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67章:跟踪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法斯莉娅单知道巫泠鸢的胸很大,却不知道她的腰搂起来比看起来还要细!
一时之间,法斯莉娅嫉妒得整个人都扭曲了,“你是不是取了两根肋骨?”
“听不到!”摩托车的速度很快,法斯莉娅嫉妒的低吼被呼啸的风声吹散,巫泠鸢一个字都没听清,望向后视镜时,突然发现有一辆黑色的车子一直跟在她后面。
对方跟的很紧,不像是顺路的样子。
巫泠鸢美眸微眯,拧紧油门加快速度,七拐八拐后,很快甩掉了后面那辆黑车。
到了目的地把车停好之后,巫泠鸢这才取下头盔问法斯莉娅,“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被风吹了一个多小时,法斯莉娅四肢僵硬,死活取不下脑袋上的头盔。
“你这是什么烂头盔,卡死本小姐了!!”她气得手舞足蹈,幸好巫泠鸢闪得快,不然肯定要被她挠到。
巫泠鸢绕她身后,拔河似的帮她把头盔取下来,“讲道理啊小公主,你自己脑袋大,不能怪我头盔小吧?”
“你胡说!我颅顶高、脑袋圆,是最完美的头包脸!”法斯莉娅习惯了和巫泠鸢斗嘴,吃不得半点亏,说着说着突然发现,停车的地方是船港码头。
几十艘游轮停靠在码头,每一艘都是法斯莉娅的“梦中情轮”。
巫泠鸢拍拍她吃惊的后脑勺,“走吧头包脸。”
法斯莉娅气得回嘴:“你才是头包脸!”
巫泠鸢淡笑一声,“谢谢夸奖。”
法斯莉娅气成河豚,站在原地颐气指使地说:“送我回去,不然我现在就报警!”
“现在才报警,早干什么去了?”巫泠鸢唇角浅浅的勾了起来,“我没有没收你的通讯工具吧?”
法斯莉娅气到脸红,不好意思说自己这一路上都在感叹造物主的不公,凭什么巫泠鸢身上的肉就这么懂事,哪里该长就长哪里。反观自己……算了,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不必为难自己。
她摸出手机,一鼓作气输入报警电话,指尖刚落在拨通键上,手机就被巫泠鸢抽走。眼睁睁看着巫泠鸢把手机揣进兜里,法斯莉娅扑过去,“还给我!”
巫泠鸢耐心告罄,直接抓住她的两条胳膊往身后一拧,押犯人似的把人押上了游轮。
一个蓄着大胡子的红头发男人l站在甲板上,毕恭毕敬地对着巫泠鸢鞠了一躬。
“去开船。”巫泠鸢吩咐大胡子。
大胡子点点头,转身朝船舱走去。
法斯莉娅不经意间看到了男人别在腰间的枪,霎时噤若寒蝉。
帝国能配枪只有军人,从商的巫家人是没有配枪资格的。
这大胡子不是巫家的人,却对巫泠鸢言听计从。
巫泠鸢胆子也太大了,法斯莉娅颤抖着说:“你、你私藏枪械……”
“哦,被你发现了,”巫泠鸢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逗小孩似的问道,“那怎么办呢?”
法斯莉娅一声不吭,暗自计算着自己现在趁着巫泠鸢不注意跳进海里游回岸边的可能性有多大。
巫泠鸢却像拥有读心术一样看透了她的想法,“本来没想要你小命的,但是死人才会保守秘密,是吧?”
她步步紧逼,直到把法斯莉娅逼到了栏杆处,才缓缓停下脚步。
“你要从这里跳下去吗?”她从腰间摸出一把折叠匕首,开过刃的刀锋在日光下闪烁着寒芒,“这样吧,你凭本事往下跳,我凭本事扔匕首,你要是能活着回到岸上,我就放你走,怎么样?”
不怎么样!
法斯莉娅默默收回蠢蠢欲动的脚,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冒险。她早知道巫泠鸢是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却是头一次见到她完全撕去伪装的这一面。
巫泠鸢单手撑在栏杆上,点漆般的眸子里倒映着蔚蓝的天色,眼底蓄着一丝似是而非的浅笑,殷红如血的薄唇衬得雪白的肌肤如釉质般光滑。
分明好看得不可方物,却让法斯莉娅觉得后背阵阵发凉。
她像精致又美丽的深海生物,美丽中带着毒刺。一旦靠近,便有致命的风险。
上将知道她有这样的一面吗?
应该不知道吧,不然怎么会把她留在身边?
幸亏,她不是上将的仇敌,而是爱上将爱到无法自拔,否则……法斯莉娅怀疑,她有可能会趁着上将熟睡的时候,直接拧断上将的脖子。
法斯莉娅不想死,她扑过去死死抱住巫泠鸢的腰,大有一副“你如果把我丢下海里,我就跟你同归于尽”的架势。
巫泠鸢不习惯和人这样亲密接触,女人也不行,她拎着法斯莉娅的后颈皮往后扯,“不想死就离我远点。”
法斯莉娅听不得“死”这个字,边哭边说:“对不起我错了,你看在这两年也没怎么吃亏的份上,别跟我一般见识行吗?”
她吸了吸鼻子说:“我爸已经罚过我了,他罚我在祠堂里跪了一天一夜,一口水都不给我喝。还停了我所有的卡,我现在身无分文什么都做不了,你真的不用忌惮我。”
她说:“这两年虽然我总是针对你,但就是想让上将知道你的真面目,只是想拆散你和上将,从来没想过要你的命。”
法斯莉娅的嘴皮子从来没有这么利索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说:“其实你也有错吧?要不是你横插一脚,上将和月月早就修成正果了!”
“横插一脚?”巫泠鸢推开法斯莉娅,斜椅在栏杆上,暗波流转的眼眸不经意间勾出一丝妩媚,“我和封廷寒订婚的时候,他和赫连月笙是什么关系?是情侣吗?”
“不是,但是他们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要是再郎情妾意,那确实是一段佳话,”巫泠鸢声线平静,“如果赫连月笙没有瞻前顾后,一早向封廷寒表明了心意,说不定真能擦出一点火花。”
听巫泠鸢这么说,法斯莉娅连忙点头表示赞同,“月月她现在是顾忌着你和上将的婚约才不敢表白的,如果你愿意和上将解除婚约,月月她一定会特别感谢你……”
“大可不必,”巫泠鸢说,“她用不着你替她操心,她背地里做了些什么,你个白痴恐怕是一无所知。”
法斯莉娅:……说话就说话,你咋还骂人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