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62章:09号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巫泠鸢距离当场死亡只有零点零一秒的时间,她的脑子和嘴从来没有转得这么快过,“干妈不和干爹一起睡当然是因为干妈要陪你呀!”
陶澄澄小朋友拍拍胸脯,说:“真男人都是自己睡!”
这估计是陶絮轻那个女人为了不陪孩子睡觉而想出来的借口,巫泠鸢撸了一把小朋友松松软软的卷毛,“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真男人都是有老婆陪着睡觉的。”
巫泠鸢原意是想纠正一下小不点的认知,但是没想到小不点会举一反三,扭头就问封廷寒,“那干爹没有老婆陪着睡觉,是因为干爹不是真男人吗?”
封廷寒气到失语,很好,现在他在小朋友眼中,不但“不行”,还不是真男人了!
看着封廷寒阴沉的面部表情,巫泠鸢赶紧捂住小朋友的嘴,“别瞎说,干爹是男人中的男人!”
“哦?是吗?”封廷寒问,“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巫泠鸢像是吃骨头卡住了嗓子,好半天没憋出一句话。
陶澄澄小朋友趁机掰开她的手指头,小声问封廷寒:“干爹,真男人长大了都会有老婆陪着睡觉吗?”
“不一定,”封廷寒意味深长地看了巫泠鸢一眼,“你问问你干妈。”
小朋友充满好奇的眼神落在巫泠鸢脸上,“干妈……”
“走!回被窝里,干妈慢慢跟你讲。”巫泠鸢抱起小家伙就想溜。
小家伙委屈巴巴地说:“干妈,我从三岁开始就一个人睡觉了,你在旁边我睡不着。”
我泠鸢想,我可以睡沙发。
睡客房的沙发总比去主卧室打地铺好!
封廷寒闻言,开口叫住巫泠鸢:“来我房间睡。”
正好免得她晚上胡思乱想,影响自己的睡眠。
封廷寒一言九鼎,巫泠鸢寄人篱下,就算百般不情愿,最终也只能抱着小枕头敲响主卧室的大门。
这次她自觉得很,进门就去柜子里拿被子准备打地铺。
“别折腾了,”封廷寒掀开床上的半边被子,“过来睡。”
巫泠鸢踌躇片刻,不是吧,狗男人良心发现了?居然主动邀请她上床?
俗话说得好,事出反常必有妖,莫非狗男人在发骚?
巫泠鸢警惕地看着他。
封廷寒:“不想睡床是吧?那你打地……”
“地铺”两个字还没说要,巫泠鸢就像一颗小炮弹似的冲过来,整个人摔进柔软的大床里。
“睡好。”封廷寒扯了一下被她压住的被子,躺下时不小心压到了她的长发。
巫泠鸢“嘶”了一声,说:“痛痛痛……”
“知道痛就老实点。”封廷寒帮她摆好小枕头。
画面过于温馨,让两人心底都生出一点异样的情绪。
他们这样吵吵闹闹,真的好像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夫老妻。
呸!巫泠鸢在心里摇了摇头,谁家老夫老妻天天盖被纯聊天的?
他们俩明明是三国演义里的好兄弟!
“关灯吗大哥?”巫泠鸢把自己代入关羽,把封廷寒当成了刘备,一声“大哥”义薄云天,喊出了当场结拜的气势。
封廷寒:……莫名其妙有一种背德的罪恶感。
“你喊我什么?”
巫泠鸢从《桃园三结义》的梦中醒来,“关灯吗老公?”
封廷寒接不上话,怕她得寸进尺想出什么新花样来折腾自己,反手关了灯命令她,“睡觉。”
“哦。”巫泠鸢乖乖闭上眼睛,心想这才几点就睡了?老男人精力不行,可是自己还年轻着呢!
这个时间正是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候,她有点怀念09号了。
封廷寒闭着的眼睛倏地睁开,09号?
谁是09号?
和夜生活有关的09号,怎么想都不是什么正经代号!
这女人不会背着他养了小鸭子吧?
封廷寒突然掀开被子。
巫泠鸢吓得跟着起身:“怎么了?”
看着封廷寒一言不发朝浴室走去,浑身都写着“别惹老子”这几个大字,巫泠鸢小心翼翼地跟上去,“老公?”
“别叫我老公!”鬼知道你有没有也这么叫过别的野男人!
封廷寒气得冒烟,偏偏还不能直接问。
巫泠鸢在浴室门口翻了个白眼,狗男人也有更年期吗?怎么脾气这么阴晴不定的?
她从善如流地喊了一声“上将”,接着问道:“你是要上厕所吗?”
为什么上厕所会这么生气,总不能是憋尿憋的吧?
巫泠鸢乐了,那狗男人岂不是比更年期来了还要可怕,憋个尿都能被自己气死。
封廷寒脸色阴沉地说:“我洗头。”
巫泠鸢问:“大半夜的洗头?”
图啥呢?
封廷寒回:“我看看是不是白毛浮绿水!”
巫泠鸢:……啥玩意儿?
红掌拨清波?
“出去!”封廷寒直接把人关在门外。
巫泠鸢碰了一鼻子灰,决定不给自己找不痛快了。
狗男人想干啥就干啥,关她屁事!
巫泠鸢被子一掀,舒舒服服躺进柔软的被子里,没心没肺地开始做大梦。
封廷寒给李秘书发了两条消息,让他着重调查一下巫泠鸢从前的夜生活,然后气得当真洗了个头。
等他顶着一头湿发出门时,床上那个小骗子已经进入了甜甜的梦乡,一个人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大床。
封廷寒更气了!
“巫泠鸢!”他喊了一声。
睡眠质量不错,但是很容易惊醒的巫泠鸢猛的睁开双眼:“嗯?怎么了?”
地震了?
吼那么大声?
封廷寒把人喊起来也没想好要怎么样,就是气不过。看着小骗子眼神迷离的小模样,心软了片刻,“没事,睡你的吧。”
巫泠鸢瞌睡醒了大半,骂人的精力激l增,狗男人是不是有病?!自己不睡觉就算了,还把她也喊起来熬夜!神经病吧?她好不容易梦到09号脱了衣服准备给自己……
“巫泠鸢!”封廷寒冷着脸打断巫泠鸢的思绪。
巫泠鸢压着火气,“又怎么了?”
“过来,”封廷寒坐在单人沙发上,寒着脸说,“给我吹头发。”
巫泠鸢咬咬牙。
行!
吹头发是吧?!
姑奶奶今天吹不死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