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205章:已故多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张教授刚躺下不久,突然接到总统府的通知,让他立刻过去一趟。
去总统府的路上,他如坐针毡,横竖想不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司机安慰他,“您别着急,说不定是总统府有贵人身体抱恙……”
“那哪轮得到我出诊?”总统府有专用的家庭医生,小毛病用不着他,大毛病就直接把人送到军区总医院去了。
张教授左思右想,总统夫人深夜召见自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今天下午他和上将见面的事情被总统夫人知晓了。
果不其然,他前脚刚到总统府,就收到了上将发来的的短信,让他在总统夫人面前不要有任何隐瞒。
张教授和总统府的管家有几分交情,被对方带去会客厅的路上打听了几句,得知上将今天晚上来过总统府,霎时什么都懂了。
上将定是已经将自己的病情告诉了总统夫人。
张教授猜得很准,吕清叫他来的确是为了此事。
她已经哭过好几回了,眼眶酸涩,眼尾泛红,见着张教授,立刻开门见山地追问封廷寒的病情。
张教授说:“上将所患之症属实罕见,我从医四十来年,也只见过一个类似病例,是克里国的一名男子。”
总统夫人问:“那人怎么样了?”
“已故多年。”
张教授知道这个消息对于总统和总统夫人来说太过残忍,但他还是不得不说:“那位患者的症状和上将一样,起因是受了重伤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抢救回来之后,就开始出现幻听。起初是总能听到加害者曾经说过的话,医生都以为是创伤后应激障碍,所以按照精神方面的疾病治疗,结果后来幻听就变成了时不时能在脑子里听到加害者和他对话,而且经常出现解离症状。这和普通的解离症又不是完全一样,除了有自我认同混乱,自我认同改变,失现实感,失自我感,失忆等症状,生理机能也发生了严重的改变。”
总统夫人越听越觉得心凉,眼眶红肿得又要掉眼泪。
还是总统相对冷静,对着张教授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张教授接收到指令,继续道:“之前那个患者中期出现了多重人格障碍,主人格和次人格反复取得个体的意识及与他人、环境的交流功能的执行控制权,并且……都试图杀死对方。”
总统夫人迷茫的脸色在听到“杀死对方”这四个字时,终于聚焦在张教授脸上,“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吗?”
“我们联合了心理科和精神科进行专家会诊,起初是按照多重人格进行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后来才发现,患者本身意识产生偏差,认为自己患上了肺癌,每天都会经历癌痛,这种痛主要体现在主人格身上,且用任何药物都无法医治。”
“所以他本身没有患癌?”总统问。
张教授点头:“患者产生癌痛反应的时候并未患癌,可是这种症状持续了半年后,患者确实发生了器质性病变,而且病灶就在肺癌上。”
总统夫人终于打起精神,窝在总统怀里,说:“阿寒说……他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张教授压力极大,硬着头皮回答:“那个患者从第一次产生幻听直到死亡,总共只坚持了六个月不到。”
六个月,对于现在的封廷寒来说,甚至等不到巫泠鸢肚子里的孩子出生。
这对总统夫人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噩耗。
总统也想说点安慰老婆的话,可是生病的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还是自己引以为傲的战神儿子。
话到了嘴边,竟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他心情复杂地看着张教授:“没有例外吗?”
张教授道:“可参考的病例实在太少,唯一的那个患者,详细的治疗资料还在克里国,我没资格调取。”
“如果能知道那位患者的详细治疗过程,会对上将的病情有所帮助吗?”总统夫人问。
张教授点头,“这是肯定的,就是……”
张教授欲言又止,其实他不说大家也都知道,克里国的国王本来和上将就不对付,怕是这世上最希望上将早日登仙的人,要想让他主动配合的拿出这份资料,还不如直接扛着武器上门去抢。
送走张教授后,总统夫人立刻给儿子打了个电话,对方估计是不方便接听,按下挂断键后,回复了一条信息:【什么事?】
吕清:【张教授说,如果拿到克里国的病例,会对你的病情大有帮助。】
封廷寒:【不用担心,我会派人过去取。】
既然儿子已经这么说了,吕清相信他肯定心里有数。
“和谁聊天这么专注?”巫泠鸢洗完澡出来,裹着一件黑色的真丝睡袍。
暗沉的颜色衬得她肤如凝脂,若不是小腹有微微的凸起,任谁都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孕妇。
“母亲问我们安全到家了没。”封廷寒说。
巫泠鸢点点头,在他身边坐下,“晚上吃饭的时候,妈妈提议让我去总统府住一段时间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怕你跟着我吃不好,所以想亲自照料你的饮食起居。”
封廷寒说出一早就想好的借口,不料巫泠鸢压根不信。
“上将府的厨子和营养师都是总统府派过来的,我住这儿和住过去有什么区别?”
“近日父亲给我派了不少公事……”
“我不是需要你时时刻刻看管着的小孩子,又独立生活的能力,即使是你公事繁忙,我也能照顾好自己。所以,我不可能去总统府住。”
“那我让妈……”
“你也别想让妈过来照顾我。”巫泠鸢干脆利落地打断封廷寒。封廷寒欲言又止,深邃的眼眸如海底一般,沉得连光都照不进去。
巫泠鸢知道他有事瞒着自己,主动起身坐在他的腿上,伸出胳膊环住他的脖子,“我只想要孩子的父亲陪在我身边,其他的谁都不想要。”
“可是……”
“没有可是,”巫泠鸢霸道地问,“你为什么总把我往外推?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