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画像里的女人1

§§古书的提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而此时的顾长城却待在自己的密室里,闭上了眼睛,他知道,关键的一天已经到来了.
  若不是自己年轻时做的那些荒唐事,或者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不会像现在这样导致这个城市到处充满着宿命般的神秘死亡。他一次次回想着自己极度糜烂极度荒诞yin欲的时光,原来自己的后半生都生活在报应之中,并都在为那段时间犯下的错在补过,天天忏悔。
  除了方潜,还有卡瑞娜是他的女儿外,还有个人,是他的儿子,他唯一的儿子,虽然他长得像极了他的妈妈并不像他——那就是张晓风。
  但是,他并不打算公开这个秘密,直至有一天,他预感到自己会死,他会在遗书上写明,虽然,他感觉到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他看着精致典雅的大床上,那个早已干涸的尸骨,它的头部系着一个年轻女人的照片,一张沉静而略带忧郁的脸,放在这么一具难看而烂掉的尸骨之上,看起来有点滑稽,但是,再美丽的容颜再娇嫩的胴体,死后跟路上的乞丐也是一模一样的,都是一堆连着腐皮的骨头。除非特殊处理后,看起来倒像是堆高贵的腐骨,但终究还是腐骨。
  那张照片跟张晓风很像,是的,那是他的生母,而张晓风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而他的一切却是顾长城所关注的,因为他是她的孩子。顾长城对方潜与卡瑞娜可以不是很关心,但对张晓风却一直关注着,从小到大,所以,关于童年落井的事他不但知道,而且是他的猎狗救了他;而张晓风去了敦煌的事,他也一直派人跟着,怕他路上遇上意外;而在印度,那个翻译同时也是他的保镖。
  而张晓风也从来就没有探讨过自己的身世,是的,一个有着父母的人,怎么莫名其妙想到探讨自己的身世呢!况且,父母对他都很好。这样也好。
  而死在这张床上的女人是唯一跟他拜过天地的,虽然,是他们私订终身的,他父母并不认同这个媳妇,并一心想拆散他们,女人为了跟他在一起,吞金自杀。
  而她为他,生过两个孩子,最后一个是张晓风,而前一个便是俞红,不,是顾红。她母亲死的时候,她四岁,懵懂的年龄,她目睹着自己的母亲怎么在床上痛苦打滚然后死去,导致了她隐忍而极端的性格,虽然,他请了一个印度老太太长期照顾她,虽然,他总是会给她汇大笔的钱,只要她需要,他都会满足她。但她如果真的要打爆他的脑袋,他也决不还手。
  想到这里,顾长城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是无法偿还自己的孩子们了,所谓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他是该遭报应的时候了,而且,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遭受报应了,现在不报更待何时。
  倘若他的死能让顾红和卡瑞娜回头,令她们停止这疯狂的行为。
  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是下属打来的,“顾董,一切都准备就绪了,晚上的中秋美食与狂欢活动都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么?”
  “嗯,都按原计划进行。”
  除了美食晚餐外,他们的重点节目是中秋面具狂欢晚会,中西合璧万鬼狂欢的节目。此外,还包括有着浓重的中国传统的节目,重要的是能让中外客人都感到尽兴,并能体验到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节目是根据张晓风的创意再重新进行了策划并改良完善而成的。
  这里的一切都热闹非凡,人们都沉浸于这浓重的节日气氛里。
  而在冷僻的陵园与墓地,有一伙人也干得热火朝天,范小雅、丁筱喜、丁筱欢、肖影、小卓,五个人的骨灰分别被挖了出来,她们被标好名字,并排上序号,集中到一个隐秘的地方,连同“赵亚铭”的头颅,唯一还缺的是蔡萌萌。
  俞红一手领着她那黑猴子般的孩子,盯着从树梢升起的浑黄色的月亮,嘴角挂着一丝诡冷的笑,“蔡萌萌,我们在等你回家。”
  此时的蔡萌萌发现自己来到一个白色的世界,一个纯白的世界,仿佛她来到北国的雪地上,因为南方的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雪地。她感觉到冷,感觉自己在打哆嗦。她漫无目的地走着,寻找一个温暖的地方,然后她发现前面有一条红色的河流,鲜血一样的红色河流,浓浓的浆液,沸腾滚烫。
  而河的对面,依旧是纯白的雪地,雪花在飘飞,那里站着她的姐妹,她的姐妹们在向她招手,“过来,过来呀,来,我们回家。”
  蔡萌萌是想回家,但是,这河太恶毒了,她过不去啊,她不想被红烧了。
  这时,她听到背后有脚步声,飞奔而来的脚步声。她转过头,看到一个男人,一个看上去似乎很熟悉的男人,因为跑得激烈而拼命地喘着气。但是,她想不起他是谁,为什么他也会来到这个白色的世界。他的衣着很奇怪,她从没见过人可以穿着这样的衣服,她不知道这叫什么,就是跟她们的世界都不一样。
  男人叫她的名字,“蔡萌萌。”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你是谁?又是从哪里来的?”
