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画像里的女人1

§§预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张晓风准备带肖美丽回A城.经中印两国警方查证,这个肖美丽是货真价实的,而国内的肖美丽是他们一直要找的卡瑞娜。此时身份已明了,而卡瑞娜因为牵扯到画像女人案而被立为重要的嫌疑犯。
  同时还有俞红与唐常青。俞红的身份还是非常神秘,依旧在调查之中,还没有找到明确的线索。这个女人还真的够可怕,她的所有证件都是俞红的名字,不知道这些证件是从哪里搞来的。
  而这三个人却人间蒸发般地神秘失踪了,搜索没有任何结果。
  而农历的中秋将近。中秋的前一天,梵天公司的节目照旧,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前戏中,而蔡萌萌却活在窒息般的等待中。她觉得,这一天就要来了,是的,马上就到了,她能躲得过这一天么?而那三个嫌犯都依旧没有抓着。
  而张晓风在公司最忙的时候,请了假。他不怕被炒鱿鱼,他跟顾长城谈过,因为他在印度的表现不错,顾长城很满意,并没有对他过分苛刻。而事实上,顾长城一直对他是非常地大量,少有的大量,没特别严厉的要求。
  而蔡萌萌,除了有张晓风陪着她外,还有警员在她房间周围布置着、保护她,可以说是,如果有人想见上她一面都很难,苍蝇飞只进来,都会被他们发觉,想对蔡萌萌下手,估计也只有神仙了。这次,光明与小鲁亲自带领着大队警员一起守卫。
  是的,上两次肖影与小卓之死,跟他们的疏忽大有关系,这次不能出任何差错了。
  此时,慢慢地过了凌晨,也就是农历八月十五,蔡萌萌跟张晓风在聊天,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敞开心扉来讲话。蔡萌萌想起了第一次见张晓风时的情景,虽然,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清晰地想起来。
  那时候,他看起来很孱弱,从柳絮飞扬的学校走廊里轻轻走过,像一只小小的羊,蔡萌萌感觉他很轻,像柳絮一样轻,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给吹跑,这时一个调皮的男生跑过来,撞了他一下,然后朝他扮着鬼脸,笑嘻嘻地跑开了。张晓风有点莫名其妙,但是,跟在背后的女生却笑得捂住了肚子,因为,他的背后被贴上了一张纸,纸上写着:我是一只小乌龟。
  那在后面抱着肚子笑的女生中,有一个就是蔡萌萌,那时候她在想,这个男生真可怜,人家爱欺负他,如果第二次碰到他,我要去保护他。
  后来,他们成了同班同学。其实张晓风一直不知道,蔡萌萌都在暗中护着他,比如,她会给他揭背后的纸;比如,有同学在背后说他的不是,她会为他说话;比如,有男生欺负了他,她会在事后,叫人把那男生给揍一顿……但也仅此而已,因为她自以为自己是强者,来保护弱小是应该的,并无其他想法。那个时代那个年龄,孩子气总是那么无邪。
  张晓风现在才知道,蔡萌萌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但也只是以同学的身份,而他却对她一直没有特别的印象。现在想起来他觉得很羞愧,他现在想保护的人,原来曾经一直都在保护着他,而他却毫不知情。
  房子里面的人在追忆着,在细碎地聊着那些美好的往事,而外面的世界却很清冷,但是,清冷中有着异样的骚动。
  无云的上空,月亮非常圆,非常亮,皎洁的样子,像女人恬静美好的脸。但是,世界上的一切因为磁场的增强,仿佛都变得不那么安宁了,甚至显得有些躁动不安。
  黑暗中,一个裹着被单的疯子在同一条路上飘飞来飘飞去,嘴巴里唱着谁都听不懂的歌,看样子,沉醉极了。他可能以为自己在天庭上或在半空中飞来飞去,跟七仙女们一起跳着动人的舞蹈。
  两个乞丐在打架,为了一张十块钱的人民币,两个人打得正酣。一个过路的醉汉眯着迷离的眼睛盯着那张人民币瞅了好一会儿,把它捡起来,塞进自己的口袋,然后哼着“酒醉的探戈”往前走。这时两个乞丐发现钱不见了,便一齐冲向那个醉汉,一阵拳打脚踢。
  而一个踩着三轮车的车夫经过一条田间的大道时,瞪大了眼睛,他还以为来灾难了,只见黑压压的一大片,把前面的路都铺满了,潮水一样的东西,从路的一边涌向另一边。他不敢往前走,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因为看不大真切,虽然月亮很亮。
