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画像里的女人1

§§最后的狂欢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梵天大酒店狂欢夜设在梵天公司所在的露天大草坪,占地960平方米,草坪旁边有凉亭、各色鲜花、游泳池、鸽子场,还养了几只金丝猴,当然是关在笼子里的.这个草坪在梵天员工的布置下,在黑夜里看起来更加流光溢彩,绚丽夺目。
  此时十点多一刻,一轮银盘大的月亮半悬于天空,光泽有点暖黄,比平时少了些冰冷,多了点娇憨。
  美酒,劲乐,飙歌,性感火辣的舞女,各种肤色的人,各种奇形古怪的装扮,人道鬼道魔道仙道各种光怪陆离的道具,还有懂得调情挑衅的主持人,让狂欢节渐渐进入了佳境,并逐渐进入高潮。
  这会场上似乎只有两个人保持着冷静的状态,一个是艳丽绿头发、孔雀衣、印第安羽毛面具的女人,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看着那些玩儿疯的人,桌子上有一杯蓝色的鸡尾酒,但看样子纹丝不动。她仿佛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同伴,看上去有点落寞,看着别人玩儿得这么开心,她偶尔会扯开嘴角,但是,因为戴着面具谁都看不清楚她是不是在笑。
  而另一个人穿着一件黑袍,白领口,牧师打扮,但是却戴着一个看上去有点恐怖表情很夸张的仿人皮面具,看身材应该是个男人。他一边喝着白兰地,一边注视着这里的人,他的目光偶尔跟绿头发女人的目光汇集在一起,但很快就挪开了,或者,他们都在猜测彼此是谁,却不想让对方发觉。
  这时,新进来几个人,看样子是一家四口子。之所以引起了黑袍男人的注意是因为他们其中一个人是坐在轮椅上的,有一个是孩子,还有两个人,一个嬉皮士打扮,一个英国淑女打扮。其中一个牵着孩子,另一个推着轮椅,像一对夫妇,这四个人都同样全副武装,从头饰到衣服,都跟今天的气氛非常吻合。
  这时有几个小孩子在欢呼着,却见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舞龙队,花俏而又有着中国传统特色的舞龙节目,把气氛又推上一个高潮。那龙舞得非常棒,又是锣鼓又是唢呐,很多人都跟在旁边尖叫着欢呼着鼓着掌,特别是觉得新奇的老外。
  黑袍男人朝一个看样子是负责会场样子的人挥了下手,那人便向他靠近过来,“这个节目是临时加的?”
  这个男人便是顾长城,负责人点了点头,“对,是临时加的,不好意思,没有通过您!是郑度说的,要多加些中国传统的节目,这是老外与中国人都喜欢的,他说这是您的意思,所以,我们就请了舞龙队。临时加上这个节目,我觉得效果挺好的呀。”
  “嗯,好是挺好,你下去忙吧。”
  “好的。”
  郑度?顾长城念在他家境比较困难的分上,并没有辞他的职,再加上现在非常时期正缺人手,打算等中秋节过后再炒他的鱿鱼。
  顾长城看着那个舞龙队,确实,为狂欢节增色不少,他当初怎么没想到呢!
