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213章:那个男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飞行器上并不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尤其是对于封廷寒这样的身份而言。
“跟我来。”巫泠鸢拉着封廷寒往外走。
李秘书和阿伦正面面相觑,见此情况也不知道要不要追。
“跟上。”巫泠鸢回头对着李秘书和阿伦说了一句。
李秘书直觉不是什么好事,表情忐忑地跟着阿伦一起朝前走。
“知道要去哪儿吗?”李秘书问阿伦。
阿伦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是没有说出来。
果不其然,巫泠鸢把上将和李秘书带到了他们的秘密基地。
这个地方是可以随便透露给上将的吗?
阿伦不理解,但是大为震惊。
老大这是打算把自己的最后一条退路都告诉上将吗?
“随便坐。”巫泠鸢对李秘书说。
李秘书面对着基地里数十台正在工作的电脑,以及满屋子乱蹦的机器人傻了眼,最后还是阿伦拿来一张凳子,放在他跟前儿。
李秘书刚打算坐下,就听见巫泠鸢对封廷寒说:“放走赫连月笙的人是你,这就是我瞒着你的原因。”
李秘书一屁股坐空,在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阿伦就知道会是这样,直接把李秘书从地上提溜起来,然后将人摁在椅子上,说:“坐好。”
看样子接下来老大还有很多事情要宣布。
封廷寒轻笑了一声,摆明了不信。
“老婆别开玩笑……”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巫泠鸢在键盘上随便敲了几下,那天晚上封廷寒放走赫连月笙的画面骤然出现在眼前。
事实胜于雄辩,封廷寒皱着眉头看完,发现李秘书的表情并不惊讶,这才恍然大悟。
“所以近日你和李秘书走得近,就是因为这个?”封廷问。
巫泠鸢说:“你的关注点能不能不要这么偏?”
封廷寒垂眸看向巫泠鸢,“视频里的人不是我。”
“我知道。”
巫泠鸢没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聊,而是说:“我还知道,对法斯莉娅开枪的人是赫连月笙,当时是我第一时间报的警,就在李秘书的家里。”
李秘书感受到上将有如实质的眼神,心虚得完全不敢开口。
巫泠鸢说:“你别瞪他了,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
李秘书岂能让少夫人自己背黑锅,鼓起勇气站出来说:“报告上将,是我违背军令……”
“别打岔。”巫泠鸢打断李秘书承担责任的话,把自己这段时间以来背着封廷寒做的所有事情逗和盘托出,包括自己之前派阿伦去盯着法斯莉娅,还有安排小九去看着巫雨柔这些细节。
“你如果想知道,派人一查便知,”巫泠鸢看着封廷寒说,“我知道你没查。”
封廷寒确实想过调查巫泠鸢,但他相信,老婆绝对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有的事情一旦迈出了第一步,就再也回不去了,尤其是夫妻之间尤其薄弱的信任感。
巫泠鸢早知道有这样的一天,目光温和地看着封廷寒,“你呢?除了生病这件事,还有什么瞒着我吗?”
封廷寒想说“没有”,但是突然听到了巫泠鸢的心声。
他有专门针对巫泠鸢的读心术,这是能说的吗?
“你们先出去。”封廷寒对李秘书和阿伦说。
阿伦不放心巫泠鸢,群看到后者点了点头。
于是整个基地就只剩下夫妻二人。
“说吧。”巫泠鸢摆好侧耳倾听的姿势,等着封廷寒交代。
狗男人不会真有什么东西瞒着她吧?巫泠鸢心想。
紧接着封廷寒开口,一字不漏地重复了一遍她的想法:“狗男人不会真有什么东西瞒着我吧?”
巫泠鸢大吃一惊,他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封廷寒再次准确无误地说出巫泠鸢的心声:“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巫泠鸢:!!
这也太邪门了!!
封廷寒:“这也太邪门了。”
巫泠鸢条件反射地捂住自己的嘴,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些话又不是从自己的嘴巴里说出去的,这可是她的心声!!
难道他会读心术?
巫泠鸢脑海里刚刚划过这个想法,便听见封廷寒说:“是的。”
“是什么?”巫泠鸢迷迷糊糊地问。
“我有读心术,”封廷寒如实交代,“自从上次被雷劈过之后,我就时不时可以听到你的想法。”
巫泠鸢石化在原地,不可能,这不科学!一定是自己再做梦!
“你没有做梦。”封廷寒直接打破了巫泠鸢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
过去这大半年里所有的匪夷所思一瞬间仿佛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巫泠鸢看着封廷寒,大脑一片空白。
封廷寒想着是该坦白,但是没想到会把人吓成这样。
“老婆?”他轻轻碰了一下巫泠鸢的脸。
对方推开他的手,说:“让我冷静冷静。”
现在不仅仅是丢人现眼的事儿!
“是一直都能听见吗?”巫泠鸢问得没头没脑。
好在封廷寒我凭借着最近培养出来的默契,明白了她想问什么。
“白天的时候只要在我面前就能听到,但是不在身边就听不到。傍晚六点之后,即使不在身边也能听见,除非产生肢体接触。后来你跑去兰占国,就变得时灵时不灵。回来以后又恢复了这个规律。”
巫泠鸢心想,那他岂不是知道自己有乌鸦嘴这个技能?
封廷寒回:“我知道,而且知道你想害得我半身不遂,然后继承我的遗产。”
巫泠鸢:……
伸手捂住男人的嘴,巫泠鸢说:“我没有付诸行动!”
封廷寒眼底带着揶揄的笑,显然对现在的她很放心。
尴尬得想要挖个地洞钻进去的巫泠鸢只能破罐子破摔,气得松开男人的嘴巴,背过身去。
封廷寒走过去想要哄老婆,却听见她心里想着——难怪那个男人说要是能听见我的心声就好了。
巫泠鸢脑海里刚冒出这个想法,就意识到封廷寒能听到她的心声,猛的转身一看,封廷寒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那一瞬间,巫泠鸢头脑里一片空白,终于什么都没想了。
与此同时,封廷寒冷着脸开口,“那个男人?是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