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59章:装什么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两天不见,法斯莉娅身上不可一世的大小姐气质被磨去了大半,往常连头发丝都精致得不可挑剔,今天却连指甲油都只涂了一半。
被法斯莉娅针对了将近两年,巫泠鸢还是头一次看到大小姐这么不修边幅。像极了被海水冲上岸的小王八,一看到她就把脑袋和四肢往龟壳里缩。
“你躲什么呀?”巫泠鸢热情的迎上去,“两天不见,你怎么看上去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法斯莉娅一边往后退,一边对赫连月笙说,“我改天再来找你!”
“莉娅?”赫连月笙抓住法斯莉娅,关心道,“你怎么了?”
法斯莉娅偷偷摸摸看了封廷寒一眼,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巫泠鸢寻思着,最近除了让她家闹鬼外,自己也没做什么能给她留下心理阴影的事儿吧?怎么见了自己就像见了鬼似的。看到她的目光在狗男人身上多停顿了两秒,巫泠鸢顿悟,多半是狗男人背着自己偷偷收拾了这位小公主。
狗男人不讲武德,说好的不管呢?
看把小公主给吓得,话都不敢说了。
她留着小公主还有用处,不能让狗男人把人给吓死。
上前拉着法斯莉娅的手,巫泠鸢状似亲密地笑了笑,“什么急事啊?要我们帮忙吗?”
“不、不用!”法斯莉娅想掰开巫泠鸢的手,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手腕在她的手心里像被焊死了一样,完全动弹不得。
“莉娅来了啊?”老太太笑着道,“来得正好,一起吃饭吧?”
赫连老太太热情好客,见了谁都是笑嘻嘻的。对于苏宥谦的突然辞别,老太太还没缓过劲来,小声嘀咕着,“小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说走就走了。”
“奶奶都发话了,你就留下来吃了饭再走吧?”赫连月笙想留下法斯莉娅来分散巫泠鸢的注意力,拉着她的手讨好道,“吃完饭我送你回去,好吗?”
默不作声的法斯莉娅偷偷用余光瞥了封廷寒一眼,不是她不想留下,是没有上将点头,她压根不敢留下。
封廷寒听到巫泠鸢的心声,说留着法斯莉娅还有用处,他想了半天也想不到法斯莉娅对于巫泠鸢而言除了添堵以外还能有什么作用。
他什么都没说,转身朝餐厅走去,算是默许了法斯莉娅留下吃饭。
赫连月笙巫泠鸢还没松开法斯莉娅的手,借机追上封廷寒,没话找话:“陈姨听说你要过来,从今天一早就开始忙活了。”
封廷寒满门心思都在后面的巫泠鸢和法斯莉娅身上,敷衍的点点头,道:“辛苦。”
“我刚听巫小姐说,你想和她解除婚约?”赫连月笙小心试探。
封廷寒倒是不知道巫泠鸢在他下车前还散布了这种造谣。
为了避免自己冤枉她,封廷寒偷偷打开随身携带的录音设备,“你刚说什么?”
“巫小姐说,你想和她解除婚约?”赫连月笙又重复了一遍,问道,“这种话你经常说吗?”
“为什么这么问?”
“你呀……”赫连月笙低头笑了笑,“还是一点都不懂女孩子的心思。”
“什么意思?”
“不管分手,还是离婚,或者是解除婚约,都不应该随随便便提起。女孩子很容易多想的,你说的次数多了,她就会以为你是认真的,特别伤感情。”
说话间,赫连月笙自然地坐在了封廷寒左侧,“如果不是真的想和对方解除婚约,以后就不要随便再说这样的话了。”
封廷寒觉得赫连月笙不错,不愧是他的好兄弟,考虑得很周全。
“以后不会了。”他给了赫连月笙一个赞赏的眼神。
赫连月笙脸色一僵,我是这个意思吗?我明明是想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解除婚约的意思!
跟这种直男不能把话说得太委婉,赫连月笙无奈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直接问:“所以你有想过要解除婚约吗?”
想到还在录音,封廷寒语气高冷地回:“看她表现。”
这意思是也有解除婚约的可能性,赫连月笙闻言,僵硬的脸色有些许缓解。
“去哪儿?”封廷寒顺手拉住路过的巫泠鸢。
“我去挨着莉娅小姐坐,”巫泠鸢表现得一副很懂事的模样,“你和赫连小姐不是有正事要谈吗?你们谈,不用管我。”
她的手比泥鳅还滑,趁着封廷寒一个不注意,扭头就坐到了法斯莉娅身边。
法斯莉娅娇l躯一震,想起身换位置,不料被巫泠鸢按住了大腿。
“你爸妈不给你零花钱了?怎么丧成这样?”巫泠鸢压低了声音关心法斯莉娅。
“你、你放开我。”不知道土包子使了什么手段,法斯莉娅像被人点了穴一样,双腿软得厉害。
“放开你?”巫泠鸢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看起来像是在和法斯莉娅闲话家常,“我偏不。”
法斯莉娅都快气炸了,看到巫泠鸢就像老鼠见了猫,恨不得绕道走。要不是这个土包子,自己也不会被父亲教训。
巫泠鸢就是一颗灾星,大灾星!
“你离我远点!”法斯莉娅音调差点没控制住。
巫泠鸢说:“小声点,别让你家月月听到了,不然还以为我在欺负你呢。”
“你没有吗?”法斯莉娅咬牙切齿,整个人委屈得不行,“我不就是关了你一晚上吗?还给你准备了那么多好吃的好喝的,还有我最喜欢的小毛毯,结果你呢?你也太过分了!”
巫泠鸢冤枉的很,“我做什么了?”
“你做什么了你自己心里没数吗?”法斯莉娅小声嘟囔,“都是成年人了,闹个矛盾还要给长辈告状,丢死人了你!”
巫泠鸢笑着问:“我跟谁告状了?”
“你让上将去警告我爸,让我爸对我严加管教!”
“还有这事儿?”巫泠鸢饶有兴致地挑眉,狗男人果然背着她出手了。
“你装什么装!”法斯莉娅说,“要不是你给上将吹枕边风,上将才不会干这种事!”
“那你可真是太不了解狗……上将了,”巫泠鸢用公筷给法斯莉娅夹了一块红烧肉,“不管你信不信吧,反正告状的人不是我。”
法斯莉娅看着那块红烧肉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这肉不会有毒吧?”
“我看你脑子才有毒,”巫泠鸢吃了一块红烧肉,说,“给你夹块肉就是对你好了,那我要是送你一艘游轮,你岂不是会爱死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