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24章:我越狱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西南角是整个上将府最偏僻的地方,日里就连巡逻队都是三小时才来一趟,巫泠鸢叹了一口气,自己这运气得有多背,才会正好撞上封廷寒路过此处!
早知道就不该从西南角出来,直接干翻守卫多省事。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唯一庆幸的是,她此时正好用屁股对着狗男人。
以狗男人对她的了解程度,不可能凭着屁股的形状就把她认出来。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
此时回头,还不如顶风作案。
豁出去了!
巫泠鸢耸动着身子,又往前爬了两公分。
封廷寒眯起深邃的眼睛,微微笑了起来,“黑枭,咬她!”
黑枭是非常出色的军犬,会严格执行主人的命令。
巫泠鸢刚刚能够投机取巧获得黑枭的信任,纯粹是因为封廷寒之前交代过它,不许跟巫泠鸢大吼小叫。
现在真正的主人出来发号施令,黑枭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嗷呜”一声,黑枭冲过去叼住了巫泠鸢的裤腿。不等巫泠鸢开口求饶,裤腿就在黑枭的撕扯下裂开一道口子。
巫泠鸢穿着宽松的运动裤,腰太细了,全靠胯撑着裤腰才没有下滑,哪里经得起黑枭这么折腾。
她怕黑枭再往后拽一些自己就会当场裸l奔,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拽裤腰。然而狗洞就这么大,根本容纳不了她反手掏裤腰反人类的这个动作。强行操作的后果就是——她卡住了!
“汪汪!”黑枭含糊不清的吼了两声,正在等待封廷寒的下一步指令。
封廷寒一开始指的就是巫泠鸢的裤腿处,意思是让黑枭叼着她的裤腿。但是巫泠鸢看不到,只以为黑枭在用叫声警告她——你再不回来我就咬你屁股了!
俗话说得好,面子诚可贵,美食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二者皆可抛。
黑枭是成年藏獒,一口下去她大半个屁股都要遭殃,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也顾不上丢人了,巫泠鸢蹬着腿大喊:“上将饶命!!”
“黑枭,住口,”封廷寒往前迈了一步,故意说,“这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汪汪!”黑枭停下撕扯的动作,用叫声回应主人。大概是想告诉主人它认识巫泠鸢,嗷嗷叫的同时还激动的用爪子使劲儿扒拉巫泠鸢的裤子。
巫泠鸢裤子岌岌可危,忙说:“小黑别拽了!”
整个上将府,除了封廷寒外,巫泠鸢是唯一敢给黑枭取小名的人。她撅着屁股一动不能动,看起来比猫和老鼠里面的那只汤姆猫还要惨。
“上将,是我是我!”巫泠鸢抓着裤子大喊。
封廷寒明知故问:“你是……”
巫泠鸢黑着脸,只以为狗男人是真听不出她的声音,自我介绍道:“我是巫泠鸢啊!”
“巫泠鸢?”封廷寒蹲在地上,饶有兴致地使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现在应该在卧室里。”
巫泠鸢:……想不到吧!我越狱了。
“看不到你的脸我怎么证明你的身份,”封廷寒挑起一侧眉毛,故意找茬儿似的问,“靠你屁股的形状吗?”
巫泠鸢:“……”
狗男人不会真的能听到我在想什么吧?
一阵长久的,令人窒息的沉默后,巫泠鸢摇摇头自我否认,不可能的,狗男人又没有什么特异功能!他要是真能听到自己的心声,肯定早就知道自己诅咒他被雷劈的事了,不可能到现在还留着她的小命。
她趴在地上,开始大演苦情戏码,“上将,真的是我啊!我是你未婚妻巫泠鸢,是你未来的老婆啊!你连听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
“听出来了。”说实话封廷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留她一条小命,他告诉自己是想放长线钓大鱼,顺藤摸瓜查出巫泠鸢有没有幕后主使,实际上就算先把她解决了,再去挖背后的势力对于他而言也没什么影响。不如坦白承认,他就是觉得,养这么个小玩意儿挺有意思,就想看看她除了乌鸦嘴以外还能有什么手段对付自己。总之,从她的心声来看,她现阶段也不敢要自己的命。
封廷寒拍了拍黑枭的狗头,淡淡的问巫泠鸢:“所以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在卧室睡觉吗?”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好像梦游了,”巫泠鸢面不改色的接着编,“我一闭上眼睛就梦到了那个怪兽……”
“那个变成我的样子来迷惑你怪兽?”在巫泠鸢看不到的地方,封廷寒毫不掩饰的勾了一下唇角,小骗子骗术虽然不佳,编剧能力倒是不弱,敢情儿编的还是个连续剧。
封廷寒问:“然后呢?”
没想到狗男人连这种话都信,巫泠鸢接着说:“然后它就想弄死我!”
它在心里补了一句,其实是想饿死我!
“我不可能坐以待毙吧?”巫泠鸢自问自答,“于是我就逃,我拼命的逃。我梦到我逃到了一片黄色的荒草地上,它还是不放过我。它化身一头黄色小猎豹,就追我!就追我!铆足了劲儿追我!我问它,为什么追我……”
封廷寒越听越觉得这故事似曾相识,“你在梦里是不是还穿着白色连衣裙?”
巫泠鸢一时嘴快:“你怎么知道?”
“可能因为我恰好看过古地球红极一时的那支急支糖浆广告。”封廷寒面沉如水,语气里夹着冰碴子,冻得人骨头发凉。
巫泠鸢知道自己翻车了,她胡诌的谎话,狗男人一个字都没信过。
这谁能想到,日理万机的上将大人还有时间关心古地球的复古风潮,连急支糖浆这种广告都看过呢?
“巧了,我也看过那个广告,”巫泠鸢厚着脸皮说,“可能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她累了,像一条翻不了身的咸鱼,被胃疼折磨得不想再挣扎。
总归狗男人最多惩罚一下满嘴跑火车的她,不可能真让她死在上将府。
封廷寒得知她胃疼,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手臂夹紧,我拉你出来。”
巫泠鸢眼前一亮,乖乖缩紧手臂等待救援。
封廷寒扣住她的脚腕,用力往后拽。
黑枭见状也想出一把力,摇着尾巴跑过来,一口叼住巫泠鸢的裤子。
狗子不知轻重用力过猛,之前裂开一条裤缝的布料不堪重负,发出“呲拉”一声巨响——
巫泠鸢拼命护住的裤腰带彻底阵亡。
那一瞬间,她突然明白了什么是风吹屁屁凉的感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