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165章:我带上将回家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看守所接到通知,上将要亲自我前来查看情况。
格鲁布上将虽说比封廷寒年长二十来岁,但其实对这个小辈是又敬又怕,生怕稳不住暴怒的上将,便偷偷给李秘书打了个电话,问他:“上将看起来心情可好?”
李秘书打了个哈欠,疲倦地问:“上将怎么了?”
听着李秘书这口气,格鲁布上将秒懂,“你没在上将身边?”
李秘书刚想说“上将给我放了半天假”,话还没说出口,电话那头就传来格鲁布气冲斗牛的声音,“李秘书你怎么回事?无罪释放是放你回去安享晚年的吗?上将昏迷了一个多月,很多事情都搞不清楚,你不在上将身边陪着他,你跑哪儿去了?”
李秘书起床,一脚踢开床边的酒瓶子,“上将出什么事了?”
格鲁布突然沉默。
李秘书又问:“格鲁布上将,您看不会记着我从您手里越狱的仇,所以故意大清早的打电话折腾我吧?”
“老子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格鲁布上将说话中气十足,李秘书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出他老人家吹胡子瞪眼的表情,铁定是气得不轻。
“那您大清早的打电话给我就为了问上将心情好不好?”
格鲁布气得想挂电话。
李秘书突然说:“上将来电话了,先容我帮您打听打听。”
李秘书切换电话,立马换成了毕恭毕敬的语气:“上将。”
“来军部看守所。”
封廷寒严肃的语气,李秘书立刻收起松懈的态度,迅速换上军服往军部看守所赶。
路上格鲁布上将又打来电话,“打听到了吗?上将心情如何?”
“是出什么大事儿了?”照理说上将这会儿应该正在和少夫人甜蜜温存,怎么会带伤去军部?
格鲁布上将沉默片刻,如实说:“赫连少将失踪了。”
李秘书:“那您自求多福吧。”
格鲁布:……
“或者,您让少夫人帮您美颜两句。”
“这跟少夫人有什么关系?”
那关系可大了。
要不是因为少夫人,上将也不至于这么快处置赫连少将。
不过李秘书不能明说。
对外,赫连少将是因为私招军队和危害公共安全才被起诉拘留的。
李秘书不说,聪明的格鲁布也没有继续追问,总之李秘书是封廷寒身边的人,说的话自然不会有假。
格鲁布想到女儿法斯莉娅和巫泠鸢好像是一个班的,立马给女儿打了个电话,问:“赫连少将……”
“别给我提她!”法斯莉娅火气冲天。
格鲁布上将被女儿喷了一脸,小声问:“从前你和人家不是玩得挺好吗?怎么人家进了看守所连名字都不能提了?女儿啊,你怎么比爸爸还会过趋炎附势啊?”
“谁趋炎附势了?”
爸爸根本什么都不懂,明明是赫连月笙先背叛自己的!
“你问她做什么?”法斯莉娅问。
“我想问问她和上将府的少夫人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李秘书的提醒意味深长,格鲁布觉得有必要深入了解。
法斯莉娅听到少夫人三个字,不由得想起了一个多月以前的那天晚上。
那时星网上到处都是报道战神下落不明的新闻,格鲁布上将在总统府的命令下率领军队和特警部队前往暗星谈判,这一举动更是证实了新闻的真实性。
帝国子民们忧心忡忡,一边担心着上将的安危,一边忧心帝国会主动挑起和虫族的战争,一边还要在星网上和克里国的傻逼国王激情互喷。
就在人心惶惶的这天夜里,天空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艘庞大的战舰出现在帝国上空。
这艘战舰不属于帝国,底部刻着一个巨大的银色蛇头,以及一个显眼的金色字母“S”。
只有臭名昭著的星盗组织狩猎者敢用这个符号,也只有狩猎者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敢闯进帝国的地盘。
帝国中心城市检测到外敌入侵,立刻拉响警报。
驻守国界的军队迅速集结,将武器对准了入侵的战舰。
然而还来不及开战,战舰突然收回所有武器,与此同时,战舰上传来巫泠鸢的声音。
“我带上将回家。”
战舰舱门打开,刺眼的巡航灯光照在巫泠鸢身上。
她穿着黑色战甲,看起来瘦弱无比,但是她的怀里却抱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男人穿着白色薄衫,腿部和肩部都受了伤,虽然包扎处理过,但依旧昏迷不醒,浑身是血。
部队统领认出那高大的男人正是上将,立刻下令停止攻打。
巫泠鸢抱着封廷寒,也不知道小小的身躯哪来那么大的力道,竟然稳稳的,一步一个脚印地把人抱下了战舰。
她目光嗜血,表情阴沉,即使是面对着数十万帝国军队,依旧身形稳健,哪怕是总统亲自上前想要接过上将,她依旧没有放手。
法斯莉娅就在军部家属院的别墅里,看到了这一幕实况转播,被巫泠鸢周身的戾气吓得瑟瑟发抖。
直到那一刻她才明白,从前自己不停的针对巫泠鸢究竟有多愚蠢。
巫泠鸢恐怕从未把她当做敌人,否则自己压根活不到现在。
要问巫泠鸢和赫连月笙是否有过节,法斯莉娅对父亲说:“我只知道,赫连月笙雇人离间过巫洪贤夫妻二人感情。”
“为什么?她这么做图什么?”
法斯莉娅以前也问过这个问题,巫泠鸢告诉过她答案,但是这有关巫泠鸢的身世,法斯莉娅不敢说。
“反正赫连月笙不是什么好人,被起诉也是罪有应得。总之甭管我们家和赫连家关系有多好,这事儿都坚决不能手!”
“那依你看,赫连少将要是被放出来了,会对少夫人不利吗?”
法斯莉娅被父亲大不敬的言论搞得很无语,“别开玩笑了,赫连月笙一时半会儿不可能被放出来的。”
格鲁布问:“万一呢?”
法斯莉娅说:“那她可能会直接杀了巫泠鸢。”
“呵……”法斯莉娅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得刺骨的嗤笑。
法斯莉娅猛地转身,一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她的脑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