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107章:说你喜欢我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怎么了?”陶絮轻发现巫泠鸢回来之后心情就有点低落,忍了一路,直到快到上将府了才开口。
巫泠鸢不知从何说起,只好道:“我和谦哥掰了。”
陶絮轻没问为什么,联想一下巫泠鸢昨日被人下药的事就能猜个大概,她安慰道:“人嘛,到了一定的阶段,总会失去一些曾经至关重要的人。生老病死皆是如此,看淡点就好了。”
巫泠鸢笑着说:“我没事。”
说实话算不上难过,当年她还把苏宥谦当哥哥的时候,他一声不吭的离开时,她都没有难过多久,更别说现在早就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那份感情。只不过和儿时的玩伴恩断义绝,不可能一点感触都没有。
“别想那些没用的了,”陶絮轻说,“你还是想想待会儿怎么面对你老公吧。”
巫泠鸢像霜打的茄子,突然焉了。
陶澄澄知道妈妈今天要来接他,老早就收拾好行李等在门口了。一见到陶絮轻,立刻迈着愉快的小碎步跑过来,一头扎进她怀里。
“让我看看,”陶絮轻抱着他转了一圈,“你是不是长胖了?”
陶澄澄说:“韩爷爷做饭可好吃啦!”
巫泠鸢正准备介绍陶絮轻和韩叔认识,突然看到韩叔冲着她身后喊了一声:“少爷。”
巫泠鸢后背僵硬,头都不敢回。
倒是陶絮轻这个有社交魔王症的人回头主动打了个招呼,“上将!久仰大名!您好,我是巫泠鸢的亲……亲闺蜜陶絮轻。”
差点嘴快说成了“亲妈”,万一被上将误会自己想占他的便宜那就尴尬了。
封廷寒对着陶絮轻礼貌点头:“你好,我是封廷寒。”
“麻烦您这两天帮忙照顾澄澄,”陶絮轻牵着陶澄澄的手,说,“跟上将说谢谢。”
“不是上将,”陶澄澄说,“是干爹哦!”
臭小子还挺会攀关系,陶絮轻笑而不语,目光在巫泠鸢和封廷寒之间来回打量。
巫泠鸢被她看得脸红心跳,这辈子第一次这么尴尬,忙催着人离开:“你不是说下午还有事吗?我送你出去!”
“很忙吗?”封廷寒客气道,“不是特别忙的话就吃了饭再走吧?厨房已经备好菜了。”
“不忙不忙,”陶絮轻抱着陶澄澄说,“那就麻烦了。”
“不麻烦,”封廷寒道,“你是鸢鸢带回来的第一个好友,别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
说完,封廷寒拍拍陶澄澄的脑袋,“带妈妈到处逛逛现?”
“好呀!”陶澄澄主动充当导游的角色。
韩叔立刻自告奋勇:“陶小姐这边请,我给你们带路。”
巫泠鸢看这儿的气氛不对,主动举手:“我也……”
“你过来,”封廷寒握住她举起的手,“妈找你有事。”
“谁妈?”
“我妈,也是你妈。”封廷寒好心提醒。
巫泠鸢老老实实点头:“明白了,咱妈。”
封廷寒被她这蠢样儿逗笑了,宠溺地骂了一声:“笨蛋。”
“你才……”
“嗯?”
“你才聪明呢!你最聪明了!”巫泠鸢口不对心地说完,及时转移话题,“咱妈在哪儿?”
封廷寒把她带回卧室,“我骗你的。”
“什么意思?”巫泠鸢问,“咱妈没找我?”
“嗯。”
巫泠鸢转身要跑,却被封廷寒反锁了房门。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封廷寒居高临下的看着巫泠鸢,“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巫泠鸢被封廷寒压在门板上,气势莫名其妙地就矮了一截。
“睡完我就跑,什么意思?”封廷寒问。
巫泠鸢底气不足地反驳,“我没跑啊,我这不是……去枢纽站接人了嘛。这事儿也不能怪我,只能怪轻姐她刚好今天回来。我之前就答应过要去接她的,总不能言而无信吧。对吗?”
小骗子一脸无辜,仿佛她才是最委屈的人,完全不知道封廷寒早上醒来看到身边空无一人时是怎样的心情。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封廷寒说:“这理由勉勉强强。”
巫泠鸢想,勉强就不错了,这一时半会儿的还指望她编一个天衣无缝的借口吗?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了?”巫泠鸢伸出食指戳了戳他的肱二头肌。
封廷寒把人堵在门口,说:“我还没消气。”
“那怎么办?”巫泠鸢心道,难不成还要我哄你?
封廷寒觉得这个意见不错,于是说:“你可以试着哄哄我。”
“什么?”巫泠鸢差点咬到舌头,噩梦照进现实了解一下。
“你要是把我哄高兴了,我就原谅你今天早上不辞而别的事。”封廷寒很满意巫泠鸢被他吓得目瞪口呆的小模样。
巫泠鸢小声嘀咕,“是今天中午。”
她醒来那会儿太阳都晒屁l股了,还好意思说是早上,太阳公公都不答应。
封廷寒反咬一口,“是谁昨天晚上非折腾得那么晚?”
巫泠鸢问:“不是你吗?”
封廷寒说:“我负次要责任。”
“合着我负主要责任呗?”巫泠鸢不服气,问,“凭什么?”
“因为你勾着我,”封廷寒看着她的翦水秋瞳,说:“我把持不住。”
巫泠鸢倏地红了脸,狗男人这是变着花样在夸奖她吗?那她就勉为其难接受一下好了。
“你说吧,”巫泠鸢傲娇的仰着头,“想我怎么哄你。”
“说你喜欢我。”封廷寒握着她的腰,拉近距离,声音一下变了调,变得低沉又磁性,听起来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严肃得像在教堂里,当着神父和众多宾客的面问她“你最爱的人是谁”。
巫泠鸢的心脏砰地狠狠一跳,第一反应竟是再次逃跑。
封廷寒像是早有预料,按着她的腰堵住了她的后路。
“很难吗?”封廷寒天生一双深情眼锁定着巫泠鸢的眼睛,拇指摩挲着她的腰窝,“你以前不是经常说?”
腰窝是巫泠鸢最敏l感的地方,被他这样揉着,她浑身都软了。
她也想问自己,为什么从前随时都能脱口而出的话,这一刻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