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91章:肚子怎么还没动静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解裤带是不可能解的,她这高贵的爪子只能用来敲键盘解密码。
狗男人现在还有心思作妖,只能用证明他还没有憋得登峰造极。
既然如此,她不介意送他一程。
她装作没有听到狗男人的命令,轻轻嘟起嘴唇。
封廷寒高冷的哼了一声,想说卖萌也没用。
下一秒,巫泠鸢吹起了抑扬顿挫的口哨:“嘘~~~”
封廷寒:……
一股尿意直逼身下,顶多再有半秒就要尿裤子了!!
封廷寒着急忙慌的解开裤带,火速地解决了生理需求。
巫泠鸢强忍着笑意,在男人收拾好一切准备找她算账时,转身对着他竖起两根大拇指,“上将好厉害!”
封廷寒一时忘了算账的事,顺着问:“哪里厉害?”
“听听这水流声,像高压水枪似的!”
巫泠鸢扶着他,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连续不断,一听就知道没有什么男科病的困扰。”
“巫泠鸢!”
封廷寒气得直呼其名,“你……”
“你又吼鸢鸢干吗?!”吕清瞪了他一眼,打断他的话,“一天到晚臭脾气,也不怕把老婆气跑了。”
有吕清撑腰,巫泠鸢一下就挺直了腰杆,但是还没忘记自己的舔狗人设,当着赫连月笙的面说:“妈妈放心,我知道上将的脾气,只要上将不嫌我烦,我是不会离开他的。”
“他敢!”吕清问封廷寒,“鸢鸢哪儿招你烦了?”
看母亲大人的架势,大有一副“你敢嫌弃我儿媳妇烦人,我就把你逐出家谱”的架势,封廷寒皮笑肉不笑地回道:“不烦。”
不仅不烦,那心口不一的小模样还挺有趣,留在身边解个闷也不错,要是不诅咒他就更好了。
吕清丢给她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拉着巫泠鸢的手说:“你呀,就是嘴太笨了,所以才让他欺负了去。”
封廷寒心道,您是没见过她那伶牙俐齿的一面。他没敢明说,怕母亲大人六亲不认。
巫泠鸢垂眸不说话,自动认领了人美话少这个人设。
赫连月笙好半天插不上嘴,像个被冷落的外人。以前她从来没有觉得吕清不待见她,今天却处处都在被她无视。
听她这么说封廷寒,巫泠鸢忍不住插嘴,“伯母说笑了,廷寒脾气那么好,肯定不会欺负巫小姐的。”
全世界恐怕只有赫连月笙会昧着良心说封廷寒脾气好了,巫泠鸢对此甘拜下风。
吕清说:“我自己生的儿子是什么狗脾气我还是略知一二,月笙你别看在他是你上司的份上就帮他说话。照我说啊……”
吕清回头看着巫泠鸢,道:“你就该早点生一个像澄澄那么聪明的小宝贝疙瘩,以后帮着你说话。”
吕清看向她的肚子,“话说怎么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动静呀?是不想要吗?”
巫泠鸢呆了,好端端的,怎么扯到这话题上来了?她和狗男人就是盖被纯聊天的《水浒传》,怎么也跨不到《红楼梦》的频道上去吧?除了……那个意料之外的吻。
想起那个起初单纯美好,后来色气满满险些失控的浴室吻,巫泠鸢忍不住闹了个大红脸。
吕清对她娇羞的表情很是满意,看着赫连月笙说:“你看看,都同居这么久了还害羞呢?”
赫连月笙只能陪笑。
吕清冲着她叹了一口气,像对着女儿吐槽她哥哥似的,“你说说,伯母要啥时候才能当上奶奶啊?”
这话对于赫连月笙来说无异于杀人诛心,也不知道总统夫人吃错了什么药,今天说的每一句话好像都在侧面提点她,廷寒和巫泠鸢才是官配CP。
笑话,他们不过是订了个婚而已。
赫连月笙游刃有余的勾起唇角,亲密地挽住了吕清的胳膊,“伯母别着急,廷寒和巫小姐还没领证呢?这要是真怀上了,岂不是未婚先孕吗?”
“对对对,是伯母考虑不周了。”
赫连月笙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以为这个话题终于被自己绕过去了。
不料,吕清扭头就看着封廷寒说:“正好,趁着你这两天有假,去局里把结婚证办了吧。”
赫连月笙:……我我是这个意思吗??
巫泠鸢也懵了,总统夫人这脑回路也太异于常人了!
和狗男人订婚已经算她倒了八辈子霉了,还要和他领证,她上辈子是导致宇宙大爆炸的罪魁祸首吗?
这婚她说什么都不能结!
巫泠鸢害羞的低下头,实际上是怕总统夫人看到自己嫌弃狗男人的表情,“领证这事儿不着急,等上将伤好了再说也没关系。”
吕清说:“他伤的又不是脸,不影响拍婚纱照。”
“可是……”
“可是什么?”封廷寒看着巫泠鸢,目光如炬,“可是你不想嫁给我?”
巫泠鸢差点条件反射的点点头,幸好头已经低到不能再低了才没露馅。凭借着以往的一些条件反射,巫泠鸢说:“怎么会呢!我做梦都想嫁给你!嫁给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心愿!!”
希望你不要当真,说出这么恶心的话我也是身不由己。我相信你肯定不愿意被长辈支配婚姻,否则两年前你就不会只和我订婚,而是直接听从父母之命和我结婚。
没有感情的婚姻就是没有墓志铭的墓碑,到时候死的是谁都不知道。
支棱起来吧狗男人!
勇敢的拒绝你的母亲!
告诉她你没有世俗的欲l望,绝对不可能娶我这个毫无情趣的蠢女人!
巫泠鸢在心底咆哮,不知狗男人将此听得一清二楚。
“既然你这么爱我,”封廷寒的目光落在巫泠鸢饱含期待的脸上,不疾不徐地说,“明天就带你去民政局。”
巫泠鸢怀疑那道劈歪了的雷转移到狗男人的脑袋上去了,不然他怎么会说出这么匪夷所思的话?
“你要和我领证?”巫泠鸢目不转睛地盯着狗男人,给你个机会修改错误答案,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
偏偏狗男人就是不识抬举,笑着对她招了招手。
巫泠鸢乖乖凑过去,以为他要对自己说“大白天的别做美梦,我怎么可能和你领证”,结果等她凑过去之后,狗男人只是揉乱了她的一头黑发。
“高兴傻了?”封廷寒耐心的重复,“我说,明天带你去民政局。”
巫泠鸢:……狗男人是不是该抽个时间去做脑部复查了?这真的不是被雷劈坏了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