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画像里的女人1

§§偷窥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唐常青下楼的时候,看到肖美丽在客厅里抽烟.
  不,应该说是卡瑞娜,她才是真正的卡瑞娜,一直失踪的卡瑞娜,而不是肖美丽。她整成肖美丽的模样,却依旧掩饰不了她动人、中印混血儿的绝妙身材,更何况,她是舞蹈出身的。
  但是,她的肤色比一般的中国女人偏黑,这是她为什么在光明、小鲁面前穿长袖的缘故。她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包括瞒着自己的母亲,就是为了能为母亲雪耻。她曾经一直住在唐常青的家里学汉语与研究那本古书,她相信,那是本灵异的魔书,给她指引了一条天衣无缝的道路,并带给她神奇的力量,而她,也是唯一能够唤醒湿婆的女人——那时候,她就是湿婆的女人,那时候,她就能主宰着世间的一切。
  唐常青看她神情很不愉快,“怎么了?”
  “我怀疑他们已经识破我的身份了,虽然他们可能还不能确定我真正的身份。”
  “嗯,刚印度那边电话也打过来,那个女人被救出来了。”
  卡瑞娜掐灭了烟,“这是你手软的后果,如果当初把她给解决了,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我的身份也不至于这么早就被怀疑。真正能识破我身份的人赵亚铭,毕竟,他跟肖美丽是夫妻,但是,他也死了,可以说是死无对证,其他的人我完全可以不必去理会。现在,我觉得我们必须提前完成计划,不能再跟以往那样一步一步来了。”
  唐常青点了点头,“但是这样会影响效果吗?”
  “虽然那本书我丢了,里面所有的内容我都记得一清二楚,所以,丢了就丢了。但是,必须在规定的日子里完成,就是在中秋节——那一天,月亮将是一年来最明亮的一天,而对地球的磁引力也最大,它控制着潮汐,还有地球上生物的情绪。还有个重要的原因。”
  卡瑞娜说到这里,鼻子里哼了口气,“那天,将是梵天公司的面具狂欢夜,面具狂欢,多好的节目啊!到时候,我们可以混入其中——还有,如果一切成功,复活的湿婆将一起跟他们狂欢,哈哈——”
  “那个孩子,我们要不要把他给抓过来,他像猴子一样,神出鬼没,抓起来有点费劲,还是早点把他逮住比较好。”
  “这还不方便,哪里最脏,就去哪里找他。这样也好,先逮住这崽子,以防万一,然后把那第六个女人也送上西天,日子不变,但可以提早时间,然后她们所有的尸体在中秋夜那天挖出来后,晒在月光下,到时候,嘿嘿……”
  “嗯,苦行僧的头颅也有了,就是你的假丈夫。等天黑把那小崽子抓过来,大白天估计真找不到他,凑上小崽子,就只有蔡萌萌这一步棋了。当然,中秋还魂夜,才是我们成败的关键。”
  卡瑞娜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上了楼,用钥匙打开一个小房间的门,一股浓烈的味道扑鼻而来。她皱了下眉头,捏住了鼻子,只见房间里面有一个透明比较大的玻璃柜,里面是泡着福尔马林的头颅,正是“赵亚铭”的头颅。唐常青用药水作了防腐处理,否则到中秋那天估计全爬满蛆虫了。
  卡瑞娜对跟在后面的唐常青说,“我觉得,赵亚铭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了?他的眉毛泡了水后,好像没原来的浓了,鼻子看起来也没有原来的挺拔了。”
  “人死了之后哪能跟生前一模一样的啊,肯定都会有所改变的嘛。”
  “不对,我怎么感觉越看越像两个人似的。对了,赵亚铭后来是食素的,并不沾烟酒的是吧?”
  “这个你应该比我清楚,你们不是生活过一段时间了。”
  “可惜他的躯体不在了,否则胃肠倒能验得出来。”
  卡瑞娜心里还是觉得很不踏实,总觉得这个头颅有问题,跟赵亚铭生前的长相有点区别,但是,又说不出具体区别在哪里。她不能确定,难道人的生前与死后相貌真的会发生改变?卡瑞娜想,是不是把那些生前认识的人挖出来瞧瞧?
