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夫人扛着小包包跑路了

第2章:脑子有问题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叫李秘书进来。”封廷寒隐藏好内心的情绪,又恢复成了那个淡漠的样子。
“好的,”巫泠鸢说,“您没事我就放心了,我还有一篇论文没写完,可以回学校吗?”
回去和你的学长钻小树林?
封廷寒压住暴怒的情绪,点点头。
毫不意外的,他又一次听到了巫泠鸢的心声:一天到晚垮起个死人脸,不知道的还以为异星入侵了呢!
死人脸封廷寒:……
“上将,您找我……”李秘书刚进门就看到自家上将拿着个小镜子在端详自己的美貌,吓得差点左脚踩右脚。
封廷寒抬头,丝毫没有被人抓包的尴尬,肃着一张俊脸问李秘书:“我像死人脸?”
李秘书愣怔片刻,扭头就冲着门外的助理大喊:“快!去请张教授!”
上将的症状很严重,多半是脑子出了问题!
李秘书看着封廷寒的目光充满了担忧,恨不得被雷劈到的人变成自己。
封廷寒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惊奇的发现,自己听不到他的心声。
看来读心术这个功能只针对巫泠鸢有效。
“把我的衣服拿来。”封廷寒若有所思。
“张教授马上就来了……”李晋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上将脸色骤变,摆明了不想废话。
没有人比李秘书更了解他说一不二的脾气,李秘书赶紧取来熨烫得一丝不苟的军装,规规矩矩地放在他的床头。
“没有其他衣服了?”封廷寒是去捉奸的,不想弄得太张扬。
李秘书福至心灵:“我这就去准备。”
“算了。”他怕再晚时间会来不及。
捉奸这种事,时机很重要!
“出去。”封廷寒不喜欢别人入侵自己的私人领域,像换衣服这种事情,除非是在战地驻扎条件不允许,否则他绝不会和别人共处一室。
换好衣服拉开房门,封廷寒看到了匆匆赶来的脑科教授:“等我回来再安排全身体检。”
他手上拿着配枪,气势汹涌。那模样像是要去取异星领导人的项上人头。
李秘书诚惶诚恐地跟上,“上将,是克里国出了岔子吗?”
克里国是距离帝国最近的一个国家,虽然没有帝国发达,但是人口众多。
脑子被驴踢过的克里国国王天天想着把帝国变成自家的殖民地,没有那个金刚钻还偏要揽那个瓷器活儿。可以说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总之,三天两头就要上赶着来挨一次打。
难道这次是听说上将受伤了,所以想趁人之危?
李秘书担心封廷寒的身子,抱着军大氅追上去,“上将,您先养好身子,那种弹丸小国……”
“备车,去第一大学。”封廷寒迫不及待要去捉奸,没空跟李秘书多做解释。
走到楼下才发现,医院门口被记者堵了个水泄不通,封廷寒蹙起眉头,“不满”二字深深的刻在脸上。
李秘书跟在上将身边多年,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帮上将披上军大氅,同时吩咐身边的助理:“准备飞行器。”
终于,封廷寒的脸色好看了一点。
医生说封廷寒有轻微脑震荡,在平地的时候没感觉,上了飞行器就开始犯困。等他睡了个囫囵觉醒来,飞行器已经稳稳的停在了第一大学的校长办公室大楼楼顶。
封廷寒顶着一张冷脸,“这么大个飞行器,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来捉……做客吗?”
嘴太快,“捉奸”这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
“回去换一辆低调点的车过来。”封廷寒看着驾驶员,不想把捉奸这件事情搞得人尽皆知。
李秘书虽说死活想不明白上将为什么要挑在这个时候来第一大学做客,但是该做的安排倒是一点都不含糊,他找到校长的电话号码,打算通知对方过来接见。
封廷寒打断他的操作:“你派两个人去小树……”
“小树什么?”李秘书只听到一半,因为上将的声音戛然而止。
“没什么,”封廷寒话锋一转,冷着脸看向驾驶员,“你跟他们一起走。”
虽然不知道上将为什么会行事如此诡异,但这种时候,顺着毛捋准没错。
李秘书老老实实跟着驾驶员把飞行器开走了。
这架飞行器是封廷寒半个月前刚买的,不同于普通夫妻,他的财政大权一直掌握在自己手里,买什么东西不用经过巫泠鸢的批准,所以她应该不知道这架黑尾的是自己的。
想到这里,封廷寒终于放心了些。
说到底,捉奸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更何况他的身份特殊,万一这件事被曝光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就算他不喜欢巫泠鸢,那掐死她的人也只能是自己!
还好第一大学旁边就是军学院,经常有穿着军装的学生过来串门。封廷寒这身衣服属于训练服,没有简章等特殊标志,走在校园里也不算突兀。
平常这个时间点,第一大学的操场上基本没什么人,各位学霸们不是在图书馆奋笔疾书,就是在小树林卿卿我我。但是今天特别反常,巫泠鸢刚回到学校就发现三三两两的学生凑成一堆,纷纷朝着校长办公大楼那边行注目礼。
她好奇的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去小树林的路上,巫泠鸢接到了总统夫人,也就是她未来婆婆打的视频通话。
屏幕里放大了一张几乎没有被岁月侵蚀过的美人脸。
美人吕清一脸担忧:“鸢鸢,你还在医院吗?”
“我已经回学校了。您别担心,上将醒了,只不过……他现在可能不太想看到我。”
巫泠鸢说的是实话,封廷寒跟她差不多,一年365天,估计有366天都不想和她见面。
吕清知道自家儿子的狗脾气,对于巫泠鸢的说辞深信不疑,“等妈妈回去就给你做主!你放心,这次妈妈一定让你顺利住进上将府!”
巫泠鸢:……倒也不必,封廷寒那个狗男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觉悟,每次被迫和她同房的时候,都会把她裹在被子里让她打地铺。上将府的地板跟铁一样硬,上次睡了一夜差点没把她的老腰给睡断。这好意她实在是无福消受!
“谢谢妈妈,”巫泠鸢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妈妈真好。”
心口不一这种操作巫泠鸢已经是驾轻就熟,她乖巧听话的模样深得吕清喜欢,“妈妈马上要落地了,不跟你说了,晚点再给你打电话。”
“好的,妈妈一路平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