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202章:相同病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听说法斯莉娅选择性失忆,恰好忘记了自己怎么受伤的这个过程,而巫泠鸢又正好掌握了证据。
说来巧合,要不是巫泠鸢是暗影组织首领,封廷寒断然不会相信。
问题就在于,巫泠鸢应该一早就拿到了这段监控视频,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他,而是等剪辑好了以后再给他看。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因为不信任自己吗?
封廷寒若有所思,沉默了片刻才问:“帮法斯莉娅报警的人是你?”
巫泠鸢点头,知道封廷寒在疑惑什么,解释道:“这几日身体不太舒服,忙着忙着就忘了跟你说这件事,今天看到法斯莉娅才突然想起来。”
如果不是封廷寒能清清楚楚听到她的心声,那这个借口他肯定就信了。
巫泠鸢接着说:“我刚刚看过法斯莉娅的胳膊,上面没有幽灵花的印记,所以她选择性失忆应该不是被虫族催眠了,很有可能是创伤后应激障碍。”
封廷寒说:“我回头让李秘书问问医生。”
巫泠鸢“嗯”了一声,指着手机上的监控视频说:“这个,你想办法透露给格鲁布上将吧。”
封廷寒心中原本有很多疑惑,可是看着老婆略显疲倦的神态,硬是一句都问不出口。
“我想去看一下轻轻,你要跟我一起吗?”巫泠鸢问。
封廷寒摇头,“我有事要问封吟浔,晚点过去接你。”
“是不是和你之前的体检报告有关?”巫泠鸢问。
封廷寒想了想,怕她担心,最终还是决定瞒着她,“是有关家庭聚会的事。”
巫泠鸢又不是傻子,知道她在骗自己,最终还是没有拆穿他,而是笑了笑,说:“好,我等你来接我。”
封吟浔在办公室恭候良久,终于等来了封廷寒,看他脸色不悦,转了转手中的钢笔,“怎么了小堂弟?我还没说你是个什么情况,你怎么先焦虑起来了?”
封廷寒憋得难受,急需一个人来排解自己的情绪,想到这个庸医还有心理咨询师的证书,于是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我要做心理咨询。”
“哈?”封吟浔吓得钢笔都掉了。
“心理医生对于患者倾诉的内容,必须严格保密对吧?”封廷寒问。
封吟浔不知道他要跟自己说什么秘密,但是……
“小堂弟,心理医生有就近回避原则,一般不接收关系亲密的人作为自己的患者,你不会不知道吧?”
封廷寒一个冷眼扫过去,仿佛在问“当我的心理医生还是去死,你选一个吧”。
封吟浔:“……OK,说出你的故事。”
这下封廷寒满意了,主动起身走向患者专用的太空舱沙发躺下,看到封吟浔没来,还露出严肃的表情,“你坐那么远?”
封吟浔:……好家伙还挺有仪式感,说个秘密还非得去治疗椅上躺着,看起来多多少少是有点那个大病。
“说吧,发生什么让您战神都想不通的事儿了?”
封廷寒剔除关键信息,说了一下巫泠鸢故意隐瞒自己的操作。
封吟浔还没想好怎么开解他,他就自顾自地说:“或许我老婆不是不信任我,而是已经习惯了遇到问题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解决。”
封吟浔:“……你说得对。”
“而且她现在不是已经选择告诉我这个消息了吗?说明她还是很信任我的,对吧?”
封吟浔:“……你说得很对。”
“所以我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责怪老婆,我应该努力给她更多的安全感,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封吟浔:“……你说得太对了!”就是显得我这个心理医生过分多余。
“就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封廷寒拧着眉,“你说,我老婆剪辑掉的那部分内容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藏着不给我看呢?”
封吟浔终于觉得自己这个心理医生有了用武之地,“她说自己剪辑掉了一部分内容?”
封廷寒险些穿帮,找补道:“这是我不小心听到的,她没有告诉我。”
封吟浔和封廷寒的想法一样,“既然她都已经把视频给你看了,为什么又要给剪辑过的版本呢?难道视频中还有比凶手是赫连月笙更重要的内容?”
封廷寒看傻子似的白了封吟浔一眼:“你是医生我是医生?你问我?”
封吟浔:……医生也不管推理的事儿好吧?!我又不是大侦探。
所幸封廷寒只是随口怼他一句,没有非要他说个所以然的意思。
“算了,谅你也想不到原因。”
封吟浔:……要不是打不过你,老子一定把你按在地上锤!!
“你在想什么?”封廷寒像是能读懂他的心声似的,问,“是不是想打我?”
封吟浔真诚地看着小堂弟,“怎么会呢,我稀罕你还来不及。”
封廷寒十分嫌弃地嗤了一声,“男人不要这么油腻。”
封吟浔捏紧了手中的笔记本,怕一个控制不住直接砸在小堂弟的脑门上。
“说正事吧……”封吟浔开口,话音未落,封廷寒有如实质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你是说我刚刚说的不是正事?”
封吟浔:……累了,毁灭吧!!
“老子是说来聊聊你的病情!”
封廷寒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仿佛再说“注意你的言辞”。
封吟浔想着自己的儿子还在上将府,瞬间语气变得柔和起来,“我中午组织了一个线上的专家会诊,都说没见过你这种情况,但是张教授说,他以前在克里国见过类似的症状。”
张教授是脑科教授,封廷寒被雷劈了以后就是他做的主治医生。
封廷寒对他了解不多,只知道他前妻是克里国人,当年张教授为了他的妻子曾经去克里国就职了一段时间,后来因为对方实在太强势,这段婚姻并没有维持多久。离婚后张教授才回到帝国,一步步凭着真才实学进了帝国军部。
封吟浔说:“我问了张教授,他说要见到患者本人才能确定是不是相同病例,所以你考虑一下,要不要见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