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公子凶猛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第十八层楼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观云城的冬比之长安持续得更久一些。
二月二的长安,冬雪已经在开始消融,甚至杨柳都抽出了少许的嫩芽儿,但观云城依旧还下着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
就在这大雪之中,武天赐在祭拜太庙中途休息的时候悄然带着刘瑾来到了天机阁。
这地方在观云台的旁边,这天下知道它的秘密的人极少。
曾经大夏开国皇帝傅小官试图前往这天机阁的第十八层一探究竟,最后终究被燕熙文等人劝阻。
他曾经下去过一次,他曾经站在第十八层的门前迟疑了许久。
最终因为自己已经在大夏生了根发了芽还开枝散叶而放弃了推开那扇门。
没有人知道那扇门的后面是什么。
因为要去到第十八层,必须要有传国玉玺为钥匙。
卓别离万万没有料到武天赐会在祭拜太庙尚未结束的中途会带着传国玉玺离开。
老大儒文行舟更未曾料到。
此刻在那太庙之中,文行舟正和卓别离计云归等官员围着火炉喝着茶说着话。
说的多是天赐这孩子已经懂事了,而大夏终究不可无君,是否在祭拜太庙结束回了长安之后再请天赐登基为帝等等。
这毕竟是他亲手所教的学生,当初武天赐被弹劾的消息传入观云城,文老大儒闭门思过足足七天。
因为武天赐是傅小官的儿子。
因为武天赐是傅小官亲手交给他教导的。
作为曾经的太子太傅,他当然希望能够教导出一个如傅小官一样的明君,所以他当真是呕心沥血,却未曾料到武天赐登基之后所行之事却违背了傅小官所拟定的宪法。
那七天里他一直在矛盾中度过,他不知道皇权和宪法究竟以谁为大——
千年以降,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朝代,无一不是以皇帝为尊,可现在大夏却诞生了一部宪法,并且在宪法中明确的提出了一点——若是皇帝倒行逆施导致了政局不稳民心不安,则三省可启动对皇帝的弹劾程序,经由内阁审议通过之后,由三省接管皇帝的权力。
他再次仔仔细细的读了一遍那部宪法,结合曾经傅小官和他说起的那些思想,他终于想明白了傅小官的良苦用心。
国可以无君,但国不可以无民!
只是傅小官曾经也说过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而今看来经过大半年的反省,武天赐已经改掉了他曾经的虚浮,在今日的太庙祭上,武天赐表现的极为稳重。
他就像一颗菱角分明的石头,而今似乎已经被打磨圆润,那么他当知道国以民为本这一基本思想,他再次登基为帝,定会谦逊,定会为国为民而如他的父亲一般的去努力。
太庙的偏殿里文行舟正在苦口婆心的向卓别离等人说着他的想法,而此刻的武天赐,已经站在了天机阁的门口。
“皇上……”
刘瑾曾经侍候在傅小官的身边,他知道天机阁下面藏着某个秘密,此刻武天赐怀揣传国玉玺而来,他显然猜到了武天赐的意图。
他惴惴不安的咽了一口唾沫,又躬身低声说道:“这里……皇上万万不可以身犯险!”
武天赐背负着双手站在这风雪之中。
他站得很直。
他注视着这座古老的楼阁。
他的嘴角微微一翘,眼睛徐徐眯了起来,“我不是什么皇上。”
“我早已被他们弹劾罢免。”
“我是大夏历史上……不,我是千年历史上第一个被弹劾罢免了的皇帝!”
“父亲出征一去三年,母后还有那些兄弟姐妹们,这三年来也渺无音讯……”
“刘瑾啊,你曾经是随着父亲出过海的,当知道大海之凶险。”
“三年未归……这天下有那么大么?”
“若是、我是说若是父亲在那大海上遇见了什么意外,这大夏的江山……你说会落在谁的手里?”
“我是父亲的长子!”
“我身上流淌的是武氏的皇族血脉!”
“若是我武天赐拿不回这大夏江山,我还有何脸面在那太庙中去跪拜武氏的列祖列宗?!”
“我不知道这下面究竟有什么。”
“但我现在已经落魄到了这般境地,我还有什么可留恋的?还有什么可惧怕的?”
“走吧,咱们进去,进去看看就连父亲也放弃了的第十八层,它究竟是地狱还是天堂!”
刘瑾仔细的听着,沉吟片刻,他躬身回道:“皇上永远是奴才心里的皇上,若是皇上真要去,那奴才自当追随皇上前往。”
武天赐迈出了两步,他站在了那扇古旧的门前,他伸出了手,就在那大雪中推开了那扇关闭了许久的门。
刘瑾紧随其后,二人顺着台阶而下,走过了一层又一层的楼阁未曾停留。
他们来到了最后的那一层。
这是一个宽阔之地,一侧的墙边有一漆黑的柜子,柜子的门关着的,不知道里面放着些什么。房间最显眼的是中间的那一座半人高的石台。
武天赐站在了这石台前,他的心里极为紧张也极为激动。
他看见了石台上的那方凹槽,他知道只要将怀里的传国玉玺放进去,那扇最后的门就会开启。
他抬眼向那扇不知道何物所铸的门看去,便看见了门上的那一行字——
好奇害死猫!
他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他现在唯一期望的就是那扇门的后面藏着如传言里所描述的那些神秘之物,比如传说中曾经流传于世间的绝世功夫、比如能够斩杀万军的不朽神器,甚至还比如这后面有另一方世界,在这方世界中,有一支等着他带着传国玉玺去召唤的无敌强兵等等。
他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了内心的激动,他期望着那奇迹的出现。
他从怀中取出了那枚传国玉玺,然后,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
……
太庙。
祭文已经宣读,接下来该是武天赐正式祭拜的时候。
可武天赐人呢?
计云归眼皮子一跳忽然看向了卓别离,“传国玉玺何在?”
“御书房里。”
计云归一个闪身冲入了大雪中,卓别离心里陡然一紧他连忙跟了出去。
二人来到了曾经的御书房,然而哪里还有传国玉玺的影子。
“糟糕!天机阁!”
二人飞掠而去,片刻便来到了观云台,他们冲入了天机阁,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地动山摇之感。
第十八层楼的武天赐将传国玉玺放入了那凹槽之中。
然后……
他看见无数的线条以那处凹槽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射开去。
那些线条是金色的,就像液体一样在地面快速的流动。
它们汇聚在了那扇门上。
那扇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沉重的大门上渐渐浮现起了他难以理解的繁杂金色图案,然后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从更深的地底响起,那扇大门……
它徐徐开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