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绝品仙尊赘婿

第1733章 复仇时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雪越下越大,夜越发低垂。
一个时辰后,一道黑影从天而降,出现在富贵仙山峰巅,步履缓慢的朝着苟富贵的洞府走去。
他走的很稳,很慢,像是在逛自己的仙山一般。
此人,不是郑少歌还能是谁?
“三长老可在?”沙哑之音从郑少歌口中传出,洞府内无人应声。
“咻咻咻……”
郑少歌右手伸出敛息寒纱,五指舞动间,一缕缕灵力以玄奥的轨迹,划过夜空射入洞府内。
刹那间,洞口处的空间振动,恍若一层水帘般一闪而逝。
却是郑少歌轻易破除了洞府的禁制,随即,踏雪无痕的迈入了洞府之中。
洞府内空无一人,郑少歌施施然落座,就如在自己洞府般随意……
同一时间,火云仙山。
“火云兄,夜深了,我就先回去了。”苟富贵拱手道。
“嗯,我送你。”火云将苟富贵送出洞府,目光阴鸷道:“对付江暮芸之事,我们还得从长计议。
苟贤弟慢走,为兄现在就前往仙门问问家父,究竟发生了何事,江暮芸为什么还能活着返回内门。”
“好,告辞。”苟富贵言罢,足踏飞剑,消失在雪夜中。
此刻,苟富贵心情极好,江暮芸死不死,他并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自己和火云关系日益牢固,已经成功傍上了这棵大树!
在他看来,江暮芸即便不死,也迟早会晋升仙门丹脉长老。
届时,火云必然做内门丹脉首席,待火云也进入仙门后,那内门丹脉首席之位,还不就是自己的了?
春风得意的苟富贵,一路哼着小曲儿,回到了富贵仙山。
由于心情大爽,以至于走到洞府外时,才发现自己洞府的禁制被人解除了!
“何人擅闯老夫的洞府!”苟富贵在洞府外,笑容骤然消失,警惕十足的盯着洞府!
“三长老,不必小题大做,故人来看看你,怎么,不欢迎吗?”洞府内传出一道苍老之音。
“故人,你声音如此陌生,你是我的哪门子故人?”苟富贵横眉立目,依旧警惕。
“瞧你那胆小的怂样儿,进来不就知道了?”洞府内的声音依旧淡然。
“胆小?”苟富贵心中冷哼一声,看似波澜不惊,实则内心依旧警惕,谨慎的迈进了洞府。
他并不怕有仇人找上门来,因为自己除了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郑少天外,并无其他仇人!
“你是何人?”苟富贵看着坐在玉椅上,身穿敛息寒纱的人,皱眉问道。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郑少歌面带笑容,语气平淡,似有反客为主的意思:
“先坐下来聊聊。”
满腹疑云的苟富贵,依言坐在了郑少歌对面,沉声道:“现在本长老可以一睹道友的真面目了吗?”
“不急不急,老夫问你一件事,你回答了,我们在坦诚相见。”
郑少歌慢条斯理的语气,对于苟富贵而言,就是一种煎熬。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但又不知道对方的深浅,也不知是敌是友,不敢贸然出手!
“你说。”苟富贵面色愠怒。
郑少歌声音沙哑道:“一年多前的子时,你杀郑少歌之事,是你一人所为,还是有人和你商议后的结果?”
“嗖!”
苟富贵闻言,顿时脸色大变,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直接从玉椅上蹦了起来。
右臂一挥,施展了隔音结界!
“你究竟是何人!?”苟富贵大吼一声,右手一翻,一柄中品宝器飞剑出现在手,剑指郑少歌,质问道:
“你再不说,休怪本长老对你不客气!”
“呵呵呵,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便如你所愿?”
郑少歌抬手掀起敛息寒纱,英俊的面庞极度扭曲,宛如厉鬼般死死的盯着苟富贵!
“你……你这个小杂种居然没死!”苟富贵瞪大了眼睛,双目赤红,凶相毕露:
“小杂碎,一年多前,若非本长老大意,怎么可能被你伤到?”
“断臂之仇,失指之痛,今日本长老,要让你千百倍偿还!”
“本长老绝不会给你,再施展宝符的机会!”
郑少歌有恃无恐的坐在椅子上,像是玩弄猎物一般盯着苟富贵,冷笑道:
“我都已经来了,难道你还没想到,唐家豪、苟东西是我杀的?”
闻听此言,苟富贵老躯发抖,怒吼道:“我要杀了你!”
话音一落,苟富贵便挥剑,闪电般朝着郑少歌颈部斩去!
速度之快,郑少歌断然无法躲过!
“吼!”
可正当长剑即将斩中郑少歌颈部时,伴随着一道震彻洞府的虎啸声,一束金芒从郑少歌衣襟内迸射而出!
“咔嚓!”
