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晋:我真不是天命之子

第二百八十七章 改头换面大祭司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益州,巴郡太守府。
巴郡太守任权站起身迈步来到窗旁,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洒向大地,细小的雪花在空中飞舞,继而轻盈的落下,将大地染成一片雪白。
他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清冷的空气从鼻腔进入肺部,随后那丝丝凉意融入了四肢百骸,使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
任权将双手背在身后,望向窗外的夜景,陷入了沉思之中。
任权正想转身说些什么,却突然听到花园中传来了“嘎吱,嘎吱”的踩雪声,向远处望去,看到从假山的阴影处缓缓走出一个人,那人身披鹤氅踩着花园中的积雪,往庭院深处走去,如同不染纤尘的世外仙人。
看到此人的身影,任权微微一愣,对侍从们嘱咐道:“你们都退下。”
“诺。”侍从们也望见了那一幕,虽有些担忧,但因畏惧主人的威严并没有多嘴。
任权说罢,从剑架上拿起了一柄短剑紧握在手中,走出房门,寻着声音找了过去,却发现那脚步声已然消失了。
“奇哉怪哉!”
任权小心翼翼的拐过花园中的假山,在月光的照耀下,发现了那人的背影,好似是一名老者。
先前那位涉雪而行的男子此时竟然不见了踪影!
只见那老者身穿褐色的袍服,手拄着拐杖站在院中,满头的银发可能是疏于打理,显得十分凌乱。
“汝乃何人?”任权看着这可疑的身影,轻声喝道。
那老者身形未动,头部却猛然回转,其饱经风霜的面容上,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睛看着任权,仿佛能直视人的心底。
已经年过花甲的任权被那双眼睛紧盯着,身体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背脊直冲脑海,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心脏在“砰砰”的剧烈跳动,毕竟眼前的情况实在是过于诡异了。
“任权,汝大限将至,可知否?”老者的声音很沙哑,却显得中气十足,犹如黄钟大吕一般,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任权双眼满是震惊,赶紧躬身向其行了一礼,同时真心求教:“权拜见高人,还请高人指教一二!”
“起来吧。”老者示意任权不必多礼,然后问道:“三更夜半,汝为何不寐?”
“晋军来犯,心绪不宁,是故夜半未能入睡……”
任权本想据实回答,可突然老者闻言,面色微变,目光在任权的脸上逡巡了良久,才淡淡地嗤笑了一声,似乎是相信了这些话,轻声低语道:“汝已是花甲之年,汝死不足惜,可任氏满门四十余口的生路可就从此断绝了。”
说罢,又仔细端详了愈加惊愕的任权,随后继续拄杖前行,“汝因出身蜀中士族,久受王广猜忌,而今攻打益州之晋军所部乃昔日曾灭李氏之雄师,今日灭蜀恐也绝非难事,汝前有虎狼,后无退路,一旦败兵失地,不知项上人头可还能完好如初?”
夜越来越深,随风而飘的雪花已经停了,老者与任权二人走进了府中另一处院落,发现此处与方才的小院有所不同,院中的烛火通明,还有来往的侍女、仆役在进进出出,显得十分忙碌。
“自八王之乱以来,中原沦丧,尽染腥膻,以至于狼纛马蹄生烟,胡笳羌笛不绝,汝乃汉人,何故助纣为虐?今日王师奉天命而伐无道,正是汝弃暗投明,回归本家之千载难逢之良机!”
老者如同进出自家庭院般熟悉自在,似乎洞悉了一切,让任权愈加敬畏!
“一旦错过,任氏无有明日矣!”老者最终站在院中一刻老槐树下,如同一侏朽木,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
任权眉头紧蹙,目光下移,似乎在思考老者所说的话。
谁知老者又道:“王广乃秦王旧部,你可是蜀中旧人。晋军西征、北伐皆大获全胜,他忌惮晋军,更忌惮你的实力,所以特意将你从蜀郡调至于巴郡,此举未尝没有借刀杀人之意。”
正是这一句借刀杀人击中了任权心灵深处的恐惧,任权花白的胡子在夜风中轻扬,整个人立刻精神抖擞起来!