  “我叫张晓风啊,我们认识了十几年了啊。”
  十几年?不可能吧?可是为什么他对我这么熟悉?我却想不起他是谁?蔡萌萌茫然地摇了摇头,而且,为什么他的神情看起来这么焦虑,难道是他的爱人生病了?
  他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蔡萌萌吓了一跳,但是,一时间,她却抽不动,“萌萌,跟我回去吧,我不能失去你。”
  而红河那边的女人们又叫了起来,“好妹妹,赶紧过来吧,跟我们回家吧,我们都在等着你啊。”
  蔡萌萌看着这两头,一时间不知所措,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男人又说话了,“千万别去,那河水可以蚀掉人的尸骨,你不能过去,听我的,萌萌,我不会害你的,我不想你死,真的。”
  男人看上去快要哭了,神情那么诚恳真挚,蔡萌萌感觉自己快要被他所感动了,她觉得他的话应该不会错,因为那条河看上去真的好可怕,但是,她的姐妹们会害她吗?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萌萌,这水是红水,只是颜色是红色的,不会伤害到你的,不信你可以用手指探下。你看,我都没关系呀。”
  只见一个姐妹的手臂伸进了红水里,拨了拨水,然后又起了身,“你看,真的没一点关系呀,我还不是好好的。”
  男人这会有点急了,“她们现在早已经不再是你的姐妹,是一群魔鬼,你不要听她们的话啊!好吧,我试给你看。”
  这时,男人走近了红河,他伸出一根手指往河水里伸。这时,听到他的一声惨叫,却见他的手指冒着烟,露出森森白骨。
  “不——”蔡萌萌拉住了他,尖叫了一声,那一刻,是她感觉到了疼痛,仿佛比男人更加疼痛,她觉得难受。
  就在这时,一直守在蔡萌萌身边的张晓风听到心电图的变化声,吓得面无血色,以为蔡萌萌要挂掉了,赶紧叫来了医生。
  医生检查了一下,脸上有着欣喜的表情,“稳定多了呀,看来脱离危险期了。”
  这时,张晓风发现蔡萌萌的眼皮在动,那一刻,他扑到了蔡萌萌的面前,轻轻地呼唤着她的名字,“萌萌,萌萌,你醒了,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此时的蔡萌萌很茫然地看着他,她想起了什么,盯着他的手——他的手看起来完好无缺,并没有像梦中那样可怕。幸好,只是梦。或者,就是张晓风把她从死亡的边缘呼唤回来的,如果没有他,她怎么能独自坚持得了!
  她的鼻子里还插着吸管,不能讲话。她觉得自己一直有着邪恶的本性,幸好,这种本性一直没得以发挥。
  她也看清了梦里的所谓姐妹,她们之中并没有范小雅,却是另一个女人,那个在范小雅的葬礼上出现的,她曾以为是范小雅魂魄的女人。她的额头有颗很明显的黑痣,她带领着她们,领导着她们,她是她们之间的老大。但是,为什么,她没有死?难道她有着可怕的魔力,能骗过湿婆,用范小雅替代了自己,而同样可以召唤湿婆?
  蔡萌萌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东西,而医生跟另一个护士又开始作检查,“她需要换药,还有全身进行重新检查,等下要送她去手术室,你们还是先出去下吧。”
  张晓风点了点头,便去了门外,而蔡萌萌盯着那个医生及护士的脸,他们穿着白大褂,除了戴着口罩外,还戴着眼镜,根本就看不清面目,这令她的内心一阵惶恐。他们给她东探探西探探,然后把她扶到移动床上,“没事的,你的骨头还需要连接,我们推你进手术室。”
  蔡萌萌全身都不能动,又不能说话,她还能抵抗么?
  她被他们移到了手推床上,经过门口的时候,张晓风问,“你们要去哪里?”