  因为那声音不仅仅是蛙叫,那一堆黑压压的东西,除了青蛙之外,还有鸡群、鸭群……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看着它们从路右边的田野奔向左边的田野。这种情景足足维持了十分钟之久,然后全部消失了,唯有路上被踩死的小动物横尸遍地。就在他发闷的时候,他看到一个疯子,一个裹着被单踩着尸体飘飞而来的疯子。在某一瞬间,他还以为是从天而降有着翅膀的天使,他看到这个“天使”嘴巴里咕哝着“湿婆在跳舞”,然后继续向左边的田野风一样地飘走了,似乎在追随那大部队的方向。
  他叹了一口气,“是上帝要降生了,还是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噢不,不不,我还有老婆——我还有儿子——老婆儿子——等着我,我马上回来——”
  接着他疯狂地踩着三轮车,轮子碾过鸡鸭蛙的尸体,然后像一阵风一样地消失在夜色中。
  这时,天空出现了几团黑压压的云,它们像是有预谋地慢慢地爬向皎洁的月亮,似乎是饿狼看到了食物,想一口把它给吞食掉。
  “预兆,预兆,这一切都是有预兆的。”
  这时,方潜那瘦长的幽灵般的身影又出现了,而说这话的是赵亚铭。她手提笼子里的赵亚铭,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像自言自语,方潜有时候一定要靠近笼子才能听清楚他在讲什么。
  “噢,你是说肖美丽他们会成功吗?你看,前兆这么明显,难道我们不能阻止湿婆的复活么?”方潜看上去很忧心忡忡。
  “可能湿婆有点按捺不住了,他急于想复活。”
  “唉,难道是天意如此?我们怎么样才能找到那个孩子?”
  “我们要赶在他们的前面找到那个孩子,据说经常有一个孩子在黑夜的垃圾筒旁边出没,身上肮脏不堪,还有未曾痊愈的烧伤,样子很难看。”
  “这样的流Lang孩子这个城市一定很多吧,而且还有组织的,这个孩子会不会也被所谓的黑心蛇头给控制了?”
  “我不知道。”
  方潜想起了什么,把那本书拿了出来。她想,既然是本神书,上面应该会有提示的吧,那个孩子也算是重要的人物了,是湿婆的寄生体啊!如果他还活着,自己可能已经晚一步了,肖美丽他们估计早就下手了。
  她开始坐在路灯下翻书。这时,她又想到了什么,低着头对赵亚铭说,“差点忘了告诉你,那个肖美丽是假的,她的真名叫卡瑞娜,一个印度女人,而真正的肖美丽还活着。我今天看了新闻,她被唐常青卡瑞娜关在了印度,受尽了折磨。”
  赵亚铭半天没吭声,方潜还以为他没听见或睡着了。过了好一会儿,他依旧虚弱地说,“怪不得从印度回来后,就感觉肖美丽老是刻意避着我,不跟我亲热也不跟我多讲话,跟换了个人似的。而且马上就跟我分手搬了出去,后来连见一面都难。原来……原来……唉,苦了她,是我对不起她,若不是为了那些画,她也不会去印度,也不会被骗得这么惨。”
  “那么,你想见她吗?最后一次见面噢,想的话我带你去找她。”
  赵亚铭叹了口气,“唉,算了,在别人的眼里,我已经死了,早已经死了,现在见着了又能怎么样,我还能真正活过来吗?没意义,我也不想让她知道,我现在变成这样。况且,我的公开会造成不好的影响,毕竟我现在是异物,一个会说话的头颅。”
  方潜也跟着叹了口气,唉,那女人也够凄凉的。
  然后继续翻那本书,边翻边自言自语,这世界这么大,怎么去找一个人,况且看样子是居无定所到处跑的小屁娃儿。
  接着她考虑到一个问题,就算那娃儿是神童,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开始也是有人收养的,不可能一出生就会走会蹦会找东西吃,那么,收养孩子的那个人,可能就是制造静安公司火灾的人。而幕后指使者,可能就是卡瑞娜。但是,那时候,卡瑞娜并没有在中国出现,唐常青也还在印度,难道还另有其人?或者是他们在暗中操纵着?
  而此时的张晓风与蔡萌萌,还有光明、小鲁,也在仔细地研究着那本复印书,同样在想着这个问题:制造静安公司火灾的人是吴达汉,那么,收养那个孩子的人,可能也是吴达汉,但是吴达汉死了,也没有人发现他带着一个孩子。
  而想到吴达汉,他们便想起了顾长城的助理郑度。对郑度这个人,他们有过调查,妻子长年卧床,膝下是有一个孩子,但是,那孩子长相正常并没什么烧伤的痕迹,而且年龄也对不上。
  而根据警方的重新调查,孕妇的尸体可能被另一个人的尸体所替代,也就是说,火灾发生前,孕妇并没有当场被烧死,而是被抢救出来,抢救她的人,很可能恰恰就是幕后黑手。但是,根据推测,很有可能,生出孩子后,她就死了,估计被偷偷地埋掉了。而孩子倒很坚强地活了下来。
  那么,这孩子到底在哪里?很多人都在关心着这个问题。
  张晓风一直觉得那天晚上在静安公司看到的小怪物就是那个孩子,或者在静安公司还能碰到那个孩子?
