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65章:大乌龙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吕清眉心一蹙,问:“拿这玩意儿干啥?”
封泽衍板着脸不说话。
吕清抢过箱子塞回柜子里,“你儿子你还不了解吗?应该做不出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这年头劈腿的男人比田里的癞蛤蟆还多,很多有钱有势的人都管不住自己的欲l望,更有甚者以此为荣,觉得这样的行为能够彰显出自己魅力无穷。然而封家却没有这个先例,吕清当年嫁给封泽衍之前就知道,封家专出痴情种,一个比一个洁身自好。
她自己养大的儿子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说不定是个误会,”她拉着老公上了车,“我们先去了解一下情况。”
总统府到上将府差不多要四十分钟,司机一路快马加鞭,硬是把时间提前到半小时。
二老风尘仆仆地赶过去,为了杀儿子一个措手不及,特地没让门卫通报。
正在餐桌上看当日晨报的封廷寒望向门口,看到气势汹汹的父亲背着双手站在母亲身后,脸色严肃得像是即将爆发第三次星球大战。他优雅的叠起报纸,问:“这么早过来有事吗?”
吕清目不转睛地看着坐在封廷寒身边乖乖喝牛奶的陶澄澄,来之前她还能自欺欺人认为儿子干不出偷偷生子这种蠢事,见到了和儿子小时候有几分相似的陶澄澄,她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判断。
这当真不是儿子的私生子?
见母亲不接话,封廷寒随手扯了一张餐巾纸递给陶澄澄,“叫爷爷奶奶。”
陶澄澄小朋友最大的优点就是嘴甜,眯起黑葡萄似的眼睛,笑着喊道:“爷爷奶奶早上好!我叫陶澄澄,今年六岁啦!”
吕清抓着封泽衍的胳膊才勉强站稳,“你、你好。”
一觉醒来,孙子都这么大了,这不是惊喜,这是惊吓!
受不住这惊吓的吕清抓着封泽衍的手变成了揪着对方的肉。
封泽衍忍着痛看了看正在埋头喝奶的小朋友,又看了看自家的不孝子,扣响他面前的餐桌,“跟我过来!”
封廷寒不置可否,起身时交代李秘书,“去把韩叔接过来。”
白天巫泠鸢要去上课,他和李秘书显然不是带孩子的料。昨天陶澄澄小朋友和韩叔相处融洽,这个带孩子的任务交给韩叔最为合适。
封廷寒跟在二老身后进了书房,主动说道:“陶澄澄……”
“鸢鸢呢?”吕清和他同时开口。
封廷寒回:“还在睡。”
天气转凉,小骗子也开始赖床。今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小骗子抱着被子死活不撒手,他一时心软,就帮小骗子关了闹钟,还通知了司机待会儿过来送她去学校。
听说巫泠鸢还在家里,吕清的心稍稍放下,还好,儿媳妇没有因为这件事离家出走。
吕清指着门外问:“这事儿……鸢鸢怎么想的?”
“是我的意思,”封廷寒说,“我不放心孩子住酒店。”
“那你就把人接回来?!”吕清气得拍桌子,“你考虑过鸢鸢的感受吗?”
封廷寒:……为什么要考虑小骗子的感受?她应该巴不得我这么做。
“鸢鸢她是太爱你了,所以才容着你胡来!”吕清一脸痛心疾首,“你怎么瞒得这么严实?”
封廷寒一头雾水,“是还没来得及通知你们。”
但是领个孩子回家住几天,这点做主的权利他还是有的吧?二位至于这么大的反应吗?
“孩子他妈是谁?”总统大人拍拍老婆的手,一边安抚对方一边问封廷寒。
封廷寒说:“不知道。”
他只知道孩子他妈是巫泠鸢的闺蜜,姓甚名谁他不感兴趣。
吕清的三观掉在地上被儿子一脚踩碎,“这么糊涂的事儿你也干得出来?孩子不会是一夜l情怀上的吧?”
封廷寒逐渐意识到,自己和父母聊的好像不是同一件事。
“你们不会以为陶澄澄是我的儿子吧?”
“不是吗?”吕清说,“那孩子长得特别像你小时候。”
封廷寒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无语过。
恰好这时巫泠鸢敲响了书房大门。
封廷寒懒得解释,直接把巫泠鸢拽进来,“来的正好,你跟爸妈解释一下,陶澄澄跟我什么关系。”
巫泠鸢沉默了。
封廷寒:??
“你为什么不说话?”
巫泠鸢不知道说啥,因为她也很想知道,封廷寒和陶澄澄到底是什么关系。
听到巫泠鸢心声的封寒廷:“陶澄澄不是你闺蜜的儿子吗?”
是的,巫泠鸢在心里回,但是我不能确定你是不是孩子他爸。
封廷寒:……小骗子的脑袋瓜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天马行空的想法?
“你不知道陶澄澄的父亲是谁吗?”封廷寒循循善诱地问道。
巫泠鸢还是不说话,这是陶絮轻的隐私,没有对方的同意,她不能告诉狗男人。昨天晚上她原本是要问陶絮轻这事的,结果还没聊到这个话题,就被苏宥谦的撩骚打断了。
她既不想骗总统和总统夫人,又不能掀陶絮轻的老底,就只能保持沉默了。
事实上她也很好奇,陶絮轻维持了大半年关系的床友究竟是不是封廷寒。
如果是的话,那她和封廷寒现在的关系岂不是彻底乱套了?
造孽呀!巫泠鸢在心底大喊。
封廷寒总算知道昨天下午巫泠鸢为什么要好奇他过去的情史了,敢情不是对他的过往感兴趣,纯粹是怀疑他是陶澄澄的亲爹!
这世上怎会有如此离谱的事?
封廷寒气得喷火,“我和陶澄澄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巫泠鸢不信,吕清也持怀疑态度。
只有单纯的总统大人松了一口气,“我就说,我封泽衍的儿子不可能干出这种事。”
吕清:“刚刚是谁还想给儿子来一套家法伺候的?”
封泽衍:……
“你快迟到了,”封廷寒指着墙上的吊钟,压低了声音对巫泠鸢说,“去学校的路上好好问问你闺蜜陶澄澄的亲爹是谁,否则——”
封廷寒侧身捏住巫泠鸢小巧的下巴,警告道:“我不介意帮你调查清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