  “去手术室,很快的,放心好了,我们要给她做仔细的检查并进行接骨手术。”
  “噢。”张晓风看着他们慢慢走远的背影,重新坐回到候椅上,心里就是觉得莫名其妙的不踏实,候在门口的还有两位警员。
  其中一名警员说,“这医院我来过,手术室好像不是这个方向吧。”
  这话一出,三个人就直往那方向跑去,却见那手推床已经被扔在一边,蔡萌萌被那男“医生”背着跑,冲出了医院,眼看着上了一辆停在门口的车子上。警员的一辆警车也停在门口,三个人马上跟了上去。
  一时间前面的车横冲直撞,而警车在后面紧跟不舍,那场面非常混乱。警员打电话向光明报告并通知设卡拦截。
  而前面的司机非常狡猾并技术高超,爱钻小路又爱走捷径,开得油滑又凶猛,警车跟在后面又怕伤着路上行人几次卡在那边,于是两车之间又拉开了一段距离。当声援的车子到来后,只见那辆夏利车还悠悠地在前面跑,几个车子一起追踪拦截,终于把那个白色夏利车给截了下来,但是,里面除了司机却只有几个枕头。
  中调包计了,可能就在拉开距离的那一会儿,人被另一个车子转移掉了。
  张晓风在车里直跺脚,警员沉着地说,“我们后来追上去的时候,看到白色夏利跟一辆黑色丰田并排行驶,如果没有猜错,人应该是被转移到那辆黑色丰田车了,我们掉头,继续追上那辆丰田。”
  但哪里还有那辆丰田车的影子,而到处都是黑色的车子,很分散精力。张晓风几乎已经不抱希望了,对方的智商与行事能力远远地超过了他们,身上有伤的蔡萌萌又怎么经得起这等折腾?他仿佛看到不再有任何气息的蔡萌萌身体僵直地躺在土坡之上,在惨白的月亮下看起来像冰冷的瓷器。
  这时,他突然想起一个人——方潜,上次也是她提示蔡萌萌在哪里,并救了他们四个人,或者,这次方潜可能也知道蔡萌萌被带到哪里。如果俞红都是按照古书上的计划那样,那么,范小雅她们的遗体也应该被挖走了,并摆到某一个神秘的冷僻的地方,那么,这个地方到底在哪里?绝对不会在市区,他们没有明目张胆到这个程度,并且,也不好施展她们所谓的法术。
  可是,深山野林或冷僻山区小村庄的范围就更广泛了,他们要到哪里去找?
  但是,他没有方潜的联系方式,她是那样的鬼不知神不觉的人,他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她,他上次曾经送过方潜回去,但只是路口,那旁边那么多的房子,他哪知道她住在哪一间,况且,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呆在她的窝里。
  但是,要挖出那么多尸体,是,应该是骨灰盒,这年头,哪个人死了后不火化的,不管哪一件,工作量与动静量都比较大,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时,张晓风与光明也碰上了头,光明说,“绿青陵园的一个值班员刚打电话过来,说他们的一个墓地被一伙人挖掉,他加以阻止被对方打伤,并手脚绑着扔在陵园里,路人看见才得救。”
  “对方有几个人?”
  “有六个人,其中有一个女人。那女人明显是头儿,可能就是俞红,其他几个可能是她所雇佣的。”
  “他知道他们要往哪里去吗?”
  光明摇了摇头,“大不了我们把深山老林,各个古村落都搜个遍吧,出动所有乡镇的派出所,各个负责自己的管辖地,一旦发现可疑人物就报告上来。我还真不信把地都刨了还刨不出这么些个人!”
  “好吧,只能先这样。”
  光明立即吩咐了下来,请局长下令通知所有的乡镇派出所,晚上都得加班搜索,而张晓风重新掏出那本古书复印件——严格地说,其实就只是几张纸而已。因为只有几页,东一张西一张,一点都没啥联系性。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图,一张很奇怪的图,看上去场面非常热闹并有些混乱的图:很多人都挤在一起,戴着各种各样的面具。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有几个没戴着面具的女子,画面上的面容看上去小,看不清容貌,但还是能辨得出是女性装扮。张晓风仔细地数了一下,手有点抖了起来,是七个,其中的六个紧紧地被旁边的男子架拥着,那姿势看上去有点奇怪。还有一个男子更为奇怪,脑袋之上还放着一个脑袋,在这样的狂欢节目,应该没人会去想真假问题。那个脑袋之上的脑袋头发看上去比较长,更看不清面目,大概也是女性,没有戴面具。而整个画面上有一个戴着面具的女人相当突出,她领着一个同样戴着面具的孩子,手里拿着一把类似于通天杖之类的神物。而那个神物散发着光源,光源的一头射向那个孩子,而另一头,射向遥远的天空,而最上方的天空,有一个轮廓蒙眬的庞然怪物,怪物的旁边,是一轮圆圆的白月。
  六个没戴面具的女人被架拥着?如果在古代,死后留下的是遗体,而现在,留下的便是骨灰啊。那么,这六个女人难道就是画像里的六个女人?还有这个头颅,这个辨不清真假的头颅,孩子,月亮,天啊,这就是湿婆复活仪式的场景啊!
  所有的东西都齐了。
  此时的张晓风盯着角落里两个很不起眼的中文字“狂欢”,他感觉自己呼吸急促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快,去梵天公司中秋狂欢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