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53章:蔷薇花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你不是很了解我吗?”封廷寒走到巫泠鸢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有什么情史你不知道?”
“只知道一些传闻,比如,您公务繁忙,无心儿女情长,成年至今,就只交往过我这一个对象。我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能成为你的未婚妻,你是上辈子杀了我全家这辈子才不得不娶我。”
封廷寒眯起眼睛,忽然笑了一下:“总结得很到位。”
巫泠鸢:……就不该给狗男人自我感觉良好的机会!
“所以你真的只交往过我这一个对象吗?”
巫泠鸢揉着抱枕,心想不会吧不会吧,狗男人不会真的这么纯情吧?都快三十岁的人了,竟然只交往过她这一个对象,而且还是柏拉图式的交往。
就算是常年泡在军营里,那也有很多漂亮的女兵呀!比如,他的青梅竹马——赫连月笙。每天和那种大美人朝夕相处,狗男人真的不会产生一点上下属之外的感情吗?
像狗男人这种长相、这种条件,不会真的这么禁欲吧?听说禁欲太久了有可能会变l态的,某些零件不用,真的不会生锈吗?
巫泠鸢偷偷瞄了一眼封廷寒的不可言说之处,在心里“啧啧”了两声。
封廷寒抓了个抱枕遮住自己的男性骄傲,木着一张脸,脱口而出:“我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这长相,这条件,只交往过你一个对象,你觉得可能吗?”
男人有时候就是经不起刺激,具体表现在封廷寒这张不争气的嘴上。为了面子,他的嘴选择了毫不犹豫的背叛他。明明没交往过其他对象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但他就是不想给小骗子看笑话的机会。
希望她能有点自知之明,别再继续追问。
“那你以前交往过的对象是谁?”很显然巫泠鸢听不到他的心声,饶有兴致地继续追问,“不会是赫连少将吧?”
巫泠鸢希望可以得到肯定的回答。
封廷寒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执着于造谣他和赫连月笙的关系,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可以名正言顺的告诉她,“月笙是我的下属,我们是纯洁的革命情谊。”
月笙?
叫得这么亲热,还说没一腿?这腿都快缠到腰上了!
蠢男人,你觉得是纯洁的革命情谊,人家赫连少将可不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巫泠鸢眸色渐深,她宁可封廷寒承认和赫连月笙有一腿,也不希望他……算了,想这么多也没用,不如直接问。
“那你上一次谈恋爱是什么时候?”巫泠鸢问。
封廷寒若有所思,一定不能挑隔得近的日子,万一查到了他在撒谎,那就露馅了。
他随口胡诌,“过去好多年,记不清了。”
“那你记得你们交往了多久吗?”
说太久了显得他过于痴情,说太短了又显得他不够专情,封廷寒左右一合计,选了个十分稳健的数字,“半年左右。”
巫泠鸢眸色渐深,这么巧?
封廷寒一头雾水,哪里巧?难道小骗子也有一个曾经交往半年的男朋友?
“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些?”封廷寒反客为主,问巫泠鸢。
巫泠鸢知道再问下去狗男人就要起疑心了,一口气吃不成大胖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剩下的不如改日再审。
她笑着说:“看了个短视频,里面的专家说,男女双方如果想培养感情,知晓对方的过去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封廷寒实名制佩服巫泠鸢张口就来的能力,但还是决定拆穿她:“什么视频,发给我也看看。”
巫泠鸢:……我就随口胡诌八扯,这你也信?智商呢?
“就是随手刷到的小视频,没有收藏,也没有保存。我回头找找,下次再刷到一定发给你看。”
巫泠鸢假模假式地看了一眼墙上的吊钟,“不是还要去赫连家吗?时候不早了。”
封廷寒说:“去换衣服。”
巫泠鸢不想去,在沙发上磨蹭,“澄澄第一次来这边,我怕他不习惯,要不然……”
“澄澄。”封廷寒看向巫泠鸢身后,陶澄澄小朋友和韩管家应该是去了一趟花房,采了一束漂亮的粉色蔷薇。
“干爹!”陶澄澄抱着花束跑过来,把花塞进他怀里,“快送给干妈,干妈最喜欢这个花啦!”
巫泠鸢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到的呀,”陶澄澄说,“每年你生日,谦叔叔都会送你一束。”
“是吗?”封廷寒把玩着娇艳欲滴的蔷薇,“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喜欢这种花?”封廷寒问,“那是喜欢送花的人?”
送花的人是苏宥谦,巫泠鸢和他的关系比纯净水还要纯。
狗男人有这个想象力干点啥不好,非得抢着给自己戴绿帽子。
巫泠鸢轻笑,“上将别逗我了,我和谦哥那才是真正的、纯洁的、革命友谊!”
“你什么意思?”封廷寒难得情商上线一次,听出来巫泠鸢语气里的阴阳怪气,“你不相信我和月……赫连是纯洁的朋友关系?”
“没有呀,”巫泠鸢不怎么走心地说,“您说什么我都信。”
这敷衍的态度让人火冒三丈,封廷寒板着脸说:“我证明给你看。”
巫泠鸢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突然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我证明给你看,我和赫连是什么关系。”
巫泠鸢问:“你要怎么证明?”
“你先跟我去赫连家。”
巫泠鸢无语凝噎,城里人的套路就是多。
去就去!
不为别的,就是想看狗男人打脸。
巫泠鸢摸摸陶澄澄的小脑袋瓜,“干妈和干爹要出去一会儿,你和韩爷爷在家可以吗?”
“当然,”陶澄澄小朋友老年老成,拍拍胸脯保证,“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韩爷爷的!”
赫连家距离总统府不远,都是寸土寸金的好地段。
封廷寒让老李开了军车,一路上畅通无阻。
赫连月笙就站在门口迎接,脱下军装的女人,穿了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平日总是高高挽起的头发散落在腰间,烫成了微卷的弧度,每一处都精心打扮过,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下车前,巫泠鸢多看了两眼,幽幽道:“不知上将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
“女为悦己者容哦~”
封廷寒:“……她就不能打扮给自己看?”
“当然可以啦!”巫泠鸢撩了一把和赫连月笙一模一样的长卷发,“我和赫连小姐真有默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