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人生何处不春天

0547 佛跳墙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服务员见刘易和娟娟竟然敢点这么贵的菜,而且即使娟娟,虽然看起来个子长起来了,但说到底,终归还只是一个学生。她担心这些人并不知道这道菜的价格,回头找自己的麻烦,便又试探地核实了一下:
“……就这两个,想好了?”
这时,坐在一旁的刘春江看着刘易和娟娟,心里暗暗地想:
刘易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他这么小,过去家里又很有钱,所以,大手大脚惯了,对金钱根本就没有概念,可他是自己的孩子,出口便点这么贵的菜,这不是让赵田刚下不了台吗?就算是赵田刚现在很有钱,不在乎,但那是另外一回事,作为客人,哪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娟娟虽然说起来也算是自己的女儿,可毕竟是养女,更何况人家的亲生父母都在这里坐着,轮不到自己多说什么,于是,刘春江便淡淡地对服务员说道:
“把那个什么佛跳墙取了吧。小孩子的话,不能当真。”
刘易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他一听刘春江居然偏偏把自己点的佛跳墙这道菜给划了,顿时脸上气的通红:他看来,这显然是由于自己那天当面顶撞了他,所以才会在这里故意报复,于是,便大叫了起来:
“——去掉?凭什么?又不是花你的钱,人家请客的人还没有说话呢,你又算老几?再说,娟娟姐点的菜为何不去掉?”
“……我算老几?嘿嘿,你这个小子……”
长这么大,在刘春江的印象里,他几乎还从来没有被哪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当面顶撞过呢。他被自己这个傻儿子的话噎的哭笑不得,笑了一下,“我是你父亲,当然要管你!”
“听……听见了没有,刘易,他......他要给你当......当爹!这是好事啊,你赶紧叫一声吧。哈哈哈哈……”
我们知道,由于赵田刚那一次在薛柯枚家里喝醉了,半夜醒来的时候,曾经偷偷拉开抽屉,见过黑色皮包里面杨子琪留下的有关资料,并且还特意把那些东西用手机拍下,请人翻译出来,所以,他当然知道,刘易确实就是刘春江和杨子琪生下的孩子。
可是,赵田刚虽然知道刘春江是刘易的亲生父亲,但是,他更知道直到现在,却也一直没有相认:因为道理很简单,如果知道了就不会发生眼前的这些事情了,所以,赵田刚便故意用这种阴阳怪气的口气,摸着刘易的头,对刘易说道。
刘易当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他只是用一般人的眼光,来理解这句话:既然薛柯枚现在算是自己的薛妈妈,算是养母,那么,从这层意义上说,作为薛妈妈的丈夫,眼前的这个人当然也算是自己的养父了。
但是,这毕竟只是养父啊,说到底,那只是后的呀……
想到这里,刘易用一种轻蔑的眼神,看了刘春江一眼,说道:
“——爹?哼,自作多情,还真把自己当颗葱了?好,就算是管,那为何不管娟娟姐点的菜?你不也算是她的爹吗?”
“你——”
顿时,刘春江气的霎时间感到浑身上下,从里面凉到了外面,什么话也说不上来。
薛柯枚也气急了:
别说刘春江确确实实就是他爹,就算是对待继父,甚至对待一个长辈,说话也不能这样没大没小。她火冒三丈,立即呵斥道:
“刘易,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说话呢?不许你这么无理!”说完,扬起一只胳膊,做出一副要狠狠教训他的架势,想吓唬一下刘易。
刘易长这么大,包括他的妈妈杨子琪在内,还从来没有那个人对他这样瞪眼睛呢,更别说是要打他了……眼见他的这位薛妈妈会因为这样一句话而发怒,他两眼惊恐地看着她,一时不知所措。
坐在一旁的柳莺莺,急忙用手拉住薛柯枚,“.....柯枚,消消气,千万别动手。有什么话慢慢说。”
娟娟也以为妈妈真的要下手打刘易呢,她赶紧用两个手臂护住他。
苏秀玲也站起身来:“柯枚,冷静点。他还是个孩子,别跟孩子一般见识。”
赵田刚也跟着劝阻起来:
“……柯枚,你怎么能跟他......他计较起来?平时看你不是很冷静呀?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孩子嘛,行了,佛跳墙不能撤掉,还要端上来。”
就在众人纷纷劝阻薛柯枚的时候,刘春江也逐渐冷静下来,他已经意识到,由于在杨子琪的心里,这个孩子就是她的命根,而且自小就缺乏父爱,再加上家里又很有钱,所以,十年来,不用说,杨子琪对这个孩子一定很溺爱,所以才娇生惯养,百依百顺,要什么给什么,导致今天这个状况。
况且,由于刘易一来毕竟不知道自己是他的亲生父亲,二来他当然不知道娟娟和自己的这种复杂的关系,所以,也难怪他对自己的偏向有所不满。这样一想,虽然说出来的话显得很没有礼貌,但细细一想,责任也不能完全怪他。
想到这里,刘春江也似乎有些想通了,他向薛柯枚摆了摆手:
“柯枚,不要为难他。有什么话回家再慢慢说。”
薛柯枚看着孩子惊恐的眼神,她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了杨子琪当初委托她的情景,其实这个孩子的命很苦,想到这里,便也心软了。于是,她一下子用手紧紧地把刘易搂在怀里,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站在一边的服务员,见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竟然引出这么大的麻烦,她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显得有些尴尬。
过了一会儿,房间内总算是静了下来。但是,被刚才的这件事这么一搅,大家谁还有心情点菜?