  但是,现在去做这种事明显有点无聊。
  况且,还有这么多事情在等着他们去做。
  上帝赋予卡瑞娜绝伦的美貌外又赋予了她聪明的脑袋,虽然她把自己原来的美貌给毁了,换成了一个并不是很出众的面容,但是她的美妙身姿却依旧。她知道,她的美貌传自父母各自的优点,而智商却绝对大多数来自父亲。
  从遗传学来讲,男孩的智商大部分遗传自母亲,而女孩的智商照正常来说,取自父亲一半还有母亲一半,而卡瑞娜至少有一半以上传自于父亲,这是她认为的。
  是的,顾长城,顾长城可能做梦都不知道,自己改头换面的女儿,其实就住在他的对面,并有一台高端的望远镜,可以看到他的一举一动。卡瑞娜有时看着自己的父亲,爱恨交加,想起自己与母亲曾经过的那些不堪的艰苦耻辱生活,恨不得马上去宰了他。
  顾长城看上去很孤独,偌大的套房,就住着他还有一个保姆。这房子他住得并不多,大概两三天只有一天在。只要他在房子里,每个晚上他都会打坐或练功,仿佛真是六根清静心无杂念,抛凡尘俗世皆身外。有时候,卡瑞娜真想切下他的脑袋,祭给湿婆,而不是赵亚铭的。
  但是,她想让他失去所有,再慢慢死亡。她要让他死得不那么轻松,要他跟那些舞死的女人一样。不过除了梵天公司,他好像又没有东西可以失去,所以,她一直想知道,他最不想失去的东西是什么。
  这次,她又习惯性地来到那个有望远镜的房间,透着镜片看对面的房子。这时,竟然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又再一次盯着。
  真的有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肖美丽感到有点熟悉,而唐常青更是觉得眼熟,“这个女人,好像是俞红吧。”
  这个俞红让唐常青都觉得奇怪,让他很猜不透的女人——小卓之死,就是她赶在他们的前面。她像是他们有着默契但从不通话的战友,但是,却又像是他们的竞争对手,同时,也是他们的敌人。
  唐常青对俞红的认识也仅是跟光明、小鲁说的那样,除了一点,就是他曾对俞红表示过暧昧,但俞红没有领情。他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况且他那时跟卡瑞娜也好上了,便也不做霸王硬上弓的事,愿者上钩,不愿也罢。
  只见他们两个在边喝茶,边交谈。至于谈话内容,她听不到。但是一向冷静的俞红看起来变得有点激动,继而拍桌子看起来一副很愤怒的样子,而顾长城却一直很冷静。真是一物降一物,俞红似乎也只有在顾长城面前才能愤怒起来。
  什么事情会令俞红变得这么愤怒,卡瑞娜倒非常好奇,而且敢对顾长城这样的老狐狸愤怒,难道他们之间有私情?倘若没有私情也有着很大的利益关系。
  而随着事情的发展又上了一层楼,只见俞红居然从包里摸出一把枪指着顾长城,气氛看样子非常紧张,而顾长城却依旧无动于衷地看着她,说着什么,仿佛她杀了他,他也根本不会作任何反抗与挣扎。
  真奇怪,这老头有这么好的脾气与修养,人家都想要了他的命,他还是这么有风度,真是置生死于身外啊!
  而奇怪的是,俞红并没有真的杀了顾长城,而是摔门而去。
  卡瑞娜冷静地看着这一切,低声地说,“跟踪她。”
  是的,这女人现在是通缉犯,她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出现在顾长城的房子里,并且想杀了顾长城,她现在会去哪里?
  只见她上了车,戴上了一个大波Lang的假发套,再加上她一直以来都戴着的墨镜,一般人还真的难以认出她来。但是,她还是相当谨慎。卡瑞娜与唐常青不紧不慢地跟在俞红的北京现代后面,发现她抄的都是小路与没有设岗的路。经过一个小超市,她买了些糖果与饮料,然后往一条山路上开去。
  十几分钟左右,她又绕到一条小路,把车子停了下来,然后徒步走了进去。这时前面出现了几座很普通的小民房,她往一家看样子比较偏的房子走去。这里跑出来一个孩子,欢叫道,“你回来啦回来啦。”
  “嗯,看给你带来什么东西,可好吃了,我们先进屋去。”
  这令卡瑞娜与唐常青都口瞪目呆,她居然还跟一个小孩有亲密关系?这小孩究竟是她的什么人?
  但是,由于离得比较远,他们看得并不清楚,难道俞红就住在这里?看着他们进了房,无法再进一步跟踪了。
  而二十分钟后,他们还是没有看到她从房间里出来,便决定闯入房子,反正他们手上有家伙,有恃无恐。
  他们敲了敲门,里面有人回应,“是谁?”
  卡瑞娜捏着鼻子细声细气地说,“您好,我在这里迷路了,能问下路吗,再打点儿开水。”
  这时,门吱呀一下打开了,是俞红面无表情的脸,“你们在外面待了这么久,不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