉迟辰风起身走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的望着她道,“疼的厉害么?”

唐瑶默默摇了摇头,“还...还行....”

尉迟辰风轻声叹了口气,就这么在唐瑶的面前蹲下了身。唐瑶呆愣的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一时间忘记了反应。他伸出白皙的手轻轻触了触她的膝盖,刺骨的冰冷从他的手上传递了过来。

这一次唐瑶却并没有退缩,这倒是让尉迟辰风好看的眸中,闪过一丝意外。

检查一番,尉迟辰风这才道,“并未伤及到筋骨,只是皮外伤。”

唐瑶呆呆的点了点头。

尉迟辰风看了眼身后的躺椅,随即轻声问道,“起得来么?”

唐瑶呆呆的摇头,“脚麻了。”

下一秒,她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干嘛非说自己脚麻了啊!人家尉迟辰风稍作迟疑,直接是将唐瑶打横抱了起来。唐瑶僵着身子,完全没想到现在的这种发展,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身着男子衣衫的她,被尉迟辰风打横抱了起来....这...两个男人...一个男人打横抱起了另外一个男人...

愣神间,尉迟辰风身上淡淡的药草香拂过鼻息。唐瑶不喜欢喝中药,是因为太苦,但是尉迟辰风身上的药草香却极其好闻。她不由得放松了下来,由着他抱着自己,地上到躺椅不过几步的距离,唐瑶却觉得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尉迟辰风将唐瑶放在了躺椅上,取过书案上一个很小很精致的檀木箱子,随意坐在了唐瑶的身旁。唐瑶见他打开那个檀木箱子,好奇的往里面看了一眼。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傻了眼,确实是很小的木箱子里,竟然摆了不少名贵的药瓶。

尉迟辰风抬手就要将唐瑶的小腿搭在自己的腿上,看这模样是要替唐瑶上药。

“那...那个..小侯爷...我还是自己来吧....”

“.......”尉迟辰风并未说话。

唐瑶刚要抽回自己的小腿,尉迟辰风一个冷眼看过来,唐瑶直接被惊的一身冷汗,绷紧身子坐在那里。尉迟辰风见她安分了下来,这才取出药瓶,替她上药。

熟练的上药手法,一点也不像是个侯爷会做的事情。唐瑶凝神望着他带着面具的侧脸,其实仔细一看,那银色的面具也并非那么诡异。虽然这普天之下都在传这个尉迟小侯爷是因为长相太丑,所以才用面具遮脸的。

唐瑶仔细观摩了那面具,犹豫了一会才轻声问道,“小侯爷,这面具上的图案可是将离草,俗称芍药花?”

尉迟辰风上药的手,有了似错觉一样的停顿,“你见过?”

唐瑶点头道,“嗯,见过,我记得我的奶奶,也就是祖母还在种这种花呢。”

尉迟辰风反问,“我没记错的话,唐尚书的母亲似乎早年就已经亡故了吧。”

“....”唐瑶一怔,妈耶,差点说漏嘴了!她赶忙笑着打趣道,“我..我是说以前...”

“是么?”尉迟辰风停下手中的事,抬头望向她。

唐瑶悄悄咽了咽口水,很认真的点头,“是的。”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尤其是在尉迟辰风的面前,唐瑶总是有种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眼前这个男人看穿的错觉。所以有了方才的教训,她决定以后与尉迟辰风说话一定要谨慎。

这万一说漏了嘴,岂不是会让他知道,她其实并不是唐府的庶出小姐唐梓瑶嘛!没准到那个时候,会有更多的麻烦,躲都躲不掉的那种。

“所以这么晚了,唐小姐是先逛了窑子,然后来我这的么?”尉迟辰风斜扫了一眼她脸颊边那个胭脂唇印。

逛窑子?这山阳县哪里有什么窑子能让她逛,且不说这里多么的贫穷,就算开了家窑子,估摸着也会倒闭关门吧。唐瑶很疑惑尉迟辰风这话的意思,见后者指了指自己的脸,唐瑶忽然明白了。

那个女人亲了她!

她抬起衣袖就往自己的脸上招呼...不对...是轻擦,然后把之前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了尉迟辰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