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38章:我很危险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那就好,”陶絮轻说,“那你就放心大胆的撩回去,上他!”
“我发现你这人说话真的是……有点东西。”巫泠鸢在看到陶絮轻的脸色时,机智地换了口风。
陶絮轻不跟她一般见识,打开电脑说:“我给你科普一下。”
巫泠鸢问:“科普什么?”
“一些注意事项……”
“倒也不用细心到这种程度。”巫泠鸢脸上的红晕像幼儿园参加舞蹈比赛时老师涂在学生脸上的猴子屁股。
陶絮轻眼看现场教学不太现实,干脆打包了一个文件夹给巫泠鸢,“你自己回家好好研究。”
她摸了摸巫泠鸢的脑袋,“乖女儿,不懂就问,别给妈妈丢脸。”
巫泠鸢:……
“时候不早了,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还要回上将府?”陶絮轻问。
巫泠鸢把她套路法斯莉娅的事情说了,然后抱住陶絮轻的小细腰,厚脸皮地说道:“今天晚上我要和你睡,谁都别想把我们分开。”
“你把这粘人劲用到封廷寒身上,十个禁欲系都抵不住。”
“他配吗?”巫泠鸢老神在在地说,“他不配。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
“这种话你以后当着他的面说。”
陶絮轻不和她继续扯皮了,回到正经事上面,“你要是不方便带澄澄的话,我就把他安置在套房里,回头再找个阿姨。你有空就过来帮我看一下他。”
陶絮轻是绝对不可能把儿子带到赌场去的,先不说赌场鱼龙混杂不适合小孩子,就光是帝国到兰占国坐飞船需要的跃迁次数,她都担心儿子太小承受不住。
巫泠鸢知道陶絮轻的情况。
陶絮轻是孤儿院长大的,十三岁那年认了一个厉害的师父,跟着师父学千门的技术,后来成为了千门传承人日子才稍微好过一点。
七年前,陶絮轻有个维持着固定关系的床友,两人好像没有谈恋爱,但是一不小心搞出了人命,也就是陶澄澄这个小可爱。
原本陶絮轻是不想要的,但是看了B超图后突然改变了主意。她不认为床友和自己睡了就一定要负责,更何况她也习惯了孤身一人,于是乎她决定跟床友好聚好散。
事后她来到帝国待产,因为从小体质就不太好,怀上陶澄澄之后,她几乎是三天两头就要进医院。
遇到巫泠鸢的那天正好下着瓢泼大雨,陶絮轻发现自己孕期有出血症状,于是准备去医院,结果刚出小区大门就晕倒了,是巫泠鸢捡到了她,并帮她叫了救护车。
巫泠鸢做好事不留名,陶絮轻后来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查到她的下落。
再次见到巫泠鸢的时候,她浑身是血的躺在一条小巷子里。
陶絮轻吓得当场就要打120,巫泠鸢却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智,掐着她的脖子说:“我不去医院!”
对方毕竟救过自己一条小命,陶絮轻总不能见死不救,最后还是把人拖回了家。
幸好那天晚上是万圣节,大街上百鬼夜行,没有人会因为巫泠鸢浑身是血而感到惊讶。
陶絮轻请来了信任的私人医生帮巫泠鸢包扎,虽然她血流不止的模样很渗人,但是还好没有什么致命伤。
陶絮轻当时怎么也想不到,一个15岁的小姑娘是做了什么事才会伤成那样。
她猜巫泠鸢不想说,于是也没问。
巫泠鸢像无家可归的可怜虫,窝在陶絮轻家里养伤,陶絮轻每天都关注当地新闻,想看看有没有哪里的失踪人口上报。
巫泠鸢很敏感,见陶絮轻这样,没过两天就收拾了行李要走。
陶絮轻问她:“去哪儿?”
她酷酷的冷着一张小脸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谢谢你救我,我很危险,不想给你添麻烦。”
陶絮轻听到一个15岁的小姑娘说自己很危险,差点没忍住笑出了声,她弯腰捏了捏巫泠鸢还有些婴儿肥的脸:“有多危险啊小朋友?”
巫泠鸢说:“你可能会死。”
陶絮轻这次真笑出了声,拍拍小姑娘的肩膀说:“我孤家寡人,不怕死。”
自此之后,陶絮轻就收留了巫泠鸢。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这小姑娘确实很危险。
她大概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小哥外,唯一一个知道巫泠鸢全部秘密的人。
同样的,也没有人比巫泠鸢更了解她。
只有把陶澄澄交给巫泠鸢,陶絮轻才能放心。
巫泠鸢说:“行,澄澄交给我。”
有了巫泠鸢的承诺,陶絮轻笑着说:“回来给你带特产。”
兰占国的特产就是纯净水,可真够敷衍的。
巫泠鸢笑:“特产就不用了,你帮我做个能混进冰城的身份吧,最好是能近距离接触国王和国王夫人的,”
冰城是兰占国皇氏居住的地方。
陶絮轻问道:“你要干吗?”
“接了个任务。”巫泠鸢没说具体的,不是特意要对陶絮轻保密,主要是这任务太羞l 耻,有损她星际第一大盗的身份。
陶絮轻也没继续追问,只说:“知道了,睡吧。”
巫泠鸢定了个明天早上五点的闹钟,不好意思真粘着陶絮轻,自觉的往小套房走。
“干妈?”陶澄澄发了个哈欠,睁着漂亮的大眼睛问,“你要睡我的房间吗?”
“这是你的房间?”巫泠鸢问,“你不跟你妈一起睡吗?”
陶澄澄很是嫌弃地说:“我三岁就不和妈妈睡觉啦,我喜欢一个人睡觉。”
这么独立的吗?
巫泠鸢收回自己会带孩子的那句话,陶絮轻才是个中高手,竟然能把孩子培养得这么独立。
巫泠鸢说:“那我去和你妈妈睡觉?”
陶澄澄很真诚地说:“我建议不要。”
“陶澄澄,又说我坏话呢?”陶絮轻一边拎着巫泠鸢往主卧走,一边说,“早点休息,晚安。”
回到主卧,巫泠鸢放声大笑:“你儿子好像嫌你睡相差。”
陶絮轻微微一笑,气出了方言:“你个憨包,睡相和老子一样,还好意思笑。你和封廷寒睡瞌睡的时候,他没一jio把你踹下去吗?”
巫泠鸢得意的说:“没有哦~”
陶絮轻笑得暧l昧:“所以真的同床共枕了?”
巫泠鸢:……我这张破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