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32章:初次见面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巫泠鸢的动作比大脑反应更快,还没想好要用什么借口,就已经化被动为主动,翻身将封廷寒压在了身下。
薄毯裹在两人中间,蹂躏得不成样子。
巫泠鸢抓住松动的浴巾,呼吸喷洒在男人的耳侧,问:“那上将想怎么杀我?”
这和封廷寒这两年来接触过的未婚妻完全不同,却格外的让人心跳失衡。
这女人不屑伪装了么?
封廷寒压着想要破壳而出的生l理反应,危险的半眯着眸子,“我原来不知道,夫人竟的性格竟是这样的?”
巫泠鸢醍醐灌顶,恍然发现自己做了什么。
所以说她这个演技,就不该和狗男人隔得太近。
她就知道迟早有一天会露馅儿,只是没想到露得这么快。
现在再否认也晚了,不如大大方方撕下伪装。
她胆大包天的撑住男人的胸膛,“我这样……上将不喜欢吗?”
封廷寒目光落在女人微张的薄唇上,不觉得生气,反而有几分兴趣盎然,“夫人床上和床下反差确实不小。”
“那你更喜欢哪种?”
巫泠鸢想,你说出来我就改,我一定反其道而行之,坚决不让你有一丝一毫心动的可能信!
封廷寒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跟他玩是吧?
“你任何样子,我都喜欢。”
巫泠鸢:……这话她属实没法接!
狗男人是被魂穿了吗?这么肉麻的话都说得出口?
巫泠鸢咽了咽口水,昧着良心说:“真的吗?那我太开心了!”
“既然这么开心,不如……”封廷寒趁着女人没注意,抱着她滚了一圈,又变成他上她下的姿势,“生米煮成熟饭怎么样?”
他倒想看看,这女人为了得到他的遗产能牺牲到什么程度。
巫泠鸢浑身紧绷,不不不,这和她想象中的剧情完全不同!
谁要跟他生米煮成熟饭?狗男人想得倒是挺美!
“你喜欢我吗?”巫泠鸢眨了眨澄澈的眸子,很是期待他的答案。
她就不信狗男人能昧着良心说“喜欢”。
只要狗男人否认,她立马就能免费给他表演一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剧本她都想好了,一定要重点突出“我因为爱你想和你上l床,而你为了上l床却连爱我都不愿意说”这个中心思想,一定要让狗男人明白“你不是真正的爱我,你只是想发泄你的欲l望罢了”。
一心深爱着未婚夫却不被对方喜爱的小可怜能有什么错呢?
错的都是渣男未婚夫啊!
巫泠鸢在心里写了一整个完整的剧本,却唯独没想到,狗男人会抱着她的腰说:“不喜欢你怎么会和你订婚?”
巫泠鸢彻底傻眼,“你说什么?”
“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是什么时候吗?”封廷寒问。
巫泠鸢问:“不是在两年前的宫宴上吗?”
两年前,为庆祝边远星系的三个国家成为帝国的附属国,总统夫人举行了一次宫宴。
对外宣称是宫宴,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那是为了给帝国未来的继承人封廷寒上将选老婆。
当时巫泠鸢的父亲巫洪贤本不打算带她出席,但是她用了一点手段,出现在了宫宴上。
其实那时她要勾引的人不是封廷寒,也没想过能成为封廷寒的未婚妻。
巫泠鸢正回忆到此处,就感受到男人握着自己腰际的力道突然收紧。
她迷茫的抬头,看到了封廷寒眼底蓄起的怒气,“当年你准备在宫宴上勾l引谁?”
巫泠鸢直接僵住,狗男人怎么会知道这些?
“说话!”封廷寒身上的戾气慢慢沉下来,“你为什么会参加宫宴?”
巫泠鸢不知道封廷寒查到了多少,真假掺半地说:“我爸为搭上花月国的石油资源,准备把我送去和亲。我听说花月国国王是个糟老头子,还特别喜欢把女人炼成香水。我不想嫁过去,正好那天妹妹生病不能下床,所以父亲才让我顶替了妹妹的名额参加宫宴。我确实没想过要勾l 引你,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的。”
未曾想,总统夫人是个颜控癌晚期患者,一眼就相中了她做封廷寒的老婆。
后来发生的事情顺其自然,在花月国国王和帝国上将之间,巫洪贤果断的选择了后者。论国之实力,帝国肯定是更胜一筹的。作为一名商人,谁不想攀上总统的关系?
巫泠鸢接着说:“我就是不想嫁给花月国那个糟老头子,所以才打算在宫宴上随便找个男人嫁了。”
“随便找个男人嫁了?”
听到这句话,封廷寒没来由的火大!
他不相信巫泠鸢是这么蠢的女人,但要说了解,他也确实算不上了解对方。
巫洪贤想搭上花月国的石油资源这件事他是知道的。
他说:“花溟不是糟老头子。”
“啊?”巫泠鸢没跟上对方跳跃的思绪,稍微愣了一下才想起,花溟就是花月国的国王。
那人神出鬼没,从来不亲自参与任何国家的外交,极少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是怎样的。
封廷寒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亲眼见过。
巫泠鸢一不小心就被对方带偏了,问道:“那他长得帅吗?”
封廷寒的脸色更臭了,说:“你这么关心干吗?还想再嫁过去吗?”
“不是……”
“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封廷寒掐着他的腰说,“你是……”
“你未来老婆,我知道的。”巫泠鸢一句话就压住了男人的怒火,笑着问他,“所以你第一次见我不是在宫宴上吗?”
“不是。”封廷寒觉得这个姿势太容易擦l枪走火,翻身从她身上滚下去,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在读高中。”
巫泠鸢愣了愣,“那会儿我还是未成年呀!”
狗男人真变l态,居然……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封廷寒及时打断巫泠鸢的脑补,说,“我对未成年的小屁孩没有兴趣!”
只是那天在国旗下发言的小姑娘迎着阳光一身正气,不知怎么的就让他记住了很久很久。他分明患有轻微的脸盲症来着……
巫泠鸢发现身上的燥l热好了一点,可能分散注意力这一招是有效的。
她接着问:“那你是在宫宴上对我一见钟情了,所以才让总统夫人来跟我爸说亲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