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30章:星盗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封廷寒想起来确有此事。
三年前,他出征边远星系参与谈判,刚到皇宫的第二天,谈判还没正式开始,元帅就说自己丟了一套星际原石。
那套星际原石价值不菲,拍卖价格足以养活两个小国。
当时皇宫里接待的外宾只有帝国,封廷寒手下的战士自然成为了最大的嫌疑人。
他坚信自己的战士绝不可能涉案,但还是配合皇宫进行了一番盘查。
事后发现,皇宫的监控系统早在一个月前就被植入了病毒。
皇宫的技术人员连夜侦破,发现都不是该黑客的对手。
为了还战士们一个清白,封廷寒让李秘书施以援手,派出了帝国的团队进行跟踪,结果反而惹怒了盗窃团伙。
当天皇宫的所有电子系统全面崩溃,每个人的电子设备上都收到了“暗影”的通告。
原来那套星际原石是元帅从别人手中偷来的,“暗影”只是受人之托,拿钱办事,想把那套星际原石物归原主。
总之帝国和皇宫的技术人员加起来都干不过一个盗窃团伙,说出去实在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元帅表面上吃了这个哑巴亏,决定暗地里再追究。
后来皇宫成为帝国的附属国,元帅才亲口承认,那星际原石确实是自己当年征战的时候“捡”来的。
封廷寒得知此事,这才撤销了对“暗影”的追击令。
时隔三年,再听到这个代号,封廷寒蓦地抬眸,“这个组织还没有金盆洗手?”
“销声匿迹了将近三年,”李秘书猜,“会不会是诺亚得罪了人家?”
诺亚那个蠢货,既没有谋略又没有格局,而且生性残暴不仁,若不是他的哥哥尤金发生意外,克里国也轮不到他来继承。换句话说,他得罪谁都不奇怪。
星际第一大盗“暗影”组织,就像藏在太阳光下的影子。哪怕你亲眼看见,也休想抓住。其团队专业,做事从不拖泥带水。
星际间流传着关于暗影的传说,总结成一句话,那就是——没有暗影偷不到的,只有暗影不想要的。
三年前封廷寒就想过,如果这样的组织能够为帝国所用,那所能创造的价值和利益一定无穷无尽。
可惜,“暗影”干完星际原石那一票之后就彻底销声匿迹。
好不容易等到对方重出江湖,封廷寒兴致盎然的转了一下订婚戒指:“派人继续跟进,如果追踪到‘暗影’,捉活的,一个都别放过。”
李秘书兴致勃勃的点头,显然对和“暗影”的交手也期待已久。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其实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巫泠鸢对即将到来的危险一无所知,正百无聊赖的刷着星网热搜。
但凡是传播封廷寒“劈叉”视频的博主,她都发了警告。
懂事的立马就删了,不懂事的很快就炸号了。
博主们不明所以,只好用小号吹一下帝国宣传部的办事效率有多厉害,查水表的时候连只有三个粉丝的私人号都不放过,说禁就禁了。
封廷寒拿着科研人员潜心研究出来的洗涤剂敲响次卧大门。
“请进。”屋内传来巫泠鸢软绵绵的声音。
封廷寒推开门就看到巫泠鸢窝在沙发上玩手机,侧卧的睡姿突出姣好的身材曲线,最诱l人的是,她竟然还没有脱下那条衣不蔽l体的连衣裙。
“你的披肩呢?”封廷寒问。
巫泠鸢想端正坐姿,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没什么力气。
她向来不喜欢为难自己,起不来干脆就躺平了说:“忘在楼下了。”
知道封廷寒肯定是来找自己算账的,巫泠鸢先发制人道了个歉:“对不起,我不该画小草莓。”
巫泠鸢想起那个画面,很不厚道的在心里笑出了声。
笑着笑着她突然想起来,这事好像和她脱不了干系。
直播前,她以为狗男人准备饿死她,所以她好像躺在床上诅咒过狗男人。
当时她是怎么说的来着?
巫泠鸢愣了一会儿才想起,她好像说的是诅咒狗男人在直播的时候也被人扒裤子。
万万没想到,那个导致他裤子撕破的人竟是自己!
巫泠鸢颔首,试图用低垂的睫毛掩饰眸子里的心虚。
殊不知她的心理活动早就被封廷寒一览无余。
封廷寒现在只想把这个小骗子拖出去揍一顿,手上却不由自主地拿起薄被搭在了女人的身上,,“先去把衣服换了。”
巫泠鸢浑身没劲儿,懒懒的说:“待会儿再换不行吗?”
“不行,”封廷寒说,“立即行动!”
巫泠鸢在心底翻了个白眼,狗男人这是把自己当成他手底下的战士了吗?
她偏不动,不但不动,还嫌弃这被子太热,故意踢了一脚。
被子从肩头滑落至腰间,等于盖了个寂寞。
封廷寒警铃大作,小骗子勾l引谁呢!!
他板着脸,像是要吃人,“还不动?是想等我亲自给你换吗?”
“那你来。”突如其来的热意燥得巫泠鸢心情不太好,说话压根没过脑子。
等到空气倏地安静下来,她才后知后觉自己刚刚干了什么事。
“我是说……你来多不合适呀,我又不是没手没脚的,换衣服这种事稳的好劳烦你呢?”
巫泠鸢补救了两句,掀开被子往浴室跑。
“站住。”封廷寒把洗涤剂丢过去。
巫泠鸢精准无误的接住,在心里想这里面装着什么东西?硫酸吗?
封廷寒真想直接撬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都装着什么豆腐渣。
“这是油漆洗涤剂,”封廷寒耐着性子说,“试试看有没有效果。”
“哦。”
巫泠鸢坐在浴缸边上,准备泡个澡再出去。
她相信狗男人应该不会骗自己,因为骗了她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把洗涤剂倒入浴缸,巫泠鸢脱了衣服坐进去。
狗男人果然没骗自己,这些油漆一遇到特制的洗涤剂就自然脱落了,搓都不用搓。
看到自己恢复得白皙如初的胳膊,巫泠鸢终于松了一口气,弯起唇角给给浴缸换上了干净的温水。
水的热度维持在38℃左右,理应是最让人放松的温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巫泠鸢却越洗越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