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18章:别动,让我看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封廷寒是个言而有信的人,答应了会帮巫泠鸢解决油漆的问题,就一定不会食言。
等巫泠鸢洗漱完从浴室出来时,李秘书已经把新买的工具都送过来了。他蹲在大纸箱前面,取出酒精和肥皂水:“少夫人可以试试这个组合。”
巫泠鸢说:“昨天晚上试过了。”
“牙膏和面霜呢?”李秘书像哆啦a梦,不停的从纸箱里掏东西。
巫泠鸢叹了一口气,说:“这两样也试过了,没什么用。”
“那花露水和橄榄油呢?”李秘书接着掏。
“都试过了,”巫泠鸢问,“还有别的吗?”
“还有……”
“我自己来吧。”巫泠鸢走过去,和李秘书一起撅着屁股在大纸箱里面掏东西。
封廷寒出来就看到这个画面,皱着眉咳嗽了一声。
二人吓得失去平衡,同时朝纸箱里栽去。
封廷寒眼疾手快,揪住巫泠鸢的衣领把人拽回去,冷眼看着纸箱里摔得四脚朝天的李秘书,“你怎么还没走?”
李秘书尴尬的笑了两声,自力更生的从纸箱子里爬出来,“兰占国那边……”
“我去试试这个香蕉水。”知晓二人要谈公事,巫泠鸢识相的选择了回避。
不是她不想偷听,是怕封廷寒这个狗男人起疑心。
封廷寒看着躲进浴室的巫泠鸢,他已经起疑心了,这女人为什么会对政事感兴趣?
他还想继续听一听巫泠鸢的想法,可惜她现在沉迷于洗掉身上的油漆,没有再继续想刚刚的事情。
封廷寒把李秘书带到书房,压低了音量问:“兰占国怎么了?”
“兰占国……”
“嘘!”封廷寒瞪了李秘书一眼,警告道,“声音小点。”
李秘书用的明明是正常谈话的音量,不得不再小声了些:“兰占国同意签和解书是假意归降,其实背地里已经和花月国谈成了合作。”
兰占国是一颗冰冻星球,温度常年在零下六十度左右,他们有独特的御寒技能,也拥有星际最纯净的水资源。前任国王还在任的时候,他们和帝国虽然算不上交好,但是关系也不差。两国之间保持着正常的贸易往来,没发生过什么大冲突。
帝国不是那种靠着侵略他国而强大起来的国家,自古以来就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精神所在。看在兰占国安分守己的份上,从未针对过这个小国家。
哪知道新任国王上任之后不识抬举,竟下令所有水商不许和帝国合作。
原本这是兰占国自己的选择,帝国也没打算追究。
水资源嘛,也不只有兰占国的才干净。买卖不成仁义在,大不了换个国家合作就罢了。
偏偏那新国王一不做二不休,竟借兵给克里国,并实名制支持克里国攻打帝国。
克里国没别的优势,就是人丁兴旺,才拥有帝国三分之一的国土面积,人口却比帝国多了好几十亿。
他们天天觊觎帝国地大物博,隔三差五的就要蹦跶一下。
从前老国王执政的时候,好歹还忌惮着帝国的武力值不敢轻举妄动,后来传位给大儿子尤金,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上来就是干。
帝国原本可以用毁灭性武器,但考虑到两国隔得太近,百姓之间又很多姻亲往来,一旦发生大战,注定是流离失所,民不聊生。所以,帝国派出了同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封廷寒。
封廷寒只用了五万机甲就打退了对方三十万大军,还把尤金打成了植物人。
从此,上将一战成名,率领精英部队解决了很多内忧外患。
星际日报用“帝国堡垒”来形容封廷寒,就连游走在星际律法之外的星寇都不敢对帝国下手,也就只有克里国最新上任的国王诺亚那个草包还在做着征服帝国的美梦。
他仗着帝国不愿意使用毁灭性武器,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变着花样挑衅帝国。这要是有了兰占国支持,岂不是更烦人了?
因此,上将派赫连月笙带兵去好好“沟通”了一下。
兰占国就是个看人下菜碟的主,一看帝国动真格的了,立马滑跪答应签和解书。
原本这件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但是没想到中途蹦出一个花月国来。
如果说这星际之间有谁是真正能和帝国最对手的,那就只能是遥远且古老的花月国。
花月国和帝国从未有过冲突,属于王不见王的状态。
封廷寒没想明白,“花月国怎么会横插一脚?”
李秘书道:“传闻是兰占国出了个自带体香的奇女子,恰好被花月国国王看上了。”
花月国遗世独立,除了研究武器就是研究花月香氛,子民人人都对香氛痴迷不已。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那还真是无话可说。
“通知赫连上将回来吧。”
花月国国王是个占有欲极强的变态,既然答应了和兰占国合作了,那必然不可能再三心二意给克里国提供支持。
封廷寒虽有“战神”这个封号在外,但其实特别的热爱和平,能不打仗就尽量不出兵,能用嘴皮子解决的事情,绝对不想动拳头。
否则,也不会让克里国蹦跶到今天。
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处处替帝国子民着想的好上将。
也不知道巫泠鸢对他的误解是从何而来,一想到这里,上将的血压又要升高了。
谴走李秘书,封廷寒敲响次卧的浴室大门,问巫泠鸢:“怎么还没出来?”
巫泠鸢拉开房门,把香蕉水一股脑塞进巫泠鸢怀里,“谢谢上将的好意,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狗男人嘴上说得好听,其实对她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昨天晚上说好的会帮她找到解决办法,结果……就让李秘书买了几瓶香蕉水过来。
这不是寻常的油漆,香蕉水起不到任何作用。
她皮都快搓掉了,油漆还在脸上纹丝不动。
就不该相信狗男人在床上说的鬼话!
巫泠鸢心底已经气炸了,脸上却一点委屈都看不出来。
封廷寒也不知道这油漆如此顽固,捏着巫泠鸢的下巴说:“别动,让我看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