  这时,一个“蛟龙翻海”,他看到身着舞龙服的队员们一手拿着舞龙棒,一手抱着一个用黑布包裹的箱子,难道现在的舞龙员非要抱着一个黑布箱子,用来干什么的?一时间,他有点纳闷,但也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况且,他对中国的传统文化还没印度文化来得精通,毕竟,在那里待的时间要比这里长。
  那个女主持人估计也没有想到会有舞龙这节目,但是她脑子倒转得很快,随机应变,肚子里也有点货,便给客人们介绍了中国的舞龙史起源与历史。毕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曾在中央台担任过节目主持人,也算是比较有名气了,被梵天公司这次节目需要高酬聘请过来的,梵天公司为这次节目可谓是花了不少人民币与心血。
  但是女主持人还没讲解到一半,就捂住了肚子,“不好意思,好像东西吃多了,我想上趟卫生间。”
  下面一阵哄笑,这时,那个原本推着轮椅嬉皮士打扮的人走到了台上,有点跌跌撞撞看起来像是酒喝多了,他径自拿起了话筒,“女士们,先生们,这是你们最后的狂欢,喝吧,唱吧,跳舞吧,哈哈,过了今天再也没有明天了。”
  那声音很中性,分明像假音,令人辨不清男女。
  而这时的音乐突然就变了,变得非常奇怪,似乎带着印度风情。顾长城豁地站了起来,但是,他却感觉到头晕,并浑身开始躁热难受,而且脑子里出现了他年轻时糜烂放纵纸醉金迷的场景。他使劲摇了摇脑袋,让自己保持清醒清醒再清醒,然后盯着杯子里的酒。
  他看到郑度在对他笑。
  然后他看到他的客人们,简直就像一群疯子一样在疯狂地摇摆着,东癫西颤地跳着乱七八糟的舞,简直是群魔乱舞,像跳大神一样。
  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喃喃自语着,但是,他的四肢变得非常不听话,他开始不由自主地随着音乐摆动着自己的身体。
  “不,停下来,不要这样!”他对天空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吼。
  天空依旧是银盘一样的月亮,但是,颜色在开始变白,变透,变冷,仿佛它也跟着变得那么冷漠无情。
  此时,舞龙队的队员们停了下来,他们把那几个黑盒子摆成略瘪的O型,那是眼睛的形状,湿婆的第三只眼睛。
  一共六个盒子,其中五个是范小雅、丁筱喜、丁筱欢、肖影、小卓,还有个是“赵亚铭”的头颅,轮椅上是蔡萌萌,她瘫着身子耷拉着脑袋戴着面具,看不出是死还是活的,她同样被推到边上,成了眼睛形状上的一个点。
  那淑女打扮的人是顾红,此时,她已经扯掉了面具。她领着她的孩子,她那怀孕八个月、在她自己制造的火灾中逃生后所生下的孩子,走到“眼睛”的中间,然后蹲下了身,“孩子,你是湿婆的瞳孔,是他心灵的窗口,是他的力量与寄生体,你要坚强地挺过这十几分钟,知道吗?以后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了。”
  孩子顺从地点了点头,这时那“嬉皮士”走了过来,他也拿掉了脸上的面具,是卡瑞娜!
  “那么,我还能成为湿婆的女人吗?”卡瑞娜大声地问。
  “噢,能吧。”顾红看着她,脸上堆着一股奇异的笑,这笑令卡瑞娜有点愤怒,“你说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对不对?你一直在利用我对不对?为了让你的儿子成了湿婆寄体,你不惜付出所有的代价,包括可能会被烧死,那本书是你给我的,你只是想借助我的仇恨与野心,来完成你自己的野心,你才是真正的魔鬼!”
  顾红突然哈哈大笑,“你讲得对极了我的好妹妹,你还不是一样,为了你的野心,利用了唐常青,没利用价值了,就把人家随意给处理掉了。哟,他对你也够死心塌地的,至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死在谁的手上的。”
  卡瑞娜看上去非常恼怒,“别提了,倘若他自己没有野心,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地跟着我,他是想和我一起统治天下罢了。”
  这时,顾红的神情变得非常严肃,“别闹了我的亲妹妹,我们走到这一步就是为了这一天,现在最关键的时刻到了,你还跟我闹什么别扭,以后,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们的,给我安静点儿。”
  “你叫我什么?亲妹妹?”