  这么想着,有点心不在焉起来。这边要陪着蔡萌萌,但蔡萌萌现在由这么多人守着,包括光明、小鲁还有门外其他的警员,如果有事,也应该是中秋之夜才发生,现在还早,这一天才刚刚破出个头,才两点呢,应该没什么事。他不是不把蔡萌萌放在心上,而是觉得这件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完完整整,不留一点疑惑,都已经经历了大半年的时间了。
  当他说先离开一会儿的时候,蔡萌萌虽然没说什么,但明显她的眼神有点幽怨,不过他们看起来都非常困倦了,毕竟,这个时间了。
  “我去去就来,我想去静安公司走一趟。”
  光明说,“你去吧,小心点,有情况打我电话,我晚上不睡了,早去早回。”
  张晓风点了点头就往静安公司去了。当他走近静安公司的时候,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伫立在那里不动一动,他差点拔脚就跑。
  对方却幽幽地叫住了他,“张晓风别跑。”
  “你是谁啊?”
  “我叫方潜,方正的方,潜水的潜。”
  “噢,你是不是在一次深夜里找过蔡萌萌?”
  “嗯,我喜欢在夜里找人。”
  “这次,你来找谁?”
  “一个孩子。”
  一个孩子?张晓风突然明白这个方潜知道的事,其实并不比他少,而且关于湿婆将复活的事也是她告诉蔡萌萌的。
  此时,不知道为什么,张晓风总感觉黑暗中有很多双眼睛,在紧紧地盯着他们,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张晓风这么想的。但是,黎明后,接着还是要面对黑暗,倘若这是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个黑暗。
  这时,他发现方潜手里的箱子,“那是什么。”
  “没什么,小物件而已。”方潜淡淡地说,“我觉得那个瑜伽老师很可疑,她跟肖美丽唐常青是同一条战线上的。”
  “你说的是俞红?”
  俞红的照片,张晓风后来见过,看到她的照片时,他惊呆了——这个人跟范小雅长得有几分像——其实这个人跟他与蔡萌萌也碰过面,就是在范小雅的葬礼上,在照片上一样,戴着同样一副宽大的墨镜。他曾一度以为,那是范小雅的幽灵再现,蔡萌萌也这样认为,差点被她所吓唬住了。
  此时,他的脑子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一次次浮现着范小雅死后的脸与俞红的面容,然后电光石火般闪现了壁画里范小雅的面容,壁画里的第一个女人眉间是有颗痣的,而俞红也有,但范小雅却没有!
  张晓风突然感觉到恐怖,范小雅不过是替身,俞红的替身,而俞红才是画像里的第一个女人,但是,她却逃脱了,又让范小雅成为替死鬼!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最可怕的人啊,比卡瑞娜更为可怕!
  难道她才是真正能让湿婆复活的人?或者是戏弄了卡瑞娜的人?但如果她是善良的正义的,最清楚事态的她不应该让事情继续发展下去。但事实上恰恰相反,她有点急功近利,希望死的人越多越好,甚至不惜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小卓的死与吴达汉的死应该都跟她有关系,因为身上有着同样的“卍”字符,那么,幕后真正的黑手同时也是火灾的制造者难道就是她?她跟顾长城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她移祸于顾长城?
  或者是顾长城让她这么干的?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有某些猫腻。
  “你怎么了?”方潜感觉他的神情有点不对劲,光线不够亮,她是看不清他的脸色。
  “我觉得我们这样找是没用的,明天我想找一个人谈谈。”
  “谁?”
  “顾长城。”
  方潜沉默了,但是,她不想告诉任何人这个人是她的爹,有一个有钱的爹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但作为一个花心男人的私生女,也绝对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张晓风也不想进这幢楼了,这楼其实一直令他毛骨悚然。他送了方潜回去,方潜回去的时候,给他留了一句话:如果蔡萌萌有意外,去冷风墓地。
  他点了点头,但有点不以为然,这么多人守着一个女人,应该不会出事吧。然后他便拖着困倦的身躯回去,还没走到家门口,却听见警车在嚣叫,一阵乱哄哄的样子,在宁静的黎明前分外刺耳,他预感到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他疯了般地冲进了自己的家,却看到一脸倦意满眼红血丝的光明,“对不起,蔡萌萌不见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