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58章:哥哥是你的港湾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苏宥谦用眼神责怪巫泠鸢:封廷寒出来了你怎么不提醒我一声?
巫泠鸢一脸无辜,用眼神回他:我提醒你了,是你非要说。
你自己非要往枪口上撞,我也不能拉着你不是?
狗男人和她就算是塑料夫妻情,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挖他的墙角。这事关男性尊严,巫泠鸢断定狗男人不会无动于衷。
封廷寒眼看着交头接耳的两人,突然就想起了一句古诗词——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从前不知道,小骗子身边这么多野草。
他要是再不除草,来年这草原就得绿到他头上了!
苏家大少爷胆子不小,看在对方这么勇敢的份上,封廷寒决定给他一个机会。
“你看上我夫人哪点了?”封廷寒问。
绕是苏宥谦见多识广,也没见过像这样捅破窗户纸就直接问的情况。
这是在为难他还是在为难巫泠鸢?
“上将,能借一步说话吗?”苏宥谦不想让巫泠鸢为难。
巫泠鸢却站出来说:“不用了。”
苏宥谦眉心微蹙,“鸢宝?”
“对不起谦哥,”巫泠鸢也不管封廷寒会不会拒绝他,拉着他的胳膊,诚心诚意地对着苏宥谦说,“我喜欢的人,自始至终只有上将。除非是他不要我,否则我绝对不会和他取消婚约的!”
当然,他要是英年早逝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巫泠鸢在心里补充。
封廷寒:……就不该对她的思想抱有任何期待,这女人是巴不得他现在就七窍流血。
他怎么会顺了她的意呢?
封廷寒反手搂紧巫泠鸢的腰,说:“不许胡说八道!”
巫泠鸢斜着瞥了封廷寒一眼,我说什么了?
狗男人这是戏瘾上来了还是被什么言情小说里的深情霸总附身了?
“我们一定会白头到老的!”封廷寒刻意加重了“白头”两个字,想让巫泠鸢趁早打消诅咒他英年早逝的念头。以他的身体素质,只要不出意外,应该能长命百岁!
被拒绝的苏宥谦心已经碎成了玻璃渣子,还要被迫吃这两口子的狗粮,气得一脚踢翻狗碗,“我没有要破坏你们婚姻的意思。”
听完苏宥谦的绿茶发言,巫泠鸢只想向赫连月笙道歉。跟苏宥谦的段位比起来,赫连月笙确实差了不只一星半点。
是谁刚刚劝她和狗男人解除婚约?又是谁现在信誓旦旦地说不想破坏她的婚姻?
是苏宥谦!这个披着海王面具的太平猴魁!
苏宥谦既然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干脆一次性表达清楚:“鸢宝!以前是哥哥对不起你,在你最需要哥哥的时候没有说一句话就离开了你。现在哥哥回来了,搞清楚了自己对你的感情,但是好像晚了一步。”
封廷寒想看看野草的韧劲有多强,看戏似的听着苏宥谦表白。
巫泠鸢默不作声,想知道苏宥谦还有什么话要说。能够不畏封廷寒的身份,当着他的面对他的未婚妻说这些话,说实话巫泠鸢还是挺佩服苏宥谦的。
只可惜,苏宥谦的这份感情注定得不到她的回应。
她对苏宥谦的关系,充其量只有儿时的兄妹情谊在支撑着。
她比谁都清楚,自己对苏宥谦从未有过片刻的心动。
苏宥谦接着说:“既然你喜欢的人是上将,那哥哥也没什么可说的。只希望你能记住,要是哪天你觉得不幸福了,哥哥会永远是你的港湾。”
“苏先生多虑了,”封廷寒搂着巫泠鸢的腰说,“不会有那一天的。”
苏宥谦扯出一个牵强的微笑,看着刚从书房出来的赫连奶奶说:“奶奶,我突然想起来学校还有事,今晚就不留下吃饭就,改天再来看您。”
他礼貌地对着巫泠鸢和封廷寒点头致意,赫连奶奶连一句挽留的话都来不及说,就看到苏宥谦逃似的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巫泠鸢松了一口气,还好,苏宥谦不是那种不知死活和封廷寒硬碰硬的人。
“怎么他走了我看你还挺遗憾的样子?”封廷寒掐了一把她的腰,发现真细,一只手臂就能揽住是上将府平日里虐待她了?还是学校的饭不合她的口味?怎么像个营养不良的小孩儿似的?
封廷寒默默捏了一把,心想得喂胖点,不然回头别人瞧见了还以为他虐待老婆。
巫泠鸢忍住把狗男人手指掰断的冲动,微笑着说:“是啊,难得遇到一个真心喜欢我的人,我却就这么拒绝了,是很遗憾。”
封廷寒:……小骗子崩了人设之后越来越嚣张,连装都懒得再装一下了?
“不过没关系,”巫泠鸢反抱住封廷寒的腰,“我知道能够喜欢你已经花光了我这辈子的好运,再也得不到别人的喜欢,老天爷很公平。”
封廷寒薄唇微抿,若不是能听到小骗子的心声,他大抵真会被这句土味情话骗过去。
长得越漂亮的人越会说谎话,老祖宗诚不欺我也。
“哎哟,小两口这感情真好。”赫连老太太看着拥抱在一起的两人,笑眯了眼睛,“咱们帝国的小继承人是不是指日可待啦?”
巫泠鸢脸上染了一层薄红,老太太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殊不知,她和狗男人纯洁得像梁山兄弟。
这问题不好回答,巫泠鸢决定装傻。
封廷寒倒是回答得很顺口,笑着揉了揉巫泠鸢的脑袋,说:“不急,鸢宝还是个小朋友,等她长大了再说。”
同样是叫“鸢宝”,为什么从我狗男人嘴里说出来就是比苏宥谦口中说出来更好听?是因为音色不同吗?
巫泠鸢一把摁死心里头乱跳的小鹿,故作娇羞地垂下脑袋,“也不小啦。”
“什么不小啦?”赫连月笙从正门进来,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
巫泠鸢回头,一眼就看到了跟在赫连月笙后面的小尾巴。
“这不是法斯莉娅小姐吗?”巫泠鸢眼前一亮,嘴角勾起一抹甜笑。
法斯莉娅见了鬼似的往后退了一步,躲在赫连月笙背后,小声问:“月月,你怎么没说上将和土包子也在这儿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