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13章:扭到腰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巫泠鸢小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封廷寒已经习惯了她的表里不一,自然把这个道歉当成了她在体现演技。尤其是她现在还躺在地上,姿势优雅得像一条美人鱼。
准确来说,是七彩斑斓的美人鱼。
“就算不想做饭,也不能拿生命安全开玩笑。”封廷寒瞳仁中盛满了冷意,紧绷的面部肌肉是发怒的前奏。
巫泠鸢不知道他是从哪儿看出来自己不想做饭的,虽然一开始确实不太想做,但是从烧水的时候开始她就取消了要整蛊封廷寒的念头,因为她饿了。
可能是从小经常挨饿受冻,她年纪轻轻就得了老胃病。医生说饿了就一定要吃饭,不然将来可能要做胃部切除手术。
就算不是这个原因,她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去和狗男人硬碰硬,她只会诅咒狗男人半身不遂。
狗男人误会就误会吧,她懒得解释,反正自己确实不是什么乖巧懂事的好人。
这一系列心理活动被封廷寒听得完完整整,他知道自己冤枉了巫泠鸢,却不知道,她还有从小挨饿受冻的经历。
据他了解,巫泠鸢的身份虽算不上高贵,但好歹也是石油大亨巫洪贤的长女。巫洪贤宠爱女如命这件事几乎是家喻户晓,在人人都不想生子的星际时代,他们夫妻俩还因为太喜欢小孩而生了个二胎。二胎恰好也是个女儿,好像还是个童星,只比巫泠鸢小三岁。
就算是从来不关注娱乐圈的封廷寒都听说过巫泠鸢妹妹巫雨柔的大名,因为军营里那群糙老爷们儿经常用巫雨柔的照片做手机屏保。
照理说有这么宠爱闺女的父母,怎么会让巫泠鸢这个宝贝女儿挨饿受冻?
封廷寒若有所思,瞥了一眼还在地上凹姿势的七彩美人鱼,“你准备在地上躺到什么时候?”
“我可能还要再躺一会儿,”巫泠鸢歪着脑袋说,“我腰好像扭了。”
原来不是故意凹姿势的,封廷寒哭笑不得的朝巫泠鸢伸出手,顺便嫌弃道:“你是笨蛋吗?”
巫泠鸢很不想接受狗男人的好意,但是俗话说得好,好汉不吃眼前亏。伸出七彩的小手手,巫泠鸢抓住了封廷寒的手腕用力一拽。
封廷寒没想到女人会这么主动,更没想到地板上的橄榄油会这么滑,毫无防备的后果就是不但没把巫泠鸢从地上拉起来,还反被她拖累,一起摔倒在地上。
幸好他反应力出色,及时伸出右手撑在了巫泠鸢的头顶,这才没有造成偶像剧里那种一不小心就接吻的情况。
可是……现在的情况比起接吻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两人的身高差,巫泠鸢那该死的嘴唇正好贴在他的喉结上。
喉结是封廷寒从未被人涉足过的私人领域,猝不及防遇到遭到柔软的袭击,十分不争气的滑动了两下。
巫泠鸢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嘴唇贴上的是什么位置,红着脸把头扭到一边。
狗男人是易拉宝吗?怎么一拉就倒了?
“你、先起来好不好?”忍着一脚把狗男人踹开的冲动,巫泠鸢尽量表现得纯情又羞涩。
封廷寒忽略耳廓上的热度,迅速撑起身子拉开距离,然而刚扯开两公分不到,整个人又一次砸回了巫泠鸢身上。
巫泠鸢只觉得一股淡淡的雪松香气扑面而来,紧接着脸颊就传来一阵温热。
她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
我的脸被狗男人啃了!
我不干净了呜呜呜……
封廷寒准备再次起身的动作倏地僵住,天天在心里骂他狗男人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嫌弃他脏?
不就是亲个脸而已,放在其他国家充其量算个见面礼,怎么到了她这儿就像被他始乱终弃了一样?
她就这么恶心自己?
她怎么敢?!
习惯了高高在上,万人敬仰的封廷寒,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对他!
感觉到女人的手不知不觉间攀上了他的肩膀,并且准备把他推开,封廷寒的脸色阴转暴雨:“怎么?被我亲不高兴?”
废话,你被狗啃了一口你会开心吗?
“高兴的。”巫泠鸢羞答答的说。
“高兴还急着把我推开?”封廷寒看着巫泠鸢的手,意有所指。
巫泠鸢立刻把推开男人的动作改为搂着他的脖子,“我高兴得忘乎所以了。”
“既然这么高兴……”
巫泠鸢以为他要说“那我就再施舍你一口”,万万没想到,男人画风急转,说道:“那就写两千字的亲后感交给我。”
巫泠鸢:??
狗男人好像有那个大病?
巫泠鸢深情款款的看着他的眼睛:“您是认真的吗?”
“两千字不够多?”
巫泠鸢秉承着不与傻瓜论长短的精神,含泪说道:“够了。”
简直够够的了!
不就是两千字的亲后感吗?
还能难倒她不成。
不得不说,狗男人真是越来越变态了!
巫泠鸢差点就装不下去了,看着还在自己身上做平板支撑的男人说:“上将你累不累?要不要先起来?”
封廷寒表情严肃的清了清嗓子,说:“闭嘴。”
巫泠鸢看他姿势越来越别扭,突然福至心灵,狗男人该不会……有反应了吧?果然,禁欲太久是会憋出毛病哒!
封廷寒脸色一沉:“我腰扭了。”
巫泠鸢沉默了两秒,看得出来憋笑憋得很辛苦。
刚刚是谁骂我笨蛋来着?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吗?
巫泠鸢感觉自己已经缓过来了,利索地从男人的身下爬出去,并善解人意道:“您接着缓缓,我去写小作文了。”
封廷寒:……这辈子没这么丢人过。
巫泠鸢跑回次卧,靠在门上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笑出来了。
真后悔没能拍下刚刚那个经典场景。
巫泠鸢擦掉眼泪,很快就笑不出口了。
因为她惊讶的发现,橄榄油也洗不掉身上的油漆。
巫泠鸢寒着脸找到法斯莉娅的电话拨过去。
“三分钟内,把油漆清洗的方法发到我的手机上,否则明天一早就带着熊猫眼来见我。”
法斯莉娅对巫泠鸢的威胁完全没放在心上,冷哼了一声笑道:“明天见就明天见!就怕某些人明天顶着彩虹脸门都不敢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