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45章:神奇功效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封廷寒现在知道刚刚的对话哪里不对劲了,他无语地看着假装晕倒的母亲,解释道:“我没那方面的毛病。”
总统夫人本来是假晕,发现老公的怀抱太舒服,索性不起来了,继续赖着说:“儿子,不要忌讳就医!”
封廷寒记得这句话不久前她才跟母亲说过,没想到这么快就还回来了。知道这一两句话是解释不清楚的,他拎着巫泠鸢进了客厅,抖落身上的雨水,取下巫泠鸢身上的军大氅随手交给佣人。
“去泡个热水澡。”封廷寒怕巫泠鸢淋了雨又受了冻会感冒。
巫泠鸢从善如流的乖乖叫了一声:“爸、妈,那我去洗澡啦。”
“快去吧,好孩子。”总统夫人毫不嫌弃的帮巫泠鸢捋了一下长发,“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狼狈?”
“没什么,就是淋了一点雨。”巫泠鸢不想让总统夫人担心,总统夫人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会真正关心她的人了,她很珍惜这份感情。虽然,这份感情是建立在封廷寒身上的。只要能多拥有一天,巫泠鸢都想好好珍视。
“爸,”封廷寒觉得自己没法和母亲好好沟通,转头看向一脸严肃的总统大人封泽衍,“这么晚,你们怎么来了?”
总统人狠话不多,冷声道:“陪你妈来的。”
一不小心又把话语权交到了总统夫人的手上。
总统夫人是真的很担心,看着健硕的儿子竖起一根手指,然后又咔嚓折下去,“你们刚刚说的不举,是这意思吗?”
封廷寒无言以对,过了好一会儿才问父亲:“你们有听到完整对话吗?”
总统大人如实说:“没有。”
总统夫人抢着说:“就听到鸢鸢说你不举也是应该的。”
封廷寒十分无语的解释:“我们在讨论谁举伞。”
总统夫人恍然大悟,一颗心放回肚子里,过了一会儿又问:“其他方面……没问题吧?”
“妈!”?封廷寒扶额,“您到底过来干吗的?”
“我想鸢鸢了,过来看看她。”
“那您现在看也看了……”
言下之意是,该走了吧?
总统夫人显然没这个意愿,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说:“还没看够。”
“那行,您接着看,实在不行今晚就和她一起睡,只要我爸没意见。”
全帝国上下谁不知道,总统和总统夫人结婚几十年如一日,恩恩爱爱,如胶似漆,总统去其他星系拜访都恨不得把我总统夫人拴在裤腰带上,这两口子能分开睡才有鬼了。
这边正讨论得热闹,巫泠鸢洗完澡出来了。
总统夫人看到从次卧出来的巫泠鸢,当即就不高兴了,“你们又分床睡?”
巫泠鸢傻呆呆的站着,想说:糟了!今晚多半又要打地铺了!
果不其然,总统夫人一看他俩分床睡,立刻皱起了精致的五官,“今天晚上我和你爸要留宿,你去跟鸢鸢说,让她委屈委屈跟你挤一下。”
根据过往多次经验,封廷寒和巫泠鸢都很清楚,拒绝是没用的。
封廷寒任命的对着挑了挑眉,“听到了?”
巫泠鸢内心悲苦的点头,“妈妈严重啦,我……一点都不委屈!”
生活终究还是对她这个小可爱下手了!
巫泠鸢硬着头皮,当着总统和总统夫人的面,并肩和封廷寒走进了主卧。
“等等,”总统夫人提着一个保温桶追上去,“待会儿记得把这个喝了。”
“好的妈妈。”巫泠鸢抱着保温桶和封廷寒刚踏进门口,总统夫人就迫不及待地替二人关上了房门。
她的CP已经锁死了,谁都别想再拆开!
总统夫人功成身退,高兴的对着总统招了招手,“老公,睡觉!”
总统宠溺了夫人几十年,早已经习惯了夫人的跳脱,背着手进了次卧,决定在这张小床上委屈一晚上。
“放着别喝。”封廷寒看着巫泠鸢怀里的那一盅汤交代了一句,拿着浴袍去了浴室。
巫泠鸢经过这番折腾,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她向来不是什么乖巧听话的人,肯定要先填饱肚子再想借口啦!
巫泠鸢拧开保温桶,问着色香味俱全的高汤,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咕咚咕咚解决了大半。
等封廷寒洗完澡出来时,某个小骗子已经像餍足的小猫一样窝在了沙发上。
“给你留了一半哦~”巫泠鸢邀功似的开口。
封廷寒脸色骤变,“你又喝了?不是让你别喝吗?”
巫泠鸢已经想好了借口,垂着头委屈巴巴的说:“你有叫我别喝吗?对不起,我没听到。”
说完她抬起头,很真诚地问:“为什么不能喝啊?”
封廷寒看她喝都已经喝下去了,多说也无益。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过来,看着碗里的汤,嘴角噙着一点坏笑,“你昨天喝了这个汤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吗?”
巫泠鸢认真回忆了一下,好像……昨天浑身发热难以自控的情况就是在喝完这碗汤以后才发生的。
“这汤里面有什么?”巫泠鸢拿着调羹盛了一勺,想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食材。
封廷寒坐在沙发上说:“知道羊腰子有什么功效吗?”
“你说这是羊、羊肾汤?”
那玩意儿味道不是很大吗?厨师究竟是怎么做到让这碗汤完全没有奇奇怪怪味道的?
巫泠鸢压着喉咙,想去卫生间催吐!
封廷寒像智能AI一样跟她科普,“羊腰子含有丰富蛋白质、维生素a、铁、磷、硒等营养元素,有生精益血、壮i阳补肾……”
“别说了!”巫泠鸢欲哭无泪,自我安慰道,我又不是男人!
封廷寒憋着笑,“知道女人长期服用羊腰子会怎么样吗?”
巫泠鸢想说“我不知道”,可是身体比思想更诚实,脱口而出:“会怎样?”
“这得看服用的量。量小的话没什么反应,量大的话就会出现身体燥热或者发热难消等情况。不过别担心,这种食疗并不会给女性的身体带来什么实质性伤害。”
“那就好那就好。”巫泠鸢拍拍胸口,刚把心放下去,就听到封廷寒接着说,“但是这世上有一类人对这个东西过敏,吃了就像吃春i药一样。”
封廷寒长臂一揽,将巫泠鸢拉到自己腿上坐好,低沉的嗓音里蕴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你对自己的身体,了解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