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恶来传

第三百五十六章 她的温柔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耿陌从小就在村里长大,最粗鄙的讲,那里没有城里的纷繁,最主要的方式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家里有个人等着,知个冷暖,这已足够。
然而,现实却把他几乎把看重的人和事消磨殆尽。
昏迷中的耿陌做了个梦,梦中他一个人在荒岛上,这里有蔚蓝清澈海水,有细白沙滩,身后是树木成荫鸟语花香,岛上有瀑布有温泉,猴子吃香蕉,野马吃青草,一切宛若童话里的世界,他寻觅着、呐喊着,明明心焦,却偏偏见不到一个人的踪迹!
他想离开,可眼前是无边无际的大海,跳进去游一段,又会被一个浪打晕,等醒来的时候又在沙滩上,没人能说话,没人能交流,身边再也感受不到温度…
这童话里有数不尽的凄凉。
他终于睁开眼睛,感受到四周都是白色,以为还在梦中是被阳光刺醒,下意识的起身想要奔海里走去,刚一动才知道疼痛感是那么真实,浑身如散架一般。
“你醒了?”
耳边传来个声音,他扭头看过去是初雪。
这个女孩从耿陌昏迷开始,就一直守在这里,困了累了也只是把头搭在病床边休息一下,直到现在她也没有产生任何想法,甚至于来探望的人心里的想着这妮子终于有机会了,她也没有产生一丝一毫。
看到她带着几分欢喜的眼睛,这才想到已经从那个梦里出来,现实的压抑感铺天盖地袭来,几乎成为他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渴了吧,这有水。”初雪起身,从身边床头柜上拿起个水杯,里面是带着温度的温水,给他递过来。
耿陌缓缓摇头,向后靠,靠在病床上,麻木的看着前方。
病房里几乎已经被鲜花和水果堆满,都是别人来探望送来,上面的名字绝多数耿陌都没听过,他只是劳累过度昏迷,并无大碍。
“我睡了多久?”
“两天两夜。”初雪本想说林冲来过,可想想觉得不合时宜,江盈现在的状态恐怕没人能弥补得了他心中的伤。
“那些专家都走了?”
“在当天夜里就都赶回去。”初雪如实答道。
耿陌点点头,心里却有自责和无力感交织着!
他在想,这是自己的爱人,如果是大人的爱人,这些专家是不是得留下一两位,随时关注病情?
认识大人,不等于自己就是大人,那些泰斗出现也是出于对大人的尊重,而不是自己。
不是路不平,只是自己不行!
“咯吱…”
病房的门再被推开,穿着还是那般冷艳的李利琴走进来,这两天她并没守在这里,不过看面容也憔悴很多,妆容难以掩饰脸色苍白,她并不是一个人,身旁还跟着另一位女士,丁霞。
这个女人对耿陌倒没有太多情愫,只是前两天的耿陌所展现出的铺天盖地实力让她震撼。
在柳正关呆了这么些年,还是头一次见到平时能有这样的事情出现,当时的戒备状态俨然比肩那次会议级别,就连态度强硬的齐老三都被镇压下去,她现在对这个男人很好奇,想钻进去一探究竟。
“醒了?”
李利琴不说话,丁霞用她独有的优雅问候一声。
“醒了。”耿陌友好的点点头,那些医学泰斗的研究结果,已经说明,江盈有很大概率醒来,什么时候醒来无从而知,但此刻,他已经想通了一些事情。
“利姐,江盈还是那样?”他主动问一句,没问别人,而是问的李利琴。
事实上,这个女人在之前做了很多种推演,醒来之后的犊子应该会是怎么样?
是狂躁的还是消沉的,即使自己在看到马昆跳楼的时候,也难以控制的情绪迸,她希望在耿陌身上看到奇迹,然而心理又觉得不可能。
但她听到这平静的话,再看到那执着的眼睛,终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心里酝酿酵。
“护工都是以前矿区的邻居,能给盈姐讲讲小时候的事。”初雪补充道。
耿陌微微一笑,却不开口说话。
这三个女人都不懂他心里在想什么,即使她们三人都猜测的不同,却都不能猜到。
耿陌把头扭向过去看向窗外,又是夜里,灯光反射到玻璃上呈现出镜面效果。
他看不到繁星满天,只能看到玻璃中朦朦胧胧的自己,也扭曲了一点,面目变得更加可憎。
“袭击江盈的摩托车手已经找到…”李利琴想了想,觉得事情早晚得知道,还不如让暴风雨早点来。
“死了!”耿陌没等他说完,开口打断道。
她们三人听见,再次变得震撼,初雪是最轻的,在她心中床上的男人俨然无所不能!
其次是李利琴,她微微蹙起眉,耿陌说出这俩字还能如此平静让她感觉很不好,最严重的是丁霞......
她觉得耿陌越来越陌生,在这陌生中又生出一股伟岸。
一个想法油然而生,当初那个砖厂卖的真TM值!
“确实死了,在刀剑城的水库里现的,渔民不经意间用网捞起来,这个人你也认识,是以前跟在沈泽屁股后面混的小武,我调查过他,一个月以前被查出来肝癌,已经是晚期,在水库溺死也是自杀…”李利琴平淡不惊的讲出来,眼睛锁定在耿陌脸上,生怕错过任何细节。
他又作案动机,也有作案条件,更有这种手法。
“不可能是他,他背后有人。”
耿陌依旧世外高人的态度让李利琴憋了一口闷气,她没有得到任何愤怒,这让她感觉很不好,可这么下去人是可能憋坏的......!
“他背后确实有人,在他的口袋里现一张卡,里面有五银两,已经证实这笔银子不是他家的拆迁款,查到后来是一个西周账户。”
“我的命就值五万,呵呵,也不知道是我命贱还是他命贱!”
耿陌竟然用带着几分嘲笑的口气说出来,他不是算命的,不能算谁能活到哪天,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进行推演。
小武那点胆子还不至于敢动自己,站在他面前能吓死他,如果背后有个大人物那就另当别论,可是这个人物再大也就是柳正关的这些人,肯定大不过大人。
如果大人没出手很好办,出手了小武必死无疑,一旦查出来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这话,不仅仅是李利琴,就连初雪也觉得有些反常,眼前的人好像阴翳一些,刚才的那声嘲笑听的人心里寒,她本想伸手抓住耿陌的手,抬起来,最终又放下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