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风赎蒲公英

第500章 喜欢我,是因为长得像她?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拼酒?”果琉璃以为自己听错了。
“还拼的红酒?”墨蒲卿讶异。拼啤酒、白酒她都是见过,红酒还是头一回。
墨老爷子指了指桌上的那瓶酒,“白的。”
墨蒲卿看了看桌上趴在的两个青年,又看了看旁边坐着的俩老,“可您俩老这会儿怎么还这么清醒呢?”
苏老爷子摆摆手道:“跟我们这俩酒神比,他们差得远咯!”
见两位老爷子随即动身,一人一个的,准备把苏默风两人扶起,墨蒲卿忙上前将他们按回座位上,“那您俩老再喝两杯,我们先送他俩回房。”然后又叮嘱杨婶,“我和果果来送就行,您看着点,别让俩老爷子扶人,好歹也是喝了酒的,万一一个不留神摔着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杨婶赶忙答应,“还是你想得周到。”
轮流把苏默风和墨慕凡架回房间,见他们都很配合,果琉璃不禁惭愧道:“他们跟我们俩比起来,酒品可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醉了以后都好安静啊!”
“别说了,想想都觉得丢人,唉。”
随后,她们又各自回到房里照顾自家男友,给他们擦擦洗洗。
墨蒲卿还好,老夫老妻的,还能给苏默风换套睡衣;果琉璃就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将就给墨慕凡换条上衣。
折腾完以后,果琉璃趴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墨慕凡那安静的睡颜,好一会儿才声音轻轻道:“长得真好看……”又轻缓地抓起他的手端详,“手也好看……”然后悄悄一吻。
片刻,她不觉又叹了口气,“墨慕凡……”她像是诉说心事,又害怕吵醒他,小声说:“其实这些天,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可是又不敢问,也不知道该不该问,怕你觉得我太计较……可是我……”
“不是。”
听到耳边传来声音,她顿时抬起头,只见墨慕凡已经睁开双眼。因为酒精的麻痹,从眼神上看他有些乏力,说话的声音也十分轻柔。
“我……我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不是……”
“哦……那你刚刚是在跟我说话吗?”
“嗯。”
“那你怎么知道我想要问什么?”
“我不是因为……你长得像梁尤……才喜欢……”
果琉璃惊讶。墨慕凡竟然知道她的想法!
接着她又听墨慕凡说:“而是被你……单纯善良……努力上进……又傻乎乎的样子……吸引……”
她羞涩地低下头,原本一直抓着他的手的双手也不自觉收紧,又突然好奇地问:“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同班……半年以后。”
“你,你这么早就喜欢我了呀……那你现在才明心意是害羞吗?”
“因为发现……你长得和她很像……”
“因为我们长得像而不表明,为什么呀?是因为……她的过去吗?”她皱起眉头,心里莫名复杂。
“怕给你带来危险……在这个暗藏心机的学校里,后来……也真的发生了……可是卿卿说……你和她不一样……很坚强……不会被邪恶打倒……”
“你是害怕我会因为你而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最后想不开,像她那样离开是吗?”
“我不该这么想……不应该为了躲避邪恶……而牺牲自己的幸福……应该想着……怎么保护你……怎么去杜绝这种……歪风邪气……”
“幸好你这么想了。”她开心地笑了,“否则牺牲的就是两个人的幸福了!”
他也扬起嘴角,又轻唤,“过来。”
“嗯?”
“离我近点。”
果琉璃迟钝地挪上去,凑近他。
他抬手扣着果琉璃的脑袋,压向自己,将她的额头贴到自己的唇上。
果琉璃的笑里添了浓浓的蜜,抬起头也顺势吻了吻他的下巴,“好像梦想实现了一样。”
“你也曾是我的梦想……”他的声音愈渐轻微,缓缓闭上双
眼。
“睡吧,晚安。”果琉璃又吻了吻他的嘴角,轻柔地把他的手放下,拉好盖在他腹部的被子,然后从行李箱里拿出换洗衣服去洗澡。
……
墨蒲卿安顿好苏默风睡好后,亲了他一口,“晚安,我老公。”然后换上门窗,打开空调,离开房间到楼下去找爷爷。
见两位老爷子还在喝酒聊天,墨蒲卿上前夺过他们手里的酒杯道:“好啦,我的爷爷们,不要再喝了,该睡觉了!”
