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77章:收费高,服务好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红酒在灰色针织衫上晕染出一幅水粉画,09号手忙脚乱地撩起衣摆,像是怕红酒会沾染到打底的白T上。
他撩衣摆的动作看似不经意,实则经过精心设计,掀起针织衫的同时也卷起了白色T恤的一角,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截劲瘦的腰。
他对自己的肉体很有信心,管他什么性取向,只要是人,应该都忍不住会多看他两眼。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能拒绝一个可爱、性感又漂亮男孩子呢?
封廷寒用实际行动证明,他能!
他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看着09号的表情就像法医看着一个死人。
巫泠鸢在隔壁直呼厉害,想当年她在看到09号脱衣服的时候都没封廷寒这么淡定,不愧是“看破红尘”的禁欲系狗男人,完全不用害怕将来敌军采取色l诱手段。
巫泠鸢戴上耳机对09号说:“算了吧弟弟,这种铁壁男,你泼自己还不如泼他。”
09号觉得有点道理,最高质量的人类男性,往往只需要采用最普通的钓系手段。
直接上就完了!
收起矫揉造作那套操作,09号干脆利落地脱了针织衫丢在沙发上,拿起红酒朝封廷寒走去。
巫泠鸢透过双面镜看到09号假装摔倒,也看到他把封廷寒按在沙发上,却因为桌子挡住了视线,没能看到封廷寒在09号假装跌倒的那一瞬间,抓住他的胳膊用力一拧。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09号的胳膊就错了位,手中的红酒瓶也因为疼痛而不得不撒手。
暗红色的酒液淌了一地,蔓延在米色的地毯上,在幽暗的灯光下好似流淌的鲜血。
09号的脖子被封廷寒掐住,吃疼的声音全被堵在喉咙里。
他涨红了脸,额头上的青筋因为窒息而爆起,这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会身首异处。
他看到封廷寒墨色的眸子微微眯起,情绪没有任何起伏,掐死他就好像踩死一只蚂蚁。在上将的眼里,此刻的他就跟一个死人没什么两样。
他错了,他不该觉得“暗影”比上将更可怕,明明上将才是杀人不眨眼的帝国战神。
09号以为自己要死了,绝望的闭上眼睛时,来自于脖子上的力道突然松懈。他睁开迷蒙的泪眼,看到封廷寒抠出他藏在耳朵里的窃听芯片,随手丢进红酒瓶里。
芯片不防水,发出“呲”的一声响动,瞬间报废。
09号这才发现,从自己假装摔倒的那一刻起,就被封廷寒压在了身下。
他想逃,但是稍微动一下,封廷寒掐在他脖子上的手又收紧了力道,“我问几句话就走。”
听到封廷寒没想要自己的小命,09号生出一点劫后余生的情绪,点头如捣蒜,“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和我夫人什么关系?”
09号不假思索地回:“啥关系都没有!”
给孩子吓得,乡音都急出来了。
封廷寒想起巫泠鸢做的梦,“她一共点过你几次?”
“我记不太清……”脖子上的力道又加重了,09号呜咽着说,“9次、9次!”
“确定吗?”
封廷寒明明一句威胁的话都没说,但09号却从他的表情里读出“撒谎就是找死”这样的深意。
09号边回忆边掰手指头,“确定,只有9次,一次多的都没有!”
李秘书那边只查出来7次,而09号却信誓旦旦地说有9次,说明多出来的两次没有计入会所系统。
“你和她私底下偷偷约了两次,这叫什么关系都没有?”封廷寒每个字都透出蚀骨的凉意。
09号忙说:“没有约过,我们是雇佣关系。”
“谁雇谁?”
“她雇我。”
“雇你做什么?”
“当人体模特。”
“人体模特?”这几个字能表达的意思可就海了去了。
怕封廷寒想歪,09号赶紧解释,“就是我脱了衣服给她画画。”
就巫泠鸢那个幼儿园竞赛水平,也好意思雇人脱衣服?
封廷寒目光幽深。
09号接着解释:“只脱了上半身。”
希望上将看在他这么真诚的份上信他一回,他强调,“尊夫人她……是个肌肉线条控。”
肌肉线条控?
封廷寒听过手控,声控,还是第一次听见肌肉线条控这种奇奇怪怪的词语。
小骗子的脑海里也总是钻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成语,该不会都是跟着这个09号学的吧?
封廷寒想起巫泠鸢曾提到过的一个词语,正好趁机问问09号:“lsp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好回答多了,09号脱口而出:“lsp是古地球的直播流行语,就是老色痞的缩写。”
老、色、痞?!
这几个字按着字面意思不难理解,小骗子是想骂他又老又色像个地痞流氓。
她明显是不想活了。
封廷寒眉心狠狠地抽了两下,“除了画画,你们还做什么了?”
还交换了一些情报,但是09号不敢说,说了怕是会死在巫泠鸢手里。
他能够在鱼龙混杂的会所里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还搜集那么多情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自然是登峰造极。
有时候假话掺着真话说的可信度才是最高的,09号说道:“没了,就只有画画。我收费高,服务好,先生您要不也试一次。”
在这圈子里混,要是没点儿出神入化的演技傍身,指不定都投了几次胎了。
确定上将不会要了自己的小命后,09号又开始骚了,“我皮肤很白的,给您做画布最合适不过了。”
封廷寒成功的被这小子恶心到了,松开他的脖子,抽了一张纸巾擦拭指缝,“有的客人可以接,有的客人接了是要拿命去换的,知道吗?”
“知、知道了。”09号从地上爬起来,腿肚子发抖的同时还有点委屈,他和巫泠鸢明明都快两年没见面了,这个黑锅背得好冤枉啊。
这两口子有什么事儿不能关起门来打架吗?非要连累他这个无辜的小可怜儿。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09号哀怨地看了一眼双面镜,委屈无处可说。
封廷寒没有忽略09号这个眼神,看着墙壁的方向目光一凛,“她在对面?”
09号霎时警铃大作,选择装傻:“啊?您说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