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143章:为什么要离开我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什么叫不打自招?
巫泠鸢做了一个完美示范。
“星盗?”封廷寒慢条斯理地扫了一眼玛勒基斯的休息舱,说,“不意外。”
“我跟他不是一伙的?”巫泠鸢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地解释,事实上被封廷寒误会她和玛勒基斯都是狩猎者,反而对她有益。
她猜到封廷寒可能查到了一些有关她的身份信息,却不知道对方了解到什么程度,只能旁敲侧击地问:“为什么不意外我是星盗?是因为看到我和玛勒基斯厮混在一起?”
“厮混?”封廷寒眼神微凉,“你用这两个字来定义你们平时的相处模式?”
“这只是一个常用词,你别过度解释好不好!”
狗男人的关注点怎么总是这么清奇?
巫泠鸢以为他故意引开话题,阴沉着小脸说:“你不愿意回答就算了。”
封廷寒观察着侧身的小骗子,直觉对方有可能在生气,但是他这辈子迄今为止都没有哄女人的经验,只会板着脸说:“我愿意。”
他表情严肃,声音低沉,再加上回答的这三个字,让巫泠鸢噗嗤笑出了声,“你愿意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结婚宣誓呢!”
“那我会选择一个正式的场合。”
“什么?”
“宣誓的话,”封廷寒一本正经地说,“我会选择一个古老的教堂,请一位经验丰富的牧师,或者在帝宫,看着你穿上红色的嫁衣……”
“好了好了别说了!”
巫泠鸢暗骂自己立场不坚定,居然在狗男人的三言两语里,构想出了一个完美的婚礼场景。
万般不愿承认,她竟然对幻想中的场景产生了一丝丝期待。
还好理性战胜了感性,现实掐灭了梦境。
巫泠鸢一脸封心锁爱的表情:“接着聊正经的。”
“和我举行婚礼不是正经事?”封廷寒多日不见的死人脸又一次上线。
巫泠鸢哄孩子似的摸摸他的头:“想什么呢傻孩子,和你举行婚礼当然不是正经事……”
眼看着死人脸有即将诈尸的迹象,巫泠鸢话锋一转,熟练的开始撒谎:“……因为和你结婚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呀!”
封廷寒:“骗子!”
巫泠鸢:……男人真他娘的难哄啊!我们刚刚不是在讨论星盗吗?
“我亲眼看到你使用了星盗祖传的隐形芯片。”封廷寒突然说。
巫泠鸢认真回忆片刻,“是我们新婚的第二天,我逃跑的时候?”
封廷寒说:“在那之前,还有一次。”
巫泠鸢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时候露过馅,直到封廷寒提醒她,“B-219。”
巫泠鸢醍醐灌顶的同时,又忍不住暗骂一声自己真蠢。
她和赫连月笙也没什么区别,都自作聪明的以为能够瞒过封廷寒的眼睛,其实早就被他列入了重点观察名单。
唯一不同的就是赫连月笙百分百信任狗男人,而她始终对男人保留着一点戒心。
也多亏了这点戒心,她才有了扛着小宝宝逃命的机会,不然……
“赫连月笙还好吗?”巫泠鸢突然问。
封廷寒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你和她不一样,她的现状对你而言不具有任何参考价值。”
“我就是随口问问。”
今天也是怀疑狗男人会读心术的一天呢!
巫泠鸢面带微笑,想着要死也死个明白,随口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被雷劈过之后。”
“哦。”
合着那道闪电直接打通了你的任督二脉呗?
“现在换我问你?”封廷寒再次掌握主动权。
巫泠鸢失去挣扎的欲望,生无可恋地看着他:“你问吧。”
“为什么要离开我?”
“啊?” 她以为封廷寒会问她为什么做星盗,或者有没有利用星盗这个身份做一些对他不利的事情,再不济也会质问她接近他是不是为了窃取什么机密信息。
结果……
就这?
巫泠鸢好心提醒:“你要不要换个问题?”
“我就想知道这个。”封廷寒深邃的眸子望着她,目光灼灼。
巫泠鸢沉思了一会儿才说:“我没想过离开你……”
“那你为什么会买通法斯莉娅,让她准备邮轮?”
“你怎么知道我买通了法斯莉娅?”巫泠鸢问,“你审她了?”
法斯莉娅虽然总是跟自己作对,但其实心眼并不坏,她和那群狐朋狗友,只是蠢了点而已。
封廷寒没想到她自己都已经自顾不暇了,还有心思关心别人的死活。一边觉得这小骗子不识好歹,一边又欣赏她这股义气,最后还是实话告诉她,“用不着审问,在法斯莉娅绑架你的第二天,我就让李秘书把她列入了重点观察对象。”
“那你怎么没猜到我会上邮轮?”
“猜到了,”封廷寒说,“不过晚了一步,我去的时候,你前脚刚走。”
巫泠鸢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当时没被逮到。
“说到这里……”封廷寒环顾四周,“这飞船怎么来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款飞船整个星际只有三架,而且都在帝国。一架在我名下,一架属于我的父亲,还有一架古老的原型机正陈列在国家博物馆。”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的这架就是从博物馆借来的呢?”巫泠鸢加重了“借”这个字,意思很明显了。
封廷寒眼眸微眯,“我倒是不知道,博物馆还有外借展览品的业务。”
“有的话不需要说得太直白吧?”巫泠鸢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要是说得太直白了,岂不是显得咱帝国的国家博物馆安保问题堪忧?您说是吧?我亲爱的上将!”
“别油嘴滑舌,我亲爱的‘暗影’小姐。”
巫泠鸢瞳孔瞬间放大数倍,“你叫我什么?!”
“暗影,”封廷寒目光锐利地锁定巫泠鸢的眼睛,“三年前,在伯努蒂亚皇宫和我交过手,并且顺利偷走一套星际原石的人,是你吧?”
要不是封廷寒突然提起这件事,巫泠鸢差不多已经忘光了。
都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狗男人不会这么记仇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