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37章:施展才华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天色黯淡,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巫泠鸢从网吧出来,发现自己没带伞。
路人行色匆匆,都在咒骂这天气阴晴不定,巫泠鸢却格外喜欢下雨天一个人慢悠悠走在路上的感觉。尤其是想到一会儿要见面的人,心情就更愉悦了!
她把摩托车停在奥利维亚酒店门口,找前台拿了一张总统套房的房卡。
“鸢鸢!”
巫泠鸢刚刷开房门,一个小男孩就像小炮弹似的冲过来,抱住了她的腿。
“宝贝儿!”巫泠鸢弯腰把小宝贝儿抱起来,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好几口。
小宝贝穿着奶白色的卫衣,眼睛比黑曜石还要漂亮,坐在巫泠鸢的胳膊上,任由她“非礼”自己。
“双标狗!”小男孩的亲妈陶絮轻,也是巫泠鸢唯一的闺蜜,穿着一件黑色的真丝睡袍,端着两杯黑咖啡走过来,吃醋道,“我都不让亲。”
“那没办法,很显然澄澄更爱我,”巫泠鸢掐着小家伙白白嫩嫩的小脸蛋,“对吧澄澄?”
小家伙很理智的回道:“那还是更爱妈妈,干妈你只能排第二。”
“陶澄澄,下来。”陶絮轻扯下脸上的面膜,露出一张漂亮精致的脸。
巫泠鸢把小家伙放到地上,捂着胸口说:“干妈受伤了,心像玫瑰花瓣一样,碎成一片一片,飘落在眼前……”
“差不多得了,”陶絮轻递给她一杯咖啡,冷漠道,“有本事自己生一个。”
陶澄澄小朋友学着巫泠鸢的姿势,翘着二郎腿说:“电视上说,一个人是生不出小宝宝的!”
陶絮轻板着脸,“你又看什么乱七八糟的电视剧了?”
陶澄澄小朋友摇头,“没有呀妈咪,我看的是动物世界。”
巫泠鸢:“……合着我就是过来让你们母子二人欺负的呗?”
陶絮轻踹了自家儿子一脚,“快给你干妈道歉,人家现在不是一个人,可以生小宝宝。”
“对不起干妈,”陶澄澄小朋友一边鼓掌一边说,“我想要个妹妹!”
巫泠鸢说:“那恐怕不行。”
正在喝咖啡的陶絮轻“噗”一口喷出来,惊叫道:“封廷寒不行?”
“……”巫泠鸢被她逗笑了,“你这断章取义的本事不该被埋没,八卦杂志社应该有你的一席之地,你要是过去取标题,人家杂志社销量能翻倍你信不信!”
“谢邀,这辈子没有转行的打算,”陶絮轻说,“我们还是接着聊聊封廷寒不行这事儿吧。亲爱的,这可不是小问题。”
陶澄澄不能喝咖啡,只能捧着一杯牛奶,一脸天真无邪的问:“不行是什么意思呀?”
“就是你干爹生不出……”
“喂!陶絮轻!”巫泠鸢一个枕头砸过去,“孩子面前说什么呢?”
陶絮轻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家的小朋友只有六岁。
“陶澄澄,”陶絮轻把电脑丟给小家伙,“去卧室玩。”
“你这亲妈当得真是……”巫泠鸢拍拍小家伙的脑袋,“少玩手机多看书。”
陶澄澄点头,立刻嫌弃的把手机还给自家妈咪,然后晃着两条小短腿去卧室翻行李箱里的漫画书了。
陶絮轻说:“你确实有点带孩子的天赋。”
巫泠鸢骄傲的仰起小脑袋,“那可不,空有一身本领却无处施展。”
“既然如此,那我给你个施展才华的机会。”
巫泠鸢:??
总觉得自己掉进坑里了是怎么回事?
陶絮轻放下咖啡杯,神色变得正经起来,“过两天我要去一趟兰占国,那边新开了一个星际赌l场,我准备过去赚点奶粉钱。”
陶絮轻是古老的千门传承人,赌术精湛,从不失手。正因如此,稍微有点名气的大型赌场都把她拉入了黑名单。虽说人现在已经是家缠万贯,但是谁会嫌钱多呢?
巫泠鸢曾经没少被陶絮轻这个小富婆救济,这时自然说不出拒绝的话。关键就在于……
“这事儿可能有点难搞。”巫泠鸢说。
“不方便?”陶絮轻随手搅拌着咖啡。
巫泠鸢道:“狗男人现在想和我同居。”
陶絮轻手一抖,咖啡抖出大半,“你们生米煮成熟饭了?”
“没有,顶多电饭煲里掺了点水,还没通电。”
巫泠鸢把这几日发生的事都给陶絮轻描述了一遍,说道:“自从狗男人被雷劈了之后就不对劲了。就是,怎么形容呢……”
巫泠鸢想了想,道:“他老是撩我!”
陶絮轻像个阅尽千帆的老手,“那你撩回去呗,是不会吗?”
巫泠鸢不用猜都知道,陶絮轻下一句话就是“你不会我可以教你”。
巫泠鸢说:“不行,万一擦枪走火了怎么办?”
陶絮轻散漫的撑着脸,“合法的已订婚夫妇,上个床多正常的事?像你们这种不上床才是有问题。再说了,睡封廷寒,你亏吗?”
摸着良心说,不亏,甚至还赚了。
巫泠鸢若有所思道:“有理有据,我竟然无法反驳。”
陶絮轻嘴角弯出一点笑容:“宝贝儿,你知道成年人的世界有多快乐吗?”
巫泠鸢表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是备不住陶絮轻偏要说:“衣服一脱,二话不说。云l雨巫l山,铁砚磨l穿。你上l他下,齐驱并驾。他上l你下,风l流佳话……”
“你可闭嘴吧!”巫泠鸢红着脸捂住了陶絮轻那张口无遮拦的嘴。
陶絮轻冲她眨了眨眼睛,吚吚呜呜的问:“熏动哇?”
巫泠鸢噗嗤一笑,回给对方一个臭味相投的表情:“我该死的心动了!”
“心动不如行动,”陶絮轻甩开巫泠鸢的手,“作为封廷寒的未婚妻,这辈子睡不到他你亏大了。”
“你就不能给我树立点正确的三观吗?”
陶絮轻赏了巫泠鸢一记白眼:“睡封廷寒三观不正?”
“那倒也不是,”巫泠鸢为难的说,“可是他把我小哥……”
“又是小哥?”陶絮轻眉头轻锁,“你不会喜欢你那个小哥吧?”
巫泠鸢一个抱枕砸在陶絮轻脸上:“想什么呢?我和小哥是纯粹的革命情谊。没有掺杂半点男女情愫。他就像我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和你一样的好闺蜜!”
“那你有什么可纠结的?”陶絮轻优雅的捋了捋头发,道:“你睡你的封寒廷,又不影响你调查当年的事。而且,你知道什么叫枕边风吧?说不定,这枕边风还能助你一臂之力。除非……”
“除非什么?”
“你会日久生情,爱上封廷寒。”陶絮轻加重了那个“日”字,差点又把话题带跑。
巫泠鸢立马否认:“不可能!就算全天下男人死光了,我也绝对不会爱上封廷寒那个暴戾恣睢的狗男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