  “是啊,妹妹,我们有着同一个爹,他叫顾长城,哈哈。”
  这时,卡瑞娜闭嘴了,她做梦都没想到,顾红也是顾长城的女儿!那么,所有的一切,她比自己更老谋深算,自己跟她秘密合作这么久,甚至唐常青也不知情。她对自己这么了解,但是,自己对这个女人却一无所知,包括上次的跟踪,她才知道这个女人是有个孩子的。
  她的手慢慢地摸向腰际,那里有把枪,但是,她看样子非常犹豫,或者,她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会走到这一步,但是,如果现在杀死顾红,她们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而她们也杀了这么多的人,如果不继续下去,也只能死罪一条。虽然,她有点怀疑那本古书的灵验性,会真的如书上描绘的那样,湿婆会复活吗?地球会毁灭吗?最后会归她们所有吗?还是顾红纯粹鬼迷心窍?就算是鬼迷心窍,验证的时刻也就在现在了,虽然那刺激人神经的高频音乐也令她有点心烦意乱,但是,也只能忍,好吧,再忍忍。如果失败了再杀她不迟。
  这时,月亮的旁边出现一团奇异的光芒,那光芒犹如鸡血石一样透着红色的光辉,然后像轻风吹澜般地漾了开来,几乎快要爬到了月亮的边缘。
  顾红对着那方向跪了下来,她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乌龙杖,一头朝着天,一头顶在孩子的头顶上,嘴里念念有词。
  瞬间,地面有着轻微的摇动,而那鸡血石的光爬到了月亮之上,月亮缺了一角,而天空有大片的乌云在聚拢,而那光似乎聚集成一个怪人的形状。
  此时,那混乱癫舞的人群中,只有一个人看上去还是冷静的,就是那个绿头发的印第安面具人,缓缓地站起身。她就是方潜,一直冷眼旁观的方潜。
  她来到卡瑞娜的身后,用枪顶住了她的后腰,声音很冷,“你回头看看,我手里是什么东西。”
  卡瑞娜缓缓地回过头,却见方潜手里提着一个笼子,笼子被掀开了一角,露出赵亚铭眨巴着的眼睛,她吓得后退了一步。
  她低声地说,“俞红是不会成功的,现在你该明白怎么做了吧。”
  “可是……”卡瑞娜抬头看了看奇异的天空,天空似乎现出了湿婆那睡意蒙眬打着呵欠的轮廓。
  “这是月晕,表示要刮风,那缺口的方向便是刮风的方向,民间有‘月晕而风,础润而雨’的谚语,那古书只是一个传说。”
  “不,我不信。”卡瑞娜尖叫道。
  这时风大了起来,方潜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给她折腾了,否则中了迷幻剂的人在超高频音乐的神经刺激下,都有生命危险。她猛地用枪柄敲击了一下卡瑞娜的脑袋,卡瑞娜应声而倒。这时,她走进了那个圈子,用枪对准了念念有词的顾红,但是,方潜的身后却又有一个声音在响起,“放下枪,嘿嘿。”
  却是梵天公司的董事长秘书郑度。原来郑度跟顾红一直有私情,而那个孩子,便是他们的私生子。顾红回国后就勾搭上郑度,为了就是能够为她提供顾长城的第一手资料。而关于画像里的秘密其实是他偷梁换柱,六个女人图也是他们按照古书里所言的,换上了敦煌壁画里的女人容貌。他们把张晓风的原稿请了一个模仿能力与电脑设计能力极高的人,把其中这几个女人给画上了并替代了原画,而张晓风因为自己也去过莫高窟,也怀疑自己是不是那画留给自己的印象太深了,把壁画里的那几个女人面容都画了上去。而关于许海史的死,许海史本来是跟他们合作的,但他们怕他会透露秘密,并且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就把他给杀了。
  这时,外面警笛大响,郑度看着不对,赶紧跑过去想拉起顾红与孩子出逃,但是奈何顾红此时已入迷,对于她来说现在是关键时刻了,她怎么会放弃呢?
  张晓风与光明他们带着大队人马冲了过来,方潜对他们大喊,“快,把音乐关掉,实在关不掉把音箱给砸了。”
  这时音乐嘶呀嘶呀地响,但终究还是停下来了。所有在狂舞的人都瘫软在地,所有的救护人员都在急救并把他们火速送往医院,顾红、郑度也束手就捕,而蔡萌萌因为被折腾太久,身体过于虚弱,还是没保得住性命。
  张晓风抱着蔡萌萌,当场大哭。
  而方潜看着这一切,她知道,这是她该退场的时候了——她明白了,她也不是天使,这世界,没有真正的天使与魔鬼——她也杀过人,这世界,没有人是完全纯洁的,也没有人完全能对得起自己的心灵。
  但是,她用自己的努力赎回了这么多的生命,对于她而言,她觉得,她可以对得起自己的心灵了。从某种程度上,她觉得赵亚铭与顾长城说得对,自己是天使。
  她依旧带着木笼子离去,那里,有赵亚铭的头颅,只是,他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他已经太困了太累了,撑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永远睡去了,不用再醒来了。
  这是一个秘密,永恒的秘密,她不会让人知道,一个会说话的头颅曾陪着她走了这么久,并拯救了这么多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其实,他才是真正的天使。
  是的,谁会相信一个会说话的头颅呢,犹如她不相信湿婆真的就像古书上描绘的那样会复活一样,可是,如果顾红做的没有一点差错,头颅也没有出错,那么,谁能保证可怕的代表着毁灭又可以让一切重生的湿婆不会复活呢!
  是的,谁知道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