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7章:读心术失效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平时这个时间点,巫泠鸢不是在寝室里玩电脑,就是在酒吧里兼职赚外快,作为一个夜猫子来说,这个点睡觉实在太早了。以为封廷寒睡着了,巫泠鸢放心大胆翻了个身,一动不动地盯着封廷寒看。
不得不说,女娲娘娘造人的时候还是很公平的,给了狗男人一个无可挑剔的皮囊,却没有给他升级硬件设施。
她实在是很好奇,封廷寒究竟哪儿有毛病。
是举不起来?还是硬度不够?或者……时间太短?总不可能是她长得不够美,不符合他的审美吧?
巫泠鸢仔细一想,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万一是性别不对呢!
比如……上将好男色之类的。
想到这里,巫泠鸢醍醐灌顶。假设封廷寒喜欢的真是男人,那岂不是娶谁都无所谓,只要未婚妻乖巧听话,能哄总统夫人开心就行?
如此一想,封廷寒愿意娶她简直合情合理。
巫泠鸢对自己的分析结果深信不疑,封廷寒却听得血压暴增,这女人怀疑他某方面障碍也就罢了,居然还怀疑他的性取向,
这要是再不逼着她睡觉,接下来岂不是要怀疑他早已经看破红尘即将出家为僧?
封廷寒忍无可忍,借着翻身的姿势想要捂住巫泠鸢的嘴转移她的注意力。不料她会突然抬起手臂格挡,被挡回去的手掌最终落在了十分柔软的地方——巫泠鸢的胸上。
像是摸到烫手的山芋,封廷寒第一反应就是收回手臂。后来考虑到自己正在装睡,又只能硬着头皮按兵不动。
他以为巫泠鸢肯定会害羞地推开他的手臂,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推开,反而抬起双手压住了他的手背。
原本虚笼着的大手,猝不及防压了个严严实实。
柔软的触感激得封廷寒警铃大作。
分寸呢?!
要是换做其他男人,这女人也会这样主动吗?
她究竟怎么想的……嗯?等等!他为什么听不到巫泠鸢的心声了?是睡着了吗?
封廷寒借着翻身的动作抽回自己的手。
下一秒,巫泠鸢的心声再次灌入他的脑海——是我的胸缩水了还是狗男人的手太大了?怎么一只手就给我拿捏得死死的?我不要面子的吗?
封廷寒:……看样子是巧合,只是正好她刚刚没有什么心理活动而已。
没想到小姑娘还有这个困扰。
封廷寒暗自笑了一声,想说我不在意这些。
巫泠鸢显然用不着他安慰,她巴不得狗男人对她不感兴趣,最好是狗男人越喜欢什么她越是不长什么。
要是能让狗男人主动提出解除婚约就更好了,到时候总统夫人一定会觉得是狗男人的错。说不定还会让狗男人赔偿她一些金钱或者地皮之类的身外之物。
想想就美哉~
封廷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女人不仅想着害他的命,居然还想谋他的财!
母亲阅人无数,怕是也没想到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等母亲从花月国回来,他一定要在母亲面前揭开她的真面目!
封廷寒刚下定决心,一双柔软的玉足就缠住了他的小腿。
巫泠鸢自小体寒,夏天的手脚都是冰冰凉凉的,更别说已是深秋。
屋子里虽然开着空调,但她还是冷的睡不着觉。
封廷寒恰恰相反,在一旁像个小火炉似的。
巫泠鸢受到蛊惑,一秒钟挪动一毫米,终于还是抵挡不住诱惑,蹭到了封廷寒暖和的小腿。
巫泠鸢在心里舒服的叹息了一声,看在你给我暖脚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某个地方中看不中用的事儿了。
封廷寒:……我哪里中看不中用?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我是看你年纪小,不想占你便宜。你才20岁,怎么满脑子都是……等等,为什么又听不到她的心声了?
第一次或许是巧合,第二次是巧合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必须找到原因。
封廷寒回忆两次读心术失效的时间点,发现两次都是因为产生了肢体接触。
抱着求证的心态,他装作被巫泠鸢的脚冰到,“嗖”一下缩回自己的腿。
紧接着,巫泠鸢的心声果然再次出现在脑海里——真的有这么冰吗?不会把狗男人冻醒了吧?
巫泠鸢静静地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封廷寒的动静,胆子又大起来,心想我再试一次。
封廷寒的想法和她不谋而合,他也想试一次,到底是不是肢体接触的原因。
巫泠鸢小心翼翼的再次把脚贴上封廷寒的小腿。
就在两人皮肤接触的那一刹那,果然,巫泠鸢的心声在封廷寒的脑海里戛然而止。
果真是肢体接触的原因!
封廷寒眉峰轻蹙,回忆起总有读心术之后的所有表现,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漏洞。
白天的时候,他也曾掐着巫泠鸢的脸和她说过话,那时并无异样,他依旧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巫泠鸢的心声。
所以……会不会是因为,读心术正在缓慢消失?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一定要抓紧时间,找出巫泠鸢接近他的目的,顺便找到她心里想的那个好哥哥。
发现封廷寒没有再次缩腿,巫泠鸢心安理得的缠住了男人。有了恒温的暖宝宝,效果比空调好的多。没过多久,封廷寒就听到旁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
不知道小姑娘用的是什么香水,封廷寒闻到一股淡淡的白茶香气,夹杂着淡淡的花香和形容不出的淡香,很是好闻。
香气有催眠的奇效,竟让长期浅眠的封廷寒陷入了深度睡眠之中,以至于天亮了都毫无察觉。
封廷寒是个自律到变态的男人,每天早上七点一定要准时用餐。
李秘书6点59分准时出现在病房门口,抬起手正准备敲门。身后突然传来有条不紊的脚步声,他扭头,看向被保卫人员围在中间的女人,毕恭毕敬地行了个军礼:“早上好,总统夫人。”
穿着一身白色高定礼服的吕清优雅的点了点头,左手拎着绝版的手提包,右手拎着一个精致的雕花保温杯,显然也是来送早餐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