没有办法,后面的菜只好由赵田刚自己来点了。由于他现在经常在这里招待客人,所以对这里的菜很熟,于是,连菜谱也不看,便摆出一副大老板的架势,肚子一挺,口气很大,对服务员说道:
“剩下的菜,我也不费心思点……点了,反正就是你们这里的那几样拿......拿手菜,你就尽管看着往上端吧......”
看来赵田刚果真是这里的常客,就连服务员也知道他经常喜欢点什么菜。于是,眨眼之间,便点了十几个菜,之后,对这些人说了一遍。
赵田刚半闭着眼睛,坐在那里一副似听非听的样子,之后,这才睁开双眼征求着大家的意见:
“……大家看看怎......怎么样?没意见?那就先上这些吧,想吃什么或者不够咱们还可以再要,”说完,他用食指和拇指合成了一个圆圈,剩下的三只手指头往外一展,对着服务员做了一个手势:
“O……OK!”
“那……各位看要喝什么酒?”
“……这还用问?当然还是上……上茅......茅台!另外再上几……几瓶饮料,什么饮料你就看着上吧。”赵田刚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服务员当然喜欢赵田刚这样豪放爽快的人,因为她既省事又可以拿提成。
菜端上来了。
为了缓和刚才的关系,服务员每次端上一道菜,待菜转过跟前的时候,薛柯枚都给刘易的碗里夹上点。
“……尝尝这个吧。”
刘易看也不看,显然,他还是在生刚才的气。
刘春江看在眼里,他心里暗暗地想,这也真难为薛柯枚了。她作为一个后妈,对刘易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看来,怎样教育孩子,以后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这一回,果真是味道鲜美的福建名菜佛跳墙端上来了。
看着佛跳墙,也许是为了安慰刘易,本来,按道理,这盘菜应该是由张永强来先尝尝,但是他特意又把这道菜转到了刘易的眼前,说道:
“刘易,吃吧,这就是你点的佛跳墙。”
刘易依然只是耷拉着两个眼睛,并不动筷子。而且,眼前虽然已经摆上了这么多菜了,他一口也没有动过,仍然只是噘着嘴在那里赌气。
这时,娟娟见妈妈劝不动他,便也主动替刘易夹了一块,并好言好语地劝说着,“来,吃吧,你尝尝。”说着,放进了他的碗里。
“真没有想到,这孩子惯得有些不成样子了。”
看着刘易坐在那里使着小性子,薛柯枚心里当然也吃不在心上,可是她又没有别的办法,不由得用埋怨的目光,偷偷别了刘春江一眼。那眼神分明是在说,看:这都是你惹出来的祸!
其实,自从薛柯枚回国,刘春江仍然还是在党校学习,每天并不回家。只是今天早晨去母亲那里接刘易参加葬礼的时候,妈妈和她说了几句,说就在前几天,刘春江曾经来看过他们一家人,并且还和孩子发生了一些误会。
薛柯枚听了,以为刘春江去看望父母,这只是记忆恢复之后,看望一下两个老人,当然顺便也看望一下刘易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因为在她看来,刘春江也许还并不知道,这个刘易,正是他自己与杨子琪生下来的儿子呢。
至于刘春江和刘易产生的那场误会,薛柯枚并没有当回事,因为在她看来,刘春江本来就不应该随便进入刘易的房间换衣服。
通过今天所发生的这件事,薛柯枚意识到,现在看来,在教育孩子这方面上,杨子琪和自己确实有些问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