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178章:离奇失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李秘书的体检报告为什么会由封吟浔亲自交给封廷寒,巫泠鸢想不明白,但是也没多想,只当是李秘书刚无罪释放,需要一份健康的体检报告才能复职。
“澄澄怎么知道封医生是你爸爸啊?”巫泠鸢和陶澄澄坐在沙发上,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红蛇果。
陶澄澄咬了一口,说:“妈咪太笨,把她用过的手机给我用了,隐藏相册里有她和爸爸的照片。”
他指着自己的小脸,“我和爸爸长得是不是很像?”
巫泠鸢点点头,何止是像,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干妈,”陶澄澄突然扭头,兴致盎然地看着她的肚子,“这里面有小宝宝了吗?”
巫泠鸢突然想起来,上次澄澄走的时候好像也问过她这个问题。
她脱了拖鞋,拿脚轻轻踹了一下坐在另外一张沙发上的封廷寒,“你还记得澄澄上次走之前说过的话吗?”
封廷寒问:“哪句?”
“你不记得了?”巫泠鸢若有所思地看着封廷寒。
天色已晚,两人又有肢体接触,封廷寒听不到巫泠鸢的心声,随口说:“澄澄走之前说了挺多话,你指的是哪方面的?”
巫泠鸢拍拍自己的小肚子。
封廷寒放下手头的事情,握着巫泠鸢的脚踝顺手揉起来,“你指的是澄澄问下次来能不能见到小宝宝的那句?”
“你还记得啊,”巫泠鸢说,“我还以为你忘了。”
“没忘。”
封廷寒锐利的眸子里藏着一丝不解,总觉得小骗子今天屡次三番的在试探自己的记忆,时不时地就会提到以前发生过的事情。
巫泠鸢看出封廷寒表情不对,自然地转移视线,回头看着陶澄澄说:“有哦,干吗肚子里现在有这么大一个小家伙。”
巫泠鸢用手指掐出30cm左右的长度,说:“再等几个月,小家伙就会跑出来和澄澄一起玩了。”
陶澄澄笑出一口大白牙,“是弟弟吗?”
“还不知道呢,”巫泠鸢好奇,“澄澄上次走的时候为什么会突然问干妈肚子里有没有小宝宝呀?”
“因为澄澄做梦梦见了。”
“这么神奇啊?”巫泠鸢掐着陶澄澄的小脸蛋,忍不住笑,“那你今天晚上帮干妈梦一下小宝宝长得更像干妈还是更像干爹好不好啊?”
“上次就梦到了呀,”陶澄澄一本正经地说,“像干爹,是个大英雄!”
如果说刚刚巫泠鸢还能稍微礼貌的信一下小朋友的神奇预知梦,那么现在,巫泠鸢是彻底不信了。小家伙摆明了就是崇拜狗男人!
“看看,”巫泠鸢戳了一下男人的肋骨,“你的小迷弟。”
封廷寒抓住女人造次的小爪爪,顺便拉到唇边亲了一下,“我梦见宝宝长得像你,漂亮又聪明。”
“净胡扯。”巫泠鸢打了个哈欠,自从怀孕后,瞌睡越来越多了。
陶澄澄小朋友吃完红蛇果,眼底终于出现一丝担忧,“干妈。”
“嗯?”
“妈妈现在会不会特别痛啊?”
“现在应该不会痛,因为麻药药效还没过……”
巫泠鸢话还没说完就被封廷寒打断了,哪有这么哄孩子的。
封廷寒揉揉陶澄澄的小脑袋,“做手术就是丢掉让妈妈痛的那一部分身体组织,等收拾做完了以后,妈妈就会好起来的。”
封廷寒顺手抱起小家伙,“干爹带你去睡觉好不好?”
陶澄澄点头,“可是干爹,澄澄不需要人陪着睡觉。”
“干爹带你去洗漱。”封廷寒抱着孩子去了客卧。
巫泠鸢看着男人的背影很是满意,心想狗男人还真有几分当爹的潜质。她窝在沙发里,正准备睡个囫囵觉,二楼传来封廷寒的声音,“去床上睡。”
“不要,”巫泠鸢抓了一张薄毯盖在身上,“你帮澄澄洗完澡下来抱我,我不想走路了。”
封廷寒只好无奈又宠溺的点点头。
巫泠鸢刚闭上眼睛不久,手机突然轻轻震动了几下,这是阿伦的特殊信号。
巫泠鸢瞬间清醒,拿着手机回信:【说。】
阿伦发来一段视频,巫泠鸢戴上耳机按下播放键。
耳机里传来法斯莉娅虚弱又嘶哑的声音:“我不记得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阿伦问:“是谁开枪打的你,你也不记得了吗?”
“嗯。”
“那你还记得我是谁吗?”阿伦说,“你见过我。”
法斯莉娅点点头,说:“记得,你是巫泠鸢的跟班。”
“那你怎么会忘记赫连月笙对你开枪?”
“什么?!你是说,开枪打我的人是赫连……不!不可能!她不是被关起来了吗??”法斯莉娅脸上的震惊无比真实,看起来没有一点表演痕迹。
巫泠鸢见过法斯莉娅说谎的样子,除非是她一夜之前打通了演技的任督二脉,否则不可能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真的没有撒谎。
阿伦沉默了一会儿,确实没料到会是这个走向。
法斯莉娅看着他突然沉默下来,颤抖着问:“你有证据证明是赫连她对我开的枪吗?”
阿伦没再继续审问法斯莉娅,觉得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有效信息,于是便把这段视频发给了巫泠鸢。
巫泠鸢把视频转给李秘书,偷摸给李秘书发了一条消息:【监控室那几个失忆的人,是不是也是这种情况?】
李秘书几分钟前刚给上将报告过具体情况,很快回复道:【情况比法斯莉娅小姐严重得多,他们不是失去了部分记忆,而是失去了全部记忆,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忘了。】
事情比巫泠鸢想象的更加严重,而且离奇。
巫泠鸢问李秘书:【或许,你有听说过什么能够让人瞬间失忆或者是选择性失忆的药物吗?】
李秘书回:【致人瞬间失忆的药物是有的,但是致人选择性失忆的药物闻所未闻。】
李秘书担忧地问:【上将怎么样?有异常情况吗?】
巫泠鸢:【目前还没有。对了,你的体检报告封医生送过来了。】
李秘书:【什么体检报告?我没体检啊。】
李秘书发过去之后才想起上将说过下午要去医院照封医生这事儿,赶紧撤回消息。
可惜为时已晚,巫泠鸢已经看到了。
她看着封廷寒落在沙发角落上的体检报告,目光骤然深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