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174章:游街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联邦那边有个临时会议,走得急。”封廷寒隐瞒自己去医院的事情是怕巫泠鸢担心,这个借口听起来勉强可信。
巫泠鸢果真没有继续追问。
“监控那边多半是指望不上了,”巫泠鸢目不转睛地盯着封廷寒,“你觉得谁最有可能是嫌疑人?”
“破案不能靠猜测。”封廷寒一如既往的正经,从话语中找不出一丝破绽。
巫泠鸢嫌弃的瞥了他一眼,“只是让你随便猜一下而已,这么认真干吗?有没有执法记录仪在拍摄,我就算猜测是你,也没人会知道的。”
封廷寒点头,“那我也猜是你。”
巫泠鸢:??
狗男人这是贼喊抓贼吗?
封廷寒一时没反应过来刚刚那句话是巫泠鸢的心声,脱口而出:“贼喊抓贼是什么意思?”
巫泠鸢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做完了这个动作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我刚刚貌似没说话吧?”
封廷寒如临大敌却不得不故作冷静,“你捂嘴干什么?”
“我……随便捂一下,怎么了?”巫泠鸢理不直气也壮。
封廷寒说:“没什么,你想捂就捂吧。车来了!”
车来得正是时候,封廷寒如释重负。
巫泠鸢又何尝不是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一个不想解释“贼喊捉贼”是什么意思,一个不敢告诉对方自己有读心术
心思各异的两个人此时反而默契十足,纷纷选择略过刚刚那个话题。
车厢内陷入诡异的沉默,搞得坐在副驾驶的李恒相当忐忑。
他偷偷给堂哥李秘书发了一条信息:【上任第一天就亲眼目睹上司黑脸,请问距离被开除还远吗?】
李秘书:【发生什么事了?】
李恒:【上将和少夫人坐在同一辆车的时候,但是完全零交流!以前也是这样吗?】
李秘书:【以前不是的。】
李恒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李秘书突然又发来一条:【以前上将和少夫人压根就不会坐同一辆车。】
李恒:【……】
“李队长和谁聊天呢?”巫泠鸢随口问,只是为了找个理由活跃车内气氛。
李恒是个实心眼,以为巫泠鸢要查岗,视死如归地把手机递了过去。
“你干嘛?”巫泠鸢笑了一声,“我只对我老公的手机感兴趣,不想看你的隐私哦。”
她笑起来宛如风光霁月,雨后初晴,让原本就暗恋她的李恒忍不住心旌摇曳,傻呆呆的看着她忘了扭头

“好看吗?”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
李恒本能地点头:“好看。”
“我看你眼睛是不想要了。”封廷寒低八度的声音让车内的温度瞬间降低。
李恒回过神来,冷汗直流:“不是的上将、我刚刚……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巫泠鸢问,“我不好看的意思吗?”
“当然不是!!”
“那你到底是觉得我好看还是不好看啊?”巫泠鸢饶有兴致地说,“说实话哦,不然把你送去暗星搞团建。”
瑟瑟发抖的李恒只能实话实说:“好看,少夫人是整个银河系最好看的女人……”
封廷寒眼眸危险地眯起。
李恒灵机一动,接着说:“全星际只有上将和少夫人才是绝配!”
封廷寒唇角愉悦的勾起,最后这句话倒是勉强能听,“一会儿暗中跟着吧,别跟得太紧了。”
李恒连连点头,感觉自己像是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古街上年轻人居多,巫泠鸢和封廷寒这身装扮一点也不突兀,两人并肩走在街上,就像一对普普通通的小情侣。
只不过……
“别的情侣都牵手,我们是不是也该牵着走?”封廷寒问。
巫泠鸢伸出爪子,“牵。”
封廷寒一个指令一个动作,握住了女人柔若无骨的小手。
“你还记得第一次牵我的手是什么时候吗?”巫泠鸢突然问。
“记得,”封廷寒陷入回忆,“订婚当日。”
“那天我们没有牵手。”巫泠鸢看着封廷寒的目光变得深不可测,似乎想要透过男人的一些微表情来确定什么答案似的。
封廷寒说:“有,我牵着你的手一起切了订婚蛋糕。”
经过他这么一提醒,巫泠鸢倒是想起来了,好像确实有这么一个小插曲。
订婚蛋糕一共十层,寓意着十全十美。
总统夫人特地定做的心形蛋糕,切下去的时候,直男癌晚期患者上将大人还凑近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这一刀下去,心就劈成两半了。”
巫泠鸢记得总统夫人当时的脸色,像打翻了的五味瓶似的,精彩纷呈。
而封廷寒压根就没注意到亲妈的表情,拉着巫泠鸢的手就把那颗心劈成两半,完了还说:“这很像一刀两断。”
总统夫人忍无可忍,叉起一块蛋糕塞进傻儿子嘴里,“这叫——只要男人闭上嘴,生活顺风又顺水。”
想起订婚宴上的事情,巫泠鸢忍不住笑出了声。那天的奇葩含量过高,最离谱的非巫雨柔莫属。
明明是姐姐的订婚宴,当妹妹的非要上台展示自己的才华,本来拿着小提琴想弹一首世界名曲,结果弦坏了,后来当场改成了跳舞助兴,结果又把脚扭了。
当天的盛宴就像一出小品,笑点相当密集。
“早知道后来会爱上你,我那会儿应该表现得稍微好一点的。”巫泠鸢想,至少在和封廷寒跳舞的时候,不该故意踩他的脚。
“一共二十八次。”封廷寒说。
“什么?”
“跳舞的时候,你一共踩了我28次,很难不让人怀疑你是故意的。”
巫泠鸢:……被你发现了。
封廷寒略带委屈地看着小骗子:“我的脚趾都被你踩肿了。”
巫泠鸢强忍着笑意,“我问了你疼不疼的,是你自己说的没关系。”
谁让你打肿脸充胖子,活该吧?
“那边好多人啊!”巫泠鸢拉着封廷寒的手,兴奋地说,“走走走,过去看看!!”
巫泠鸢光看外表是一个很冷清的人,容易让人联想到午后新雪这种纯净美好的的东西。万万没想到,却热衷于凑热闹。这倒是让封廷寒挺意外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