接着,她让杨婶扶苏老爷子回房,而她也扶着自己的亲爷爷回在一楼住了好些天的客房。
“爷爷今晚我就给您擦擦身,泡泡脚,等明天川老伯回来了再洗澡。”
从成为墨鸿涛的副官开始,刘川就经常与他一同在澡堂相互搓澡,后来进入墨家,当了墨鸿涛的贴身管家也是如此。
现在墨鸿涛年纪大了,家人更是不敢让他单独洗澡。这会儿刘川不在身边,他又喝了酒,邱老叔在的话还能帮忙,苏老爷子也喝了酒,墨蒲卿哪能让他自己洗澡。
照顾爷爷洗漱后,墨蒲卿又给他擦身,洗脚……
看着蹲在地上的墨蒲卿,认真给自己洗脚的的模样,墨鸿涛温柔地摸着她的脑袋,“我的孙女长大了。”
“二十岁都快到了,再不长大,恐怕叫人笑话。”
墨鸿涛笑,片刻脸上又浮现一丝愧疚,问:“这些年……怪爷爷吗?”
“嗯……一开始很怪,后来才明白,如果没有您的束缚,我现在可能在大牢里蹲着,也有可能已经被……”她比出手枪的手势,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可爷爷……险些害你丢了性命。”墨鸿涛脸上的愧疚逐渐增加。
“这哪能怪您?您教育我,阻止我犯事,是理所当然的事,身为家长,若是不好好管教自家孩子,那像话吗?
要怪也只能怪那些没被管教好的孩子,心术不正,害人害己。可怪来怪去的,不如从根源解决问题。
所以,您与其在这儿对您的孙女愧疚,不如想想怎么在学校的教育上做改革,该如何更正不良思想,发扬优良品德,让咱们祖国的花朵根正苗红起来。”
听了墨蒲卿的这番话,墨鸿涛顿时开怀大笑,“果然是我墨家的血统,小小年纪便有这般领悟,大局意识实足,是爷爷格局小了。”
最后一局透着风趣,引得墨蒲卿发笑,“哈哈……”
“放心吧,爷爷早已组织会议,针对校园暴力,探讨有关学生的教育问题,计划与学生家长一同改善校园的一切歪风邪气,杜绝黑社会化现象。”
“嗯嗯嗯,那样以后善良的人会越来越多,而受伤的人也会越来越少。”
“好孩子。”
安顿爷爷睡下后,墨蒲卿才回到房间准备洗澡。
可刚进门,她便发现原本躺在床上的苏默风不见了,急忙四处查看。
床底下、阳台,最后是浴室,只见他正泡在浴缸里,水龙头还在放水。
他身穿白色真丝睡衣,泡在水里几近透明,肌体若隐若现,活脱脱一幅美男沐浴图。
大概是看多了,墨蒲卿十分从容,走到边上将水龙头关掉,然后摸摸他的脸,又捏住他的耳垂,见他有了点反应,才问:“怎么跑到水里睡觉来了?”
他声音微弱地回道:“热……”
“热?”墨蒲卿诧异,又突然想起她刚刚进房的时候感觉到屋里的温度有点高——可她明明开了空调。
她忙跑出去查看,结果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两个字——制暖!
在这炎炎酷暑,她差点把自己老公给热死。
还好他跑来泡澡了,否则可能真的会出事。
她慌忙将空调调成制冷,然后回到浴室把苏默风弄出浴缸,“我错了我错了,不小心把空调制暖了!”