诛天神虎右翼化作一道,无坚不摧的金色闪电,瞬间削断了劈向郑少歌的中品宝器飞剑!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
苟富贵见宝器飞剑一分为二,惊悚呐喊中,他只捕捉到一束金光,从眼前划过。
旋即就感到持断剑的右手腕上,传来一股剧痛!
“不!啊……”
他低头间,但见自己持断剑的右手,飞离了手腕,一股股血液,从断腕内喷涌而出!
“吼!”
麻雀般大小的诛天神虎,挥舞着双翼,悬浮于郑少歌面前,一双金色瞳孔中,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凶光。
盯着苟富贵,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
郑少歌依旧端坐在玉椅上,自始至终连眼睛都未眨一下。
他看着惊恐万分的苟富贵,眼神依旧透着残忍的意味。
苟富贵看着眼前的小不点,感受到那股三阶生长期的妖兽气息。
再联想到妖虎方才断自己一臂的速度,令他感到深深地绝望与恐惧!
那速度至少比自己快了三倍不止!
三倍之下,自己根本没有时间施展出最强的功法!
事实也的确如此,诛天神虎的速度,足以媲美炼灵境大圆满修士的速度!
只是炼灵境六重的苟富贵,此刻就如同面对一名炼灵境大圆满的敌人!
且还是双翼坚硬程度,瞬间可斩断中品宝器的敌人!
“老东西,你倒是逃啊!看看以你的速度,能不能逃出洞府!”郑少歌阴恻恻道。
“郑……郑少天……”苟富贵被诛天神虎,盯得毛骨悚然,颤声道:
“你饶了我吧,毕竟你没死不是吗!只要你饶了我,你说,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小金,给我断他一腿!”郑少歌冷哼道。
诛天神虎瞬间消失,只见金芒带着一股飚射的血液,划过苟富贵右膝。
下一瞬,已化成一尺大小的诛天神虎,又悬浮于郑少歌身前。
而这时,苟富贵血液洒落的断腿,才掉落在地上。
诛天神虎的速度,让苟富贵惊恐到了极点!
他真的很想逃!
可是逃不掉!
自己根本没有一边出手,一边逃跑的能力!
“啊……”
惨叫声激荡于偌大的洞府中,苟富贵单腿独立在洞府中,目光祈求的看着郑少歌,惊恐求饶道:
“郑少天,求求你饶了我吧,只要你饶了我,我就告诉你幕后主使是谁……求你了!”
郑少歌眼神中弥漫着嗜血的光芒,淡淡道:
“长夜漫漫,老子有的是时间陪你玩。既然你要求我,那你就应该有求人的觉悟。给老子跪下!”
“好好好,我跪……”苟富贵左腿弯曲,正欲下跪时,浑身灵力骤然喷薄而出,身体极速朝着洞府外弹跳而去!
与此同时,一艘上品宝器飞舟,自乾坤戒中一闪而出,化为三丈大小。
“嗖!”
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下,苟富贵窜上了飞舟,一边驾驭灵飞舟朝洞府外疾驰而去,一边嘶吼道:
“救命啊……郑少天要杀我啊!”
苟富贵的想法很简单,以飞舟的速度,自己在喊出话时,自己已经驾驭飞舟逃出了洞府,那么求救声,足以响彻方圆千里!
让所有人知道,郑少歌没死。
说不定郑少歌大惊之下,会逃走!
然而令他惊恐的事情发生了,就在飞舟即将射出洞府的刹那,居然停止了飞行!
“吼!”
一道充斥着愤怒的虎啸,带起一股狂风自身后呼啸而来!
苟富贵惶恐之中猛然回头,看到了无比恐惧的一幕,瑟瑟发抖道:“这……这……究竟是什么妖兽?”
却是诛天神虎体型已经暴涨至十丈之巨,张开血盆大口,咬住了飞舟尾端。
强有力的四肢踏地,使得飞舟动弹不得!
“吼!”
诛天神虎脑袋一甩,飞舟朝着后方洞府飞去。
“嗖!”
苟富贵已经顾不上多想,祭出飞剑,趴在飞剑上射出了洞府!
“嗡!”
洞府空间震颤中,诛天神虎松开飞舟,狂暴的冲出洞府,化为一道硕大的金色光芒。
朝着已经御剑攀升至三十丈高的苟富贵,冲天而起!
“去死!”
苟富贵趴在飞剑上,左手朝着转眼及至的诛天神虎,猛然隔空推出一掌。
顿时,虚空中褐色土之力弥漫,幻化出一座高达三百丈的山峰,朝着诛天神虎狂暴的碾压而下!
诛天神虎对此视若无睹,骤然之间,体型暴涨至百丈,挥舞着长达百丈的右翼,迅猛地抽在了山峰上!
“轰隆隆……”
山峰顷刻间崩碎,诛天神虎在满天坠落的碎石中,呼啸而过。
挥舞着房屋大小的虎爪,狂暴地抽向趴在飞剑上的苟富贵!
