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22章:把你挂在墙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是幼儿园苗苗班画画比赛冠军……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拿过冠军?”巫泠鸢皱着眉,完全不记得自己有提过这件事情。
封廷寒一时嘴快没想那么多,怕她接着追问,立刻转移话题,“多少人参赛?”
“三个。”
其中还有一个拉肚子没来。
这事儿巫泠鸢藏着没说,也是要点脸的。
封廷寒看了看这意识流的画风,又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我在你心里就长这样?”
巫泠鸢开始瞎掰:“我这是抽象派画法!”
封廷寒一言难尽的表情,“你问过瓦西里·康定斯基吗?”
巫泠鸢不知道瓦西里·康定斯基是谁,但是她没问,她猜应该是抽象派画法的代表性人物。
默默地在心里向这位先辈说了一声对不起,巫泠鸢指着画卷上红一块黑一块的香肠嘴说:“其实这里还有一点点野兽派……”
“你看我像野兽吗?”封廷寒沉着脸。
巫泠鸢想,挺像的。
外表类似北极狐,优雅高贵,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内里就是黑豹,性情孤独,但是有着超人的智慧和领袖气质,而且格斗技术超高。
至于性格,那就是妥妥的蜜獾,也就是传说中的平头哥,几乎没有什么天敌,重点是睚眦必报。
封廷寒绷着脸,这女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出三种野兽来形容他,实在不知该骂她还是夸奖她。为了她这条小命着想,封廷寒准备出去冷静冷静。偏偏这小骗子不知死活,非要跟上来问他:“上将,要把你挂在墙上吗?”
挂在……墙上?
这句话听起来很耳熟,通常出现在灵堂或者追悼会上。
封廷寒难以自持的想到了自己变成黑白照片挂在挽联中间的画面,霎时间脸黑成了炭块,“你想把我挂在墙上?”
“不是你说的吗?进门的玄关处。”巫泠鸢心想反正我没署名,丢人的肯定不是我。
封廷寒暗自磨牙,原来这才是小骗子的真实想法。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封廷寒说:“去拿工具箱。”
巫泠鸢愣了愣,不敢相信狗男人居然真的答应了要把这么丑的画挂在墙上。
狗男人别的不说,审美真是极好的。
听说这个上将府是他亲自参与设计装修的,每一处细节都透露着主人精致的生活态度。客厅里挂着的油画都是出自古地球的天才画家之手,是无价之宝。走廊吊顶上的壁画更是亲自请大师过来手绘的,随便一块墙皮抠下来都比钻石还值钱。
就在这样一个充满了艺术气息的上将府里,即将挂上一副幼儿园小朋友看了都嫌弃的垃圾画,那种亵渎艺术的愧疚感从巫泠鸢心里油然而生。
但是她一点也不后悔,甚至隐隐的有些兴奋。想到未来有客人问起这幅画上画的是谁,而封廷寒冷着脸说“是我”画面,巫泠鸢高兴得差点笑出声来。她小跑着把工具箱搬出来,没看到封廷寒,以为他在忙,便自己动手在墙上凿钉子。
“再高点。”封廷寒神出鬼没,吓得巫泠鸢一锤子锤在自己的手上。
“嘶……”她痛得丢了锤子,赶紧用手捏住耳垂。
封廷寒看着她的迷惑行为皱起眉头,“手痛为什么要捏耳垂?”
“不能捏吗?”巫泠鸢不是抬杠,她是真的以为这样做能够有效缓解疼痛。
小时候每次受伤了都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哄,一开始只会躲在墙角哭鼻子。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看到电视剧的女主角给男主角煲汤,手指被烫了,然后女主角就用手指捏住耳垂。很快,女主角的表情就不痛苦了。自那以后,不管是掌心被热水烫了,还是手指被门夹了,巫泠鸢都会用手捏一捏耳垂,好像这样就真的能够缓解疼痛。
封廷寒从巫泠鸢的心声里抓住了好几个重点,作为巫家的大小姐,怎么会没有人关心、没有人哄,不该是被巫家二老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吗?为什么会经常受伤?
封廷寒握住她的手腕把她的手从耳朵上扯下来,想看看有没有砸出血,结果手指五彩斑斓,啥也看不清。索性去冰箱里拿了个冰袋出来,压在她手上。
“如果是端了比较热的盘子,捏耳朵的确可以有效地减轻疼痛,那是因为耳朵上的毛细血管比较少,相对来说要比身体其他部位的温度低一些,捏一下能起到迅速降低手部温度的作用。但如果是烫伤,或者是被门夹到,又或者是像刚刚那种情况。有冷水就用冷水,有冰袋就用冰袋。这也只能是应急,再严重的话,还是得去医院。”
封廷寒伸手揉了揉巫泠鸢的脑袋,问:“听清楚没有?”
巫泠鸢僵在原地,好一会儿没反应。
封廷寒以为她痛哭了,刚想开口安慰两句,就听到她在心里咆哮:狗男人摸我头了?他为什么要摸我的头?他是不是羡慕我的发量?他要秃了吗?
封廷寒:“……”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行为,只是……她的头发蓬松柔软,看上去手感很好。事实上,手感确实很不错。像毛茸茸的小动物,让人爱不释手。
难道,这就是帝国子民撸猫的乐趣吗?
封廷寒捏了捏自己的手指,有些意犹未尽。
巫泠鸢抿着唇想,狗男人刚刚说话真的好温柔,像哄小朋友一样。
他为什么要这么温柔?
莫非是想拔了我的头发毛囊植到他脑袋上吗?
封廷寒北极狐一般高贵的俊脸瞬间沉下来,“你的发量没有两年前多了。”
巫泠鸢目瞪口呆的撸了一把自己的脑袋,真的假的,需要植发的人竟是我自己?!
听到小骗子惶恐的心声,封廷寒满意的笑了,果然,用魔法打败魔法才是正解。
他转身,把巫泠鸢的大作挂在了玄关处。
“没事不准打扰我。”封廷寒转身去了书房。
巫泠鸢乖巧的“嗯”了一声,等封廷寒消走了之后,立刻抱着冰袋去欣赏自己的大作。
原来狗男人刚刚是去裱框了。
画框的风格和装修风格很搭,显得她的“大作”都高级了不少,巫泠鸢甚是满意,直到……她看到自己的“大作上”多了几个无比显眼的毛笔字。
该字占据了这幅画三分之一的面积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写着“巫泠鸢亲赠老公封廷寒”??
老公?
呸,这狗男人……真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