给他换上干净的衣服,安顿他睡下,墨蒲卿最后叮咛一句,“以后很想睡觉的时候不要泡浴缸,很危险,尤其是喝醉的时候。”
“好……”
她洗好澡后,看了眼熟睡的苏默风,便离开房间,溜到楼下的红酒冷藏柜里,拿出那瓶还剩大半的红酒,抓起两个酒杯就跑到二楼的大阳台上去。
见果琉璃正趴在栏杆上看星星,她压低声音呼唤:“果果!”
“瑾瑾,你终于来了!”果琉璃也压低声音。
“刚刚出了点小状况,来晚了!”
墨蒲卿边说着,边放下酒杯,拔开酒瓶木塞,倒上酒,然后一人一杯,偷偷摸摸地喝了起来。
“嘿嘿……”
“哈哈……好好喝!”
他们不让她俩喝,她们就只能偷偷喝了。
几杯红酒下肚,两人开始聊起心事。
“瑾瑾,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你问。”
“但是你一定要说实话。”
墨蒲卿举手保证。
“你一开始对我好,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像优优?”
墨蒲卿垂下脑袋回答:“是……”
果琉璃点点头,墨蒲卿急忙解释,“但是我没有把你当做她的替身,你们不一样,我对你也是真心的。”
果琉璃笑道:“我知道。”
“你不生气就好。”
“生气倒不至于……不过刚刚确实有点小失落,但是我之前早就猜到是这样,也想通了。
谁喜欢一个人,对一个人好,不是带点理由的?
对我而言,不管这个理由是什么,我都应该感到幸运,因为我在享受这份好;因为你给的好,我变得不那么自卑了,因为你给的好,我的天空不再是灰色的,我的世界不再是孤独的,还拥有了家的温暖和幸福快乐,也不再被人欺凌,不再受到委屈,被他人尊重……我还在你身上学会了很多东西……”
几天后,几人回城,先在墨家过了一夜,才回到雏菊屋。
收拾好行李,果琉璃一下楼便迎来早已等候多时的花溪。
“果果,呐……”花溪把一大串钥匙递到她手上。
“花溪姐,这是什么?”
“这栋别墅的钥匙。”
“嗯?”果琉璃摆弄端详着这串钥匙,“你这是要去哪吗?”
花溪笑道:“这栋别墅本来就是用你爸的钱为你们姐妹购置的,你姐姐不要,我只能给你了,这算是物归原主了!”
一听,果琉璃立即把钥匙推到花溪手里,后退几步。
“哎,怎么了?”花溪诧异。
刚下楼的其他几人见状,迷惑又好奇。
果琉璃低头不语。
花溪走近追问:“到底怎么了?”
她摇摇头说:“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陌生的身份,如果面对我,你们看到的是带上这个身份的我,而不是原本的我,我会在我们之间感觉到隔膜,感觉离你们越来越远……所以花溪姐,你就继续做我们的包租婆吧,一切都维持原样!”
“不要钱的包租婆是吧?”花溪叉着腰嗔怪。
“嘿嘿……”
“我看叫救助站站长还差不多!”祁炎夕阴阳怪气道。
墨蒲卿不禁拍手称绝,“贴切!”简直就是说出了她多年的心声。
众人笑。
花溪白了祁炎夕和墨蒲卿一眼,又无奈地掐了掐傻笑的果琉璃的鼻子,“真是个傻瓜!”
吃午饭时,不见苏默风和墨慕凡,墨蒲卿好奇地问:“他们两个呢?”
果琉璃答:“送凌霄去机场了。”
“什么?”
“快开学了呀,他要上医学院。”
“什么时候走的?”
“有半个小时了。”
墨蒲卿拿着手机就往外跑。
“你干嘛去?”花溪问。
“送他!”她还有重要的话要对他说。
“能来得及吗?”
“我送你啊!”
墨蒲卿没再回两人的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