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11章:喜报,上将被门夹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上将您没事吧!!”巫泠鸢跑过去,担忧演过了头,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来参加封廷寒的悼念会。
封廷寒冷着脸坐进车里,再一次听到了巫泠鸢表里不一的心声:喜报喜报!蠢男人脑袋被门夹啦!
封廷寒头疼,不是被门夹的,是被巫泠鸢这个女人活生生给气的!
“滚去后面坐!”封廷寒不想跟她坐同一辆车,怕明天早上的星网日报头条标题是“上将车内暴毙”。
巫泠鸢对这个安排很满意,大喇喇的坐在车上开始搜索如何洗掉油漆。
车子行驶了十分钟左右,封廷寒突然发现听不到巫泠鸢的心声了。
“少夫人在做什么?”封廷寒问坐在副驾驶的李秘书。
李秘书用对讲机联系上后面的司机,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小声说:“少夫人睡着了。”
这心眼也是够大的,都被油漆糊成马赛克了,居然还能睡得着。
想到这里,封廷寒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愠怒,“去查一下少夫人身上的油漆是不是法斯莉娅泼的,顺便整理一份她的日常人际关系网给我。”
“好的。”李秘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表面上专业且淡定,背地里却忍不住摸出手机,登录星网小号,打开了一个名叫“庭院is real”的粉丝群。
“庭院”是封廷寒和巫泠鸢的CP名,他们的粉丝自称是青瓦。意思是庭院里的一匹瓦。
李秘书披着名为“青瓦3号”的群名,激情澎湃的写了一个段子——
今天我走路的时候撞到了桌角,我没有生气,我心平气和地转身,冲着桌子深深的鞠了一躬,并且礼貌地说了一句:谢谢,我磕到了!我真的磕到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平时潜水的粉丝们像放烟花一样炸出来,眨眼就刷了几十条消息,都在问他磕到什么了。
李秘书直言:“不能说,总之就是磕到了。”
说完他立马下线,像是一个撩完妹子又不想负责的渣男。
他才刚登上大号,就收到了总统夫人的私信:“你磕到什么了?”
李秘书吓得差点把手机丢了,他这个猪脑子,怎么就忘了总统夫人是群主呢!
绕是他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总统夫人面前装渣男。
他立刻倒戈,把上将大半夜去学校接少夫人回家过夜的事情说了,还很有技巧性的省略了马桶炸裂这件事,只提了少夫人疑似被同学陷害,被人泼了油漆。
“你在聊什么?”封廷寒冷着一张俊脸打断李秘书。
李秘书才发现原来是到家了。
“去把少夫人叫醒。”封廷寒站在车门边,不是很有耐心的样子。
李秘书喊了好几声少夫人,可是巫泠鸢睡得比猪还沉,怎么都叫不醒。
封廷寒隔得远远的就听到巫泠鸢的心声:装睡,姐是专业的!只要姐不醒,狗男人就会失去耐心。只要狗男人失去耐心,就会让李秘书把我送回学校。谁愿意抱着尸体一样的女人回家睡觉呢?哎,我可真是个小机灵。
封廷寒扬起倨傲的下颌线,装睡是吧?
他挥挥手,示意李秘书可以下班了。
巫泠鸢装睡正入戏,突然发现众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该不会被狗男人直接丢在车库了吧?
巫泠鸢心想,丢在车库也不是不行,一会儿等狗男人走了她就自己搭车回学校。明天一早再解释,就说以为狗男人不想见自己。
完美!
巫泠鸢心安理得的闭上双眼,等着封廷寒离开。却听到封廷寒远去的脚步声戛然而止,然后倏地调转方向,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睡着了?”封廷寒单手撑着车门,看向车内睡得四仰八叉的小女人。
巫泠鸢:……敌不动我不动!
“还是睡着的样子比较惹人喜欢。”男人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听得巫泠鸢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狗男人到底想干啥?
自从他被雷劈后,巫泠鸢发现自己越来越摸不准他的想法了。
突然,男人温热的指腹贴上她的鼻尖,“睡得这么沉,应该做什么都不会醒吧?”
巫泠鸢紧张得心跳失衡,告诉自己:还能忍一忍!
下一秒,男人的指腹顺着鼻尖滑到她的薄唇上。
想起女人唇红齿白的模样,封廷寒说:“看起来很灵活。”
骂人的时候喋喋不休,很欠收拾。
巫泠鸢和他不在同一个脑回路,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在心里喷道:啊啊啊!狗男人臭不要脸,居然调l戏我!我就算再灵活也不会为你服务的!你个lsp!!
封廷寒不知道lsp是什么,直觉不是什么好话。
本就高冷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他就不信逼不醒这个虚伪的女人!
指尖顺着女人的薄唇一路向下,划过精致小巧的下巴和沾满了油漆的天鹅颈,最后停留在女人的衬衣纽扣上,“不知道……衣服里面有没我有沾上油漆……”
沾你大爷!
巫泠鸢忍无可忍,睁开一双美眸装作如梦初醒的样子,“啊?到了吗?”
“没有,再睡会儿吧。”封廷寒睁着眼睛说瞎话。
巫泠鸢环顾四周,微微一笑:“上将怎么骗人呀,明明就到了嘛。”
不守男德的狗男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趁我睡着了占我便宜!
封廷寒清冷一笑:“油漆裂开了。”
“什么?”封廷寒思绪太跳跃,巫泠鸢跟不上频道。
“别笑,”封廷寒说,“你一笑起来,脸上裂开的油漆就像非洲龟裂的大地。形状不一,丑得出奇。”
巫泠鸢:……
狗男人搁这儿写作文呢!
我还没嘲笑你臭得方圆五百里的屎壳郎都赶过来开会了,你好意思说我?
二人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浓浓的嫌弃。大概是大哥别说二哥,两个差不多的意思。
进了上将府,二人不约而同直奔各自的浴室,开启了长达三小时的泡澡之旅。
中途,封廷寒还亲自点了香薰。香得隔壁浴室里的巫泠鸢都闻到了一股雪松的味道。
不过她现在没心思嘲笑封廷寒,因为她发现——这该死的油漆,居然怎么洗都洗不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