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70章:拒绝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亲眼目送法斯莉娅走进教室,大胡子打电话向巫泠鸢复命,“如您所料,法斯莉娅小姐回教室了。”
巫泠鸢说:“她要是再出来,不要再吓唬她,别把人跟丢了就行。”
“如果她还想去警察局呢?”大胡子名叫阿伦,跟着巫泠鸢好些年了,脑子虽然不如身手灵活,但是对巫泠鸢一心一意,永远把巫泠鸢的安危放在第一位。
巫泠鸢说:“她不敢,但是她有可能会去找赫连月笙。”
阿伦问:“您怎么知道?”
“猜的,”巫泠鸢说道,“人心大多如此,一旦有了嫌隙,便很难置之不理。”
阿伦不再多问,寻了个视野极好的咖啡厅,戴着有望远镜功能的眼镜盯梢法斯莉娅。
巫泠鸢去寝室取点了东西,准备回教室。
“小元宝。”苏宥谦不知从哪儿蹦出来,挡住巫泠鸢的去路。
巫泠鸢下意识想叫一声“谦哥”,回想起昨日苏宥谦的告白,话不知不觉堵在喉咙,过了一会儿才憋出一句:“好巧。”
“不巧,”苏宥谦笑着,变戏法似的从身后变出一束玫瑰花,说,“我特地在这里等你。”
听到心仪之人这样说,那叫浪漫。听到苏宥谦这么说,巫泠鸢只觉得麻烦。
巫泠鸢懒得看那束花,直接说:“我不太喜欢玫瑰。”
“我就知道你不会喜欢那些艳俗的玫瑰花,”苏宥谦不顾她的拒绝,直接把花塞进她怀里,“你仔细看看,我这花特别吗?”
巫泠鸢被迫和玫瑰花亲密接触,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银杏叶叠成的玫瑰花。金灿灿的银信叶晃眼看上去像极了黄玫瑰。
花是挺好一束花,就是可惜了,巫泠鸢注定没法接受。
她拉着苏宥谦的手腕,将花塞进他的臂弯,“我们谈谈吧?”
“谈什么?”苏宥谦暧昧地眯起桃花眼,“除了恋爱,我没什么想跟你谈的。”
他期待看到巫泠鸢娇羞的神色,却不料对方冷冷地说:“那就不谈了,我走了,拜拜。”
苏宥谦:……不!这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谈谈谈,”苏宥谦拉着巫泠鸢的手腕,“你想谈什么?我们找个地方坐会儿好不好?”
“不用,我待会儿有课,”巫泠鸢说,“你要是没课的话就送我去教室,可以吗?”
“好。”
路过一家奶茶店,苏宥谦记得巫泠鸢小时候很爱喝,就说要去买。
巫泠鸢拉住他的袖子,“我去吧。”
“也行。”苏宥谦喜欢看巫泠鸢为自己做事的样子,这样会让他觉得自己在巫泠鸢的心里很重要的。
几分钟后,巫泠鸢端着奶茶回来,“原味半糖?”
苏宥谦笑着点头,心想小元宝果然是爱我的,都这么多年了还能把我的喜好记得清清楚楚。
“20一杯,学长别忘了把钱转给我。”巫泠鸢突然开口。
苏宥谦差点被奶茶里的珍珠噎着,“什么?”
“逗你的,”巫泠鸢笑出声来,瞧着他手里的奶茶,“好喝吗?”
苏宥谦呆呆的点头,发现巫泠鸢变了,不仅五官比小时候更加精致明艳,性格也比从前张扬了许多。在封廷寒面前的时候他还没有太大的感觉,单独和巫泠鸢在一起的时候他才发现,巫泠鸢的气场比以前更加强大,也比以前更让人觉得有距离感。
“和小时候喝过的奶茶比起来有什么不同吗?”巫泠鸢问。
苏宥谦怀揣着一点旧时情怀,说:“完全不是小时候那味儿。”
“确实,”巫泠鸢看着手中的奶茶说道,“奶茶的味道都变了,更别说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听出巫泠鸢话中的意有所指,苏宥谦问:“你想说什么?”
巫泠鸢停下脚步,发现二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银杏画廊,正是昨天晚上苏宥谦发消息说“求偶遇”的地方。
银杏叶们好像忘了季节,即便是到了冬天,叶子也还没有完全凋零。
周围有很多小情侣在拍照,还有人借着拍照的名义偷拍巫泠鸢和苏宥谦。
一个是上将公开的未婚妻,一个是学校的风云学长,站在一起的回头率堪称百分之百。
巫泠鸢压低了声音,用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长话短说:“昨天我可能没表达清楚,我只说了不会主动和上将解除婚约,没说我不喜欢你这件事。”
苏宥谦嘴里的奶茶突然就不甜了,“你不喜欢我?”
“对,我不喜欢你,对你不存在任何超越友谊的男女感情。”巫泠鸢这番话说得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
苏宥谦难以置信:“你怎么会不喜欢我?你明明连我喜欢喝半糖原味奶茶这种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也记得你爸喜欢三分熟的牛排,这能说明什么?说明我喜欢你爸吗?”巫泠鸢自问自答,“当然不是,这只能说明我记性好。”
不去看深受打击的苏宥谦,巫泠鸢笑了笑说:“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昨天晚上你给我发的消息都被上将看到了,上将他……占有欲挺强的,我不希望他误会我们之间有别的什么感情。”
“小元宝……”
“这个外号长大了叫起来好像有点别扭,”巫泠鸢说,“要不你以后还是叫我名字吧。”
说完,巫泠鸢对着苏宥谦点头道别:“谢谢学长送我到这儿,接下来的路我自己走吧。”
苏宥谦有强烈的预感,这将是巫泠鸢最后一次在私底下和她单独见面,要是真的放她离开,那他们就永远没有以后了。
他的手比大脑反应更快,还没思考清楚就已经伸手拉住了巫泠鸢的手腕,“你说的都是真心话吗?”
“我从来没骗过你。”巫泠鸢一根根掰开苏宥谦的手指。
苏宥谦不甘心地拦住她的去路,“我连和上将公平竞争的机会都没有吗?”
巫泠鸢笑着指了指心口处,“我的心偏向了上将,对于你来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公平。”
她从始至终都很温柔,苏宥谦却觉得一盆凉水从头浇到了脚,冻得他遍体生寒。
直到她消失在银杏画廊的转角处,一旁的同学才打着胆子上前提醒他,“同学,你的手机响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