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39章:烦人精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廷寒?”赫连月笙穿着一身熨帖的军装坐在他对面,明显是刚从兰占国就回来就直奔的上将府。
借由工作之便,赫连月笙已经坐了将近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内,封廷寒走神了三次。以前从未发生过这种情况,赫连月笙看着封廷寒微微勾起的唇角,“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吗?”
“什么?”封廷寒勉强回神。
赫连月笙说:“你笑了。”
虽然笑得不明显,但是嘴角上扬的弧度很常见。
赫连月笙认识他二十几年,了解他各种各样的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发自肺腑又刻意压抑的甜笑,好像电视剧里那些陷入爱情的狗男女。
“有吗?”封廷寒扯平嘴角,他只是忍不住又回想起巫泠鸢临走前在他脸颊上落下的那个吻。
不过是蜻蜓点水,准确来说算不上吻,很多国家的贴面礼都不只那个程度。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往平静的湖面丢了一颗小石子,搞得巫泠鸢心里的涟漪一层层往外荡漾。
巫泠鸢那个小骗子,是不是给他下了什么蛊?
封廷寒脸色严肃,不经意间瞥到了墙上的吊钟。
时间差不多了,再有半小时巫泠鸢就要回来了,他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骗子,男人的脸怎么可以随便亲!
“还有事吗?”他问赫连月笙。
赫连月笙把该交代的公事都交代得差不多了,还没想到新的借口继续留下。
封廷寒默认这是没事了,说道:“没事了就回去好好休息一下,这两天辛苦了。”
赫连月笙知道对方这是下了逐客令,忍着心底的失落,说:“你身体怎么样?”
“很好。”封廷寒还是老样子,每一句话都是冲着结束聊天来的。
也就赫连月笙情商高,脾气好,能容忍这一切,接着问:“我听说总统给你批了假期?”
“嗯。”
“那你这段时间都准备待在上将府吗?”
“你到底想问什么?”封廷寒不耐的挑起眉毛。
赫连月笙愣了一下才说:“我奶奶想你了,你要是有空,能不能过来看看她?”
封廷寒小时候常去赫连家串门,没少受赫连奶奶的恩惠。现如今想起来,确实好久没去探望她老人家了。
“奶奶最近身体怎么样?”封廷寒脸色柔和了一点。
赫连月笙松了口气,庆幸自己没选错话题,“还是老样子,就是爷爷过世后,经常念叨着很想她。有时候半夜还在哭。”
年老时失去爱人总是不可避免,要是真能像誓言里说的那样,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反倒免受离别之苦。
封廷寒说:“我明日去探望奶奶。”
有了封廷寒的承诺,赫连月笙舒心的笑了笑,“好。”
她清楚物极必反这个道理,没有了理由再赖在这里,反而会惹人嫌。
“能借你卫生间用一下吗?”赫连月笙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军装,英姿飒爽,干净利落。
封廷寒摆了摆手:“请便。”
赫连月笙看着封廷寒在摆弄手机,没去公共洗手间,而是饶到了次卧。
据她所知,封廷寒和巫泠鸢一直是分房居住的。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封廷寒的情况,自打订婚以后,封廷寒就极少回家,大部分时间都泡在部队里,根本没什么时间和心思去培养感情。对于封廷寒而言,任何儿女情长,在国家大事面前都不值一提。
次卧里没有太多居住过的痕迹,但洗手间里还是放着一套用过的女士护肤品。
赫连月笙摸了一下毛巾,是湿的,证明昨天有人用过。
赫连月笙试图在这里找到封廷寒居住过的蛛丝马迹,最后发现这屋里除了一些女性用品外,并没有任何男性气息。
至少能够证明,两人没有在这个房间里发生什么。
赫连月笙冷着脸从次卧出来,正准备再去主卧看一看,背后突然传来封廷寒低沉的嗓音,“迷路了?”
赫连月笙停下脚步,自然的勾起唇角,“是啊,好长时间没来了,变化挺大的。”
“有什么变化?”封廷寒左右看了看,明明什么都没变过。
赫连月笙说:“以前冷冰冰的像样板房,一点生活过的气息都没有。现在有了女主人,变得有温度了许多。”
她看向还没来得及翻修的厨房,笑道:“是巫小姐的杰作?”
封廷寒回想起巫泠鸢烧厨房的画面,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是挺能作。”
赫连月笙生生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一丝宠溺,指甲险些陷进掌心的嫩肉里。明明几天前封廷寒对巫泠鸢还不是这个态度,短短几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赫连月笙勉强保持微笑,“是吗?女孩子适当作一点挺好的,作过头了就不可爱了。”
“她跟可爱不沾边,”封廷寒想也不想地回道,“就是个烦人精。”
“她特别烦人吗?”赫连月笙很不喜欢封廷寒提起巫泠鸢时的语气。
封廷寒顺着赫连月笙的话思考,小骗子烦人特别烦人吗?好像也没有,放这样一个烦人精在身边,还挺有意思。如果……那小骗子没有天天诅咒他半身不遂就好了。哦,她还觊觎自己的遗产!
想到这里,封廷寒不悦的皱起眉头,“嗯,特别烦。”
所以要给小骗子一点教训,要教她改邪归正。
听到了满意的答案,赫连月笙终于露出寻常的微笑,“要实在很讨厌,不如坦白跟总统夫人说,你们现在只是订了婚,还可以解除婚约的。日后要是结了婚再后悔,对彼此都是一种伤害。”
“解除婚约?”然后放小骗子出去勾搭别的野男人吗?
封廷寒眼睛微眯,她想都别想!
“还没到那种程度。”封廷寒迫不及待想报小骗子的吻别之仇,不想和赫连月笙讨论家庭婚姻关系,绅士的问,“我让李秘书送你?”
“不用,”赫连月笙谢绝他的好意,“小张送我过来的。”
她走到门边,回头对着封廷寒笑了笑,“明天见。”
送走赫连月笙,封廷寒接到了司机老秦的电话,“少爷,我们……没接到少夫人。”
老秦慌慌张张,一句话停顿了两三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