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125章:我不是你夫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李秘书一头雾水。
去哪儿捉奸?
捉谁的奸?
上将不会真喝醉了吧?
李秘书亦步亦趋地跟过去,只见封廷寒随手抓了个士兵,问:“你们国王的寝宫在哪儿?”
士兵天天待在冰城,连战场都没上过,被封廷寒的气势吓得瑟瑟发抖,立刻指了个方向。
李秘书见势不对,怕封廷寒一会儿和国王正面起冲突,赶紧通知了随行部队的队长李恒。
上将现在一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架势,李恒知道自己拦不住,索性让李恒带着十几个部队精英去国王寝宫那边集合。
封廷寒完全没注意到李秘书在身后搞的小动作,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巫泠鸢的心声——
“这老色狼榨油都不需要花生米吧?可真够油腻的。肚子里的油榨出来估计能养活一个连。”
“这小皮鞭上为什么这么多分叉?看起来好像钱郦俪小时候哪来打我的拖把啊!老色狼不会打算用这玩意儿打我吧?”
“为什么他要把蜡烛点燃?难道我不从了他他就要烧死我?”
“我去!这个白狐尾巴看起来好真哦!要是狗男人戴上一定很合适。不过这玩意儿要怎么戴?绑在裤子上吗?”
“咦~那个带着一颗球的皮带扣又是什么玩意儿?看起来好奇怪哦!我再看一眼。”
封廷寒的脑海里像是在播放滚动的弹幕,还都来自同一个人。
正在国王寝宫门口守夜的亚尔斯看到来势汹汹的封廷寒,瞬间瞌睡全无。
“战神?”亚尔斯微眯着眼睛确认来者,“您怎么来了?是找国王有事吗?”
亚尔斯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委婉地开口:“国王已经睡了,若不是什么要紧事的话,不如明天再……”
亚尔斯话还没说完,封廷寒就再一次听到了巫泠鸢的心声——
“老色狼,别脱了,留条内裤蔽体不好吗?”
“别别别别过来!”
“不要碰我!!”
“救命!!!”
封廷寒目光一凉,趁着亚尔斯和守卫都没反应过来时,一脚踹开了大门。
大门里面有一堵墙,巫泠鸢和国王就在墙壁后面。
封廷寒绕过那堵墙,看到了一张足以容纳十来个人的大床,以及……挂在墙上的各种小工具。
国王阿纳托利就站在墙边,手里拿着巫泠鸢口中那个像极了拖把的小皮鞭,脱得只剩下一条四角裤。
而他身上的衣服,全都在巫泠鸢怀里抱着。
巫泠鸢坐在床头,几乎被他的衣服埋在了那里,只剩下一个戴着面具的小脑袋还在外面。
封廷寒看不出来她身上是否穿着衣服,只看到她那双雪白小巧的脚留在外面,紧张到脚趾扣地。
国王被突然闯入的封廷寒吓得猛一哆嗦,急忙拿着皮鞭挡住了重要部位。
“战神?你怎么来了?”国王明显压抑着怒气,又不能直接发火,憋得十分难受。
封廷寒来得冲动,闯进来了才想起自己毫无理由。
现在的巫泠鸢不是帝国的上将夫人,而是戴着面具的兰占国美人儿,她是国王看中的侍女,正准备和国王翻云覆雨。
而他是帝国的上将,充其量算是合作国的贵宾,突兀的跑来国王的寝宫破坏人家的夜生活,怎么想都不合理。
更何况他是闯进来的,再说得严重点,他的目的可以是刺杀国王。
门外,李秘书和李恒正在和亚尔斯的护卫掰扯。
屋内,封廷寒沉默数秒,终于开口:“我来找我夫人。”
国王环顾屋内一周,发现屋里除了美人儿以外并没有其他女人。
“您夫人……她还健在吧?”不会是灵魂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吧?
国王被自己的脑补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封廷寒目光锁定巫泠鸢,直接说:“我夫人在那儿。”
巫泠鸢:……这又是放什么屁呢?狗男人不会认出我了吧?
巫泠鸢在心里极力否认,她连面具都没摘,狗男人肯定不会认出她来!
“战神是不是喝醉了?”巫泠鸢捏着嗓子问。
封廷寒醍醐灌顶,喝醉了,这个理由倒是不错。
借酒发疯,属实合理!
“巫泠鸢!”封廷寒板着脸看向床上的美人儿,后者被这个直呼其名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说话就说话,叫全名干啥!!
巫泠鸢捏着嗓子说:“战神你认错人啦,我是国王的……”
“你再说一遍,”封廷寒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巫泠鸢,“你是谁的?”
“我是……”
封廷寒转身,利刃一样的目光落在国王身上,“她是你的?”
国王刚想点头,就看到封廷寒突然拉开床头柜,从里面抽出一把冰冻枪。
他拉开保险,枪口对准国王:“想清楚再回答。”
国王条件反射地举起双手,大喊:“亚尔斯!!”
“陛下,我在这儿。”亚尔斯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国王松了一口气,扭头看向门口,紧接着这口气就被堵在了喉咙里,因为亚尔斯比他更惨,直接被李恒用押送犯人的姿势推了进来。
不仅是亚尔斯,是门口守着的所有护卫都被封廷寒的人制服了。
如果今天封廷寒是带着攻打兰占国的目标来的,那兰占国现在距离亡国就只剩下一步之遥。
幸好这次封廷寒过来的目的是谈合作,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
国王识时务者为俊杰,立刻改变口风,指着巫泠鸢对封廷寒说:“您的您的,这位美人儿当然是您的。”
巫泠鸢犟嘴说:“我不是……”
“你不是谁?”封廷寒问。
巫泠鸢说:“我不是你夫人。”
“那你是谁?”
“我……”
封廷寒把枪抵在巫泠鸢脑门上,问:“谁?”
“你老婆。”巫泠鸢抢着回答,生怕说晚了一秒就会被爆头。
这冷冻枪可不是闹着玩的,她放弃挣扎,不打算和一个醉鬼计较,反正任务都已经到手了。
巫泠鸢抱着国王的原味儿衣服说:“你们聊,我先出去等……”
“不准去,”封廷寒板着一张死人脸,说,“你要是出去我就把你的奸夫一枪打死!”
被枪指着的国王:……
“你们两口子吵架,为什么要打死我?”国王问完才回过神来,哪来的两口子,他这是被封廷寒洗脑成功了?
“算了,你们聊你们聊。”跟一个喝醉的人说不清楚,万一真被一枪崩了那就冤枉大发了,“这寝宫今儿就留给你们了,你们有话好好说,行吧?”
国王朝着巫泠鸢使了个眼色,大意是“好好表现,千万要稳住战神”。
说完他就脚底抹油溜了,只剩下巫泠鸢抱着几件衣服和封廷寒默默对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