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189章:来晚了一步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巫泠鸢面无表情地关掉直播,懒得再管网上的洪水滔天,也懒得搭理正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封廷寒。
“老婆,我可以解释吗?”
直播间的网友们估计做梦都想不到,杀伐果决的上将在老婆面前会有这么卑微的一面。
巫泠鸢美眸一撩,“上将哥哥要解释什么呢?不是雨柔妹妹主动的吗?”
封廷寒:……虽然“上将哥哥”从老婆的嘴里叫出来很好听,但多多少少有点阴阳怪气。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封廷寒追进主卧室关上房门,为了避免老婆一怒之下逃跑不听他解释,干脆不要脸的先把人抱进怀里。
巫泠鸢不但没有挣扎的意思,反而搂住他的腰,“怎么了上将哥哥,搂这么紧是怕我跑出去找其他小哥哥吗?”
“你敢!!”某上将一着急,语气变得又急又重。
巫泠鸢轻笑了一声,“上将哥哥是在挑衅我吗?”
“不是、我……”
“我敢的哦~”巫泠鸢拿出手机,点开通讯录,找到09号,“听说小九腹肌、胸肌练得可好看啦!”
这是要当面给他戴绿帽子的节奏?
这还得了??
封廷寒眼疾手快,抢了巫泠鸢的手机藏在自己身后,“你已经结婚了,不可以这样!”
“就许上将哥哥看雨柔妹妹的香肩半露,不许我看小九的胸肌、腹肌吗?”巫泠鸢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满是委屈地盯着封廷寒,“上将哥哥好双标哦。”
“我没看她的肩膀,我看的是她的肩锁关节脱臼。还有,你不要再叫我上将哥哥了。”
巫泠鸢看他着急忙慌解释的模样忍不住想笑,却故意冷着脸问:“为什么呢?是因为我没有雨柔妹妹叫得好听吗?”
巫泠鸢认真反省,巫雨柔的声音是温柔之中带着小钩子,狐狸精一样软糯甜腻的声线,而自己则是阴阳怪气故意损人的叫法,自然不一样。
她是一个知错能改的人,当即学着巫雨柔娇滴滴的声音,掐着嗓子温柔地喊:“上将哥哥……唔……”
她话还没说完,嘴突然被男人严严实实捂住。
“别喊了!”封廷寒呼吸急促,看着女人的目光变得讳莫如深。
巫泠鸢想问为什么,奈何嘴被脑仁捂着,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狗男人也忒放肆了,居然敢捂她嘴!
怒火中烧的巫泠鸢抱住男人的脑袋使劲儿一按,同时提起膝盖准备给男人的腹部猛烈一击。
男人像是早有预料,及时伸手抵住她的膝盖。本能地想往后推,但是考虑到她怀有身孕,最后只能松开捂住她嘴巴的那只手,自己往后退了好几步。
巫泠鸢骂人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却瞥见男人的某处正反应明显。
巫泠鸢:……不是吧?喊一声“上将哥哥”就能变成这样?狗男人这是天赋异禀还是性l癖奇特啊?!
“你认真的吗?”巫泠鸢撇开视线,喉咙有点干。
封廷寒哑着嗓子说:“控制了,控制不住。我的自控力今天好像离家出走了。”
巫泠鸢红着脸:“医生说孕早期不可以……”
“我知道,”封廷寒急着说,“我没想那种事。”
“那你还……”
“它想,”封廷寒指着反应剧烈的某处,“我们可能貌合神离。”
狗男人一本正经解释的模样像一只害怕被人遗弃的大型犬,巫泠鸢本来就没生气,现在更是一点都气不起来了,小声说:“那你跟它打个商量,让它赶紧睡觉,或者我帮你……”
“不可以!”封廷寒严肃拒绝,“不可以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他像个道德小标兵一样,挺直了身板说:“我自己解决,老婆你去睡觉吧,不用管我!”
巫泠鸢本来想用手帮他的,既然他如此坚决,那——也行。
听到巫泠鸢心声的封廷寒:……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老婆~”
“干什么?”巫泠鸢已经坐在了床边,发了个哈欠,看起来一副很累很想立刻睡觉的样子。
封廷寒:“……没事,老婆晚安。”
“晚安。”巫泠鸢冲封廷寒招招手。
封廷寒乖乖地走过去,俯下身子听巫泠鸢说话。后者贴着他的耳朵,轻轻叫了一声“老公”。
封廷寒头都不敢回,以冲锋陷阵的速度跑进了浴室,生怕晚一秒都会控制不住自己。
巫泠鸢躺在床上登录星网,先看了一下诺亚的直播回放。
经历了“喝水被水呛,出门被车撞,骑马被马踢,下雨被雷劈”这一系列惨痛教训后,诺亚终于相信了“天命不可违”这五个字,决定直播去赫莲娜女神雕像面前忏悔。
赫莲娜女神虽然只是一个神话人物,但是却是克里国的精神支柱,所有子民都是她的信徒。
克里国皇宫里面有一座超大的赫莲娜女神雕像,诺亚就是准备在星网上直播在雕像面前祈福忏悔,希望能够结束这种倒霉的日子。
巫泠鸢今天开直播看热闹,顺便把巫雨柔的所作所为播了出去。
巫家人最要面子,当年为了巫家的面子,明明已经很嫌弃她这个买来的小野种了,却还要满口仁义道德的养着她,就为了给不知情的外人留下一个好印象。
如今巫雨柔名声尽毁,正个星网都在讨论她深夜勾引姐夫,作为巫洪贤和钱俪丽唯一的女儿,不仅巫雨柔会彻夜难眠,爱面子的夫妻俩估计也会崩溃,简直是一举两得。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巫泠鸢冷漠地看着和巫雨柔有关的恶评,等了半天也不见封廷寒出来,最后直接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身旁终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动静。
巫泠鸢感觉到有人在亲吻自己的脸颊,倏地睁开双眼,看到熟悉的男人,松了一口气:“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嘛呢?”
巫泠鸢推了一下封廷寒的肩膀,“你压的我喘不过气了,也不怕压着宝宝。”
月光透过薄纱窗帘照进屋内,巫泠鸢眼看着男人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幽深。
“你怀孕了?”封廷寒凌厉的凤眼自上而下,最后落在巫泠鸢微微凸起的小腹上,“可惜,我好像来晚了一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