“不!”
苟富贵拼命的催动着飞剑,虽然躲过了头颅被抽爆的厄运,但他腰部以下,皆被虎爪抽的爆碎开来!
血液中夹杂着碎肉,朝着虚空洒落……
“砰!”
尘土飞扬中,峰巅微微震颤,失去下半身的苟富贵,狠狠地砸落在峰巅上!
“救……”
苟富贵的呼救声,戛然而止,却是郑少歌出现在他面前,一脚踩在他脖子上,将喉结深深地踩入颈部内!
令苟富贵发不出半点声音!
“扑哧!”
血液染红了积雪,郑少歌挥剑斩断了苟富贵的左臂!
巨大的痛苦,使得苟富贵眼珠暴凸,布满了血丝的眼睛中,透露着哀求之色。
“嗡!”
郑少歌右臂一挥,顿时,方圆百丈内空间微微一颤,施展了隔音结界。
“若非当初老子带着宝符,早就被你杀死在时空宝塔内了!”
“因为你这个狗东西,老子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伤,险些丧命。
今日老子也让你尝尝,全身只剩下骨头的滋味!”
话音方落,郑少歌右脚依旧踩着苟富贵的咽喉,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咻咻咻……”
霎时,一道道灵力自郑少歌眉心内喷涌而出,在雪空中化成了成千上万柄灵力刀刃。
犹如一群金色游鱼,笼罩着苟富贵!
身为内门丹脉的三长老,苟富贵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死!
他望着头顶上空盘旋着的灵力刀刃,目光中充满了深深地哀求之色。
人越老越怕死,用在苟富贵身上,一点都不为过!
苟富贵嘴唇蠕动,尽管无法出声,可从他口型便能判断出,“不要杀我,我告诉你幕后主使是谁。”
“老东西,很遗憾,我想知道的,待会儿我自己会问。”
郑少歌冷笑不已,嘴角微扬,一念之间,一道道灵力刀刃朝苟富贵一涌而下!
“扑哧、扑哧……”
血肉横飞,鲜血洒落,当灵力刀刃化为无形时,苟富贵脸上、胸膛上与曾经的郑少歌一样,几乎只剩下骨骼。
苟富贵发出微弱的呼吸,愤怒而绝望的眼神,逐渐黯然下来,已经奄奄一息。
神罚大陆世人皆知,肉身越强,灵魂越强。
同样,肉身遭受重创,灵魂也会衰弱。
如今郑少歌的灵魂强大程度,可媲美炼灵境三重,在施展洪荒圣神之下,足以控制此刻的苟富贵。
夜空下,郑少歌双瞳闪烁着深邃妖异的紫芒,俯视着脚下的苟富贵,不容反驳道:
“是谁让你杀我的?”
说着,郑少歌踩着苟富贵喉结的右脚,抬了起来。
“是……火云。”苟富贵神色木讷的喘息着,断断续续道。
“我再问你。”郑少歌杀意凛然道:“你是如何得知我当时,在234号中品时空宝塔内修炼的?”
“是孔祥告诉我的。”苟富贵奄奄一息道。
“孔祥是谁?”郑少歌眉头一挑。
“就是当时看守收费殿的执事。”苟富贵虚弱道。
“他的仙山在哪里?”郑少歌又问道。
“孔祥……已经死了,在当初那场风暴中,尸骨无……”苟富贵的声音突兀中断,气绝身亡了。
“孔祥,算他死得快!”郑少歌冷哼一声。
操控洪荒至尊火焰,将自己和诛天神虎,残留在峰巅上与洞府内的气息焚烧成虚无。
旋即驾驭诛天神虎,朝着四万里外的火云仙山赶去!
寒风凛冽,暴雪肆虐着天地。
大半个时辰后,郑少歌犹如鬼魅从天而降,探出右手,五指弹动间,一缕缕灵力划过低空,射入了洞府。
刹那间,空间一阵波动,破除了洞府内的禁制!
“小金,进去,以最快的速度杀死里面的人!”
郑少歌一声令下,诛天神虎窜出敛息寒纱,体型暴涨间,化作一道金色光柱,射入了洞府之中。
下一瞬,高达五丈的诛天神虎,从洞府中探出头颅,对着郑少歌摇了摇头。
“不在吗?那老子就在里面等你回来!”郑少歌皱了皱眉,闪身掠进了洞府中……
然而,直到天亮,也不见火云的踪影。
就这样,郑少歌足足等了三日,依旧未见火云回来。
深夜,郑少歌潜入了卢武门下一名弟子洞府内,通过洪荒圣瞳控制那弟子后,询问得知。
火云三日前就前往仙门了,去时让门下执事,通知所有弟子,短期内不会回来……
“既然如此,那就暂且先返回暮芸仙山,火云、还有秋铁锤,就让你们多活一段时间!”
郑少歌打定主意后,驾驭诛天神虎,仅半个时辰,便返回了暮芸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