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家有贤妻是女官

第四十五章 证明(八)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就算如此,他一个侯爷又能如何,老爷身后可是有着梁太师撑腰,咱何必要怕他?”

王申轻轻摇了摇头道,“你是不知道,就我听过的传闻,这个尉迟侯爷很不简单。十年前尉迟昌侯夫妇亡故,尉迟辰风可是在十一岁的年纪里,就继承了尉迟府。深受皇上器重不说,这么多年可没谁能撼动得了尉迟府的地位啊。”

那女子诧异道,“这么厉害?”

“所以我才说他此番来山阳必定不简单,我要小心应对才是。”

“那老爷,那个新科状元唐子尧呢?”

王申摆了摆手道,“无须在意,一个新进的状元能有多大的能耐,不过就是个书呆子而已。所以这些日子你给我看好尉迟辰风。”

“奴婢知道了。”

月色有些朦脓的高挂在天上,带起薄纱般的雾气。唐瑶坐在窗前怎么也睡不着,玄青带回来的消息是并没有找到知县府的账本。所以她是在想,如果她是王申的话,会把账本藏在何处呢?这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郁闷之极,索性走出屋子,在院子里散步。唐瑶仰望着月光发起呆来,她还是想说那句话,这永远不会改变的还是月亮啊,不管是这里,还是她的世界。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虽然知道自己回不去了,却也在慢慢适应这个时空。

唐瑶自己都觉得自己很神奇。谁能想到她不光入了书院读书,更是考上了状元。一个古代的状元耶,这么牛叉的事情,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当然不排除那些书本里曾经出现过的古人,反正她就是她,不一样的她。

但是吧,看着这样的月光,如果没有点感伤那也是不可能的,比如她会想念自己的家人,会想念曾经熟悉的一切。

不会话说回来,王申到底会把账本藏在何处呢?这有钱人喜欢把钱放进保险箱里,但是这古代又没有保险箱,除非这知县府里有隐藏的库房或者暗道什么的.....唐瑶四下看了一眼院子,真的很难想到这暗道或者库房会在哪里。

这走回来走过去,唐瑶不由的有些心烦。忽的脚步止住,她仰头的瞬间,看见一袭月白色的身影正静静的站在隔壁院子的屋顶上,从唐瑶这个视觉看去,正好看清了那个人。

月光下,尉迟辰风一袭月白色华服静静的站在那里,如墨的黑发像绸缎一样披散在他的身后,面具下棱角分明的侧脸望着不远处,不知道在想什么。唐瑶仰望着他,一瞬间的错觉,好像回到了她和他第一次见面的那日。

那夜也是这样的月光下,他站在高高的墙脚俯视着树梢上的自己,画面历历在目,她到现在都忘不了。一个算是与她拜过堂的男人,竟然帮着自己逃出尉迟府,这样的发展估计也是没有的吧。

望着尉迟辰风的身影,唐瑶平静的心跳忽的漏跳了几拍,甚至有一抹很奇异又说不上来的感觉,总觉得这样的感觉很陌生.....不知不觉她已然走到了那处屋檐下,继续看着尉迟辰风发呆。

然后就像是发生过的一样,他温润却显疏离的星眸缓缓移到了她的脸上,二人的视线相对,然后尉迟辰风缓缓从屋顶上落下,然后缓步走来,对着她伸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

唐瑶默默看着他的手,下意识就将自己的手搭在了他的掌心。冰冷刺骨的温度,一如之前那样,几乎让唐瑶往后缩了缩。尉迟辰风反手握住她的手,随即在唐瑶惊愕的目光中,他轻轻揽住她的腰,然后脚尖一点,便是带着她跃上了屋顶。

唐瑶惊呼未定的站住身子,赶忙向四周张望,生怕被什么人看到。

“小侯爷?”唐瑶问。

“嗯。”尉迟辰风答。

“你觉得若是一个人想要私藏账本的话,会藏在什么地方?”唐瑶贼头贼脑四处张望了一会,随即低声道。

“眼皮底下。”

唐瑶微愣,很显然没明白尉迟辰风这话的意思。什么叫做眼皮底下?王申会傻到将东西藏在眼皮底下?那这知县府可以藏东西的地方,无非就两个地方,一个是卧房,一个就是书房。

卧房这个时辰,她不敢贸然进去。至于这书房嘛.......

就决定了,去王申的书房,没准能找到什么线索。可是她走到屋檐边,这就尴尬了。望着距离地面不远的高度,就算她再怎么会爬树,但是这跳屋顶.....估计下去不是腿脚骨折,就会有内伤吧。

支支吾吾了半天,唐瑶又移回了尉迟辰风身边,没什么底气的说道,“那个小侯爷.....”

“怎么你还有问题?”尉迟辰风微微侧目,唐瑶直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劳烦您再送我下去...这高度....我下不去。”这尉迟辰风也真是的,明明没什么事情,非要大晚上拉她站屋顶。敢问这是赏月呢,还是无聊呢!偏偏把她带上来,又不

主动送她下去,这到底几个意思啊。

尉迟辰风倒也不想搭理她,直接在屋顶上坐下,也不介意黑瓦弄脏了衣摆。唐瑶学着尉迟辰风的样子,也盘膝坐在了屋顶上,思考着这位大爷到底在想什么。

这等了许久没反应,唐瑶竟然有些犯困了。她也不在意形象,仰躺在屋顶上,手枕脑后,翘着二郎腿。意识有些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听见了有人轻声上屋顶的声音。

她实在是睁不开眼睛,只能意识混沌的听着尉迟辰风与那人说着些什么。

再然后一个毛栗子敲了在唐瑶的脑门上,她猛然惊醒,捂着自己的脑门呼痛。“小侯爷,你干什么,很疼啊!”

“我带你上来,是让你睡觉的么?”尉迟辰风语气有些冷然,似乎很不满唐瑶躺在屋顶上睡觉。

“那不然干嘛的。”

“你说呢?”

“唐瑶,你今天是没带大脑出门么?”

“.......”

一直站在边上,被无视的半云,抽了抽嘴角,随即弱弱道,“主子,请随属下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