“请高人示下!权当何去何从?”任权朝着下方的老者恭敬一躬,态度极为恭谨。
老者轻轻一笑,嘴里缓缓道来:“与晋军正面交战,两败俱伤,甚至损兵折将,失城陷地,此乃下策。与晋军媾和,速率大军杀回成都,诛除王广,自立为成都之主此乃中策。”
与晋军大战一场,自损实力,这是任权所不愿意看到的,至于杀回成都除去王广,自立,此策又太过行险。
任权思虑再三,求问道:“敢问高人,上策是?”
“这上策嘛——向晋军表达投诚之意,助晋军收复益州,让荆州刺史桓石民为你求得一个郡公爵位,可保任氏百年兴荣!”
“封公授爵,荣禄百代,请高人暂居府中,权愿意以父尊之,称您为亚父!权若有惑,请亚父不吝赐教,为权答疑解惑,指点迷津!”
任权对老者尊崇非常,竟然愿意甘当人子,老者轻抚白须,沉吟片刻后应下,并自报家门。
老者姓任,亦是蜀中任氏后人,任氏老者自称天师道五代天师张昭成嫡传弟子,得授天师道秘法,负责蜀中各地天师道教徒管理,任大祭司一职。
因杜子恭当年入蜀平乱,龙虎山大乱,任大祭司便自居巴西宕渠,在米仓山东的光雾山隐居,弟子尊称其为仙师光雾子。
任大祭司此番南下巴郡,原本是号召信众们参加下元节,并督察修斋设醮事。
路人拂晓到郊南,行色匆匆祭下元。
送上纸衣能取暖,阴间先祖也知寒。
所谓下元节就是水官诞辰,为民解厄之日。水官根据考察,录奏天廷,为人解厄。这一天,凡天师道道观做道场,民间则亡灵,并祈求下元水官排忧解难。
同时,下元节亦是蜀中天师道盛会,为了与江左天师道分庭抗礼,蜀中教徒趁此良机大肆传播教义,吸引信众,孜孜以求发展壮大。
“亚父竟然还是正一天师道的仙师!”任权激动非常,他本人便是天师道信徒,如今见到传说中的仙师光雾子,自然是喜不自胜!
“吾儿休要多言,这上中下三策你到底中意哪一种?”
任权思虑再三决定采用中策,向晋军表达投诚之意,趁夜进军攻打成都,斩杀王广,以成都城作为投名状。
“如此极好,兵贵神速,不如你今夜便点兵出发,凭借益州符令,这一路都不会有人阻挡。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三日之内便可直驱成都,王广舞蹈,任人唯亲,必非汝对手。”任大祭司对任权的决定极为赞成。
“诺!既然亚父同意,儿即刻去办,请亚父暂时留在巴郡与晋军斡旋,带儿取得成都便亲自来迎接您老。”
“甚好,甚好。”任大祭司在任权的搀扶下进入太守府后院寝房,在任权离开巴郡之前他为了让自己的这位亚父住的舒适特意召集府中管事一一拜见自己仙师亚父……
夜中,任权带领麾下最为精锐的五百骑兵星夜兼程赶往成都。
“吱呀-”
任大祭司的寝房之内,一身着玄色夜行服的七尺男子撬开了门拴突然出现。
“军师。”夜行衣男子朝着任大祭司拱了拱。
“你来了。”窗前,任大祭司只是背对着来人。
“卑职原本还计划派人潜入太守府中行刺任权,未料得着草包太守如此容易糊弄,不仅听从了军师的建议取对付王广,攻打成都,还认乐军师您当亚父。”
“你当真认为这任权只是个草包太守?”任大祭司脱下自己的假面,露出本来面目。
“请军师赐教!”
话音未落,任大祭司转过身来,郭裳那张不羁的笑容在黑夜中